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371章 顿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或许是工作性质和本身性格的原因,哪怕我跟袁天道可谓是莫逆之交他也很少跟我提及他工作上的事情,更别说他倾注了一生的心血所构建的天网组织,可是我还是能从当年跟老袁相处的蛛丝马迹当中品出很多的细节——老袁曾经说过在弯背老六年迈之后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从一开始的纯粹到后来的复杂,而从我和冬雷那一次进京老袁的谨慎来看,他虽然当时还是队伍的队长,但是已经非常的被动,被动到需要带我们去天津都换好几辆车之后乔装打扮的程度,其实由此可见,这个由弯背老六促成袁天道一手操办的天网组织经过了这几十年的变迁逐渐的完善和强大,但是天网组织的成分已经变的复杂,而且这些东西其实不难理解,弯背老六在京城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他的确是坐镇京城以一刀镇天下,却同样的因为他的守旧遭到了新型权贵阶层的记恨,那些权贵阶层绝对不会允许这样强大的天网组织掌握在袁天道和弯背老六的手里,所以这个天网组织里绝对是渗透了别的人马。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其实就是老猫。


        

而老猫十有八九就是暗字营的首领。


        

新型权贵阶层选中老猫这个暗字营的人进天网就是为了牵制弯背老六,而老猫同样需要弯背老六和袁天道所积攒下来的强大信息网。就这样,老猫虽然口口声声的称呼袁天道为队长,但是实际上早已在弯背老六晚年把袁天道给架空了。然后在弯背老六死后,袁天道又彻底的疯魔完,老猫实际上已经接手了整个天网。


        

之所以我会这么想,是因为李东雷之前告诉我的一些关于京城的事,他说过京城里表面的平静背后其实是暗潮汹涌,权贵阶层里需要弯背老六坐镇京城,却也讨厌弯背老六一直以来的做派,所以找来了一个轩辕青天来抗衡弯背老六,可是按照权贵阶层的帝王之术来说,他们不想弯背老六继续固执,也不想轩辕青天一支独秀,他们要维持的是一个可以掌控全局的平衡。????所以那些人肯定会找一个可以跟天网对抗的组织,这个组织我能想到的就只有暗字营。


        

周易为基础的玄门根基在于阴阳平衡和中庸,也难怪大黄一直都说周易乃是帝王之术,如果这么看的话,二叔能够进京顺利接刀,冬雷在京城的各种运作能够有条不紊的进行,其实都是经过了权贵阶层的默认,权贵阶层需要在弯背老六死去袁天道没有回来的这个阶段,有人能够继续维持与轩辕家族和暗字营的对抗关系,再次的达到平衡的状态。


        

我再次的看了一眼这只打坐的猴子,心里的感觉十分的复杂,你所有的动作语言都在别人的掌控当中,甚至可能通过画面给一帮人严密的监视,任谁心里都会无法淡定。


        

或许在我的眼里,这是一只猴子,在那帮坐在监视器前的那帮人眼里,我其实跟这只猴子没有区别,他们默默的看着我这个身世有些奇特,出生就注定活不过二十三岁的猴子是如何的跟一帮人上蹿下跳左右逢源逆天改命,当他们感觉到我没有威胁的时候,可以像看戏一样的看着我,当他们一旦的感觉到了一丝的威胁,随时可以捏死我这个任人宰割的小蚂蚁。


        

我就像个小丑。


        

一个在命运的泥潭里奋力挣扎的小丑。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在这一刻,我心中所念所想忽然变的虚无缥缈,心之所向更是一片茫然,体内的真气自行运转,金经诵唱,仙音缭绕,????我仿若是看到了一片汪洋,汪洋之上祥云密布,诸天神佛冷眼观世人。


        

道德经有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有人说诸神在上众生皆为蝼蚁。


        

我走到了悬崖边上,看到下面倒退奇门遁甲之术的大黄和二黄,看到了在下面看着我的赵无极和小兰,我的眼睛扫过山崖,山崖上的一个个洞穴,我仿若看到了古蜀地修士的疯狂,为了天地灵气,为了得道成仙,他们凿洞修行,自断后路。


        

我张开了嘴巴,对着这山崖两侧的无数悬洞问道:“你们是为了什么?????你们所求的道又是什么?”


        

我的这一声提问很傻,声音很大,此刻我的感知遍布于这天地之间,我不需要低头便可知道大黄二黄此刻抬头奇怪的看着我,我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开始吐息。


        

我再次问道:“告诉我一个答案!”


        

二黄欲往前一步开口问我什么,大黄拦住了他,眯着眼睛看着我说道:“别动,别打扰他。”


        

我心空灵,我心孤寂,我心傲然。


        

我往前一步。


        

不管前方是不是万丈深渊。


        

我再次的道:“如果我告诉你们,你们所求的道,所追的长生,不过是一场梦境,镜中风雪水月过眼云烟,你们可曾后悔?”


        

我问完这句话,我感觉到了周围那棺材峡谷之中无数个洞穴发出奇怪的声音,那是这些陨落坐化在这里的前辈高人不屈的残魂和怨念。


        

我没有下落,而是立于这天地之间。


        

我抬头,心灵与这无数的残魂怨念交谈,我对他们说道:“我林八千,欲以蝼蚁之躯,????凭匹夫之志,力撼昆仑,为这天下修士,万古苍生求一个答案,也为我自己追一个结果,功成之日,我林八千踏星空图,登天门而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将用我的眼,去洞穿轮回。”


        

大黄盯着我,张开狗嘴问我道:“林八千,狗爷我问你,你若看到的所谓的长生仙界是尸横遍野,看到无数前辈先贤拼死抵御外敌死而不倒,你将如何做?”


        

我举起手。


        

此刻脚不沾地,头不望天。


        

我道:“那我林八千当为这天下百姓死战!”


        

下一刻,一个个的尸骨白日惊尸,一个个的骷髅走出棺材峡的洞穴,那棺材峡洞穴之中的法宝典籍汇成一缕缕的金光。


        

我的脚下,朵朵莲花生起落下,莲花所落之处,枯木逢春,白骨生出血肉,一个个的修士走到我的脚下,他们服装各异面容祥和,他们走到我的脚下端坐,从他们的血肉之间,一道道的祥云生起,这是这些古蜀门修士毕生修炼所留下的无上瑰宝,我在吞吐之间,这一道道的祥云钻进我的口鼻,馨香扑鼻。


        

大黄对我吼道:“林八千,这是天大的机缘!????千载难逢的机会,还不坐下吞纳吐息更待何时?!”


        

我点了点头。


        

迄今为止,我仍旧没有属于自己的吐息法门,大黄说如何合适龙虎山的七宝莲花经都可以双手奉上,只是并不适合于我,我所用的仍旧是袁天道在我幼年时候所赠的法门,此刻我就这样按照那简单的法门吞纳吐息,吞纳的是这无数古蜀地修士所赠的天地灵气,吐出的是一朵朵白色的莲花。


        

我能感觉到此刻我的状态跟我当年吞噬尸体的血增长修为一般无二,只不过那是吞噬是掠夺,而今日,我是得了这无数前辈先贤的馈赠,同样的,是我要肩负着他们全部的希望,去帮他们找出这天地之间无上的奥义。


        

此刻的状态无上的玄妙。


        

天地万物都难逃我眼。


        

我能感觉到一个提着金棒的猴子在远处的山上看我,我能感觉到远方的树林里有一只昆虫死在螳螂的爪牙之下。


        

这是一股汹涌无比的力量,但是进我的体内却是如此的柔和,力量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我的血液,在我的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接一个周天。


        

身外,日月变迁。


        

这天地之间,却如同仅剩我一人。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吐出了最后的一口气。


        

我站起身,对着那些逐渐虚化的身影作揖,他们对我摆了摆手,那些白骨化为了粉末随风飘散。


        

天地寂静。


        

赵无极走到了我身边,把一件衣服披在了我的身上,我这才发现自己此刻浑身赤裸,怪不得陈小兰只是远远的看着我不敢靠近。


        

大黄走到了我的身边,它的狗嘴笑的咧成了一条直线,不过它只要打开狗嘴就立马破了功,它道:“棺材峡谷的遁甲之局困住了古往今来无数修士的亡魂,????让他们无法投胎,????当年主人想要帮他们超度都无法得行,狗爷我不知道该说你踩了我的狗屎运还是说你真的天赋异禀,竟然在这一刻顿悟,从而跟这无数修士亡魂产生了一丝的共鸣之感,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把毕生修为拱手相送。很难说这到底是天命注定还是缘分。除了你,换成别人也无法接下这份天大的机缘,除了你,也没有别人能让亡魂起灵,你,不愧是天选之人。”


        

我站了起来。


        

然后皱起了眉头。


        

这体内强大的力量让我无法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