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378章 甲归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完,轩辕青天用纯白的袖口擦拭了那一把寒气逼人的长剑,叹口气道:“可是若不杀你,任凭你这样成长起来,以后不知多少轩辕家族子弟要死在你的手上,所以我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胸前已经被长剑所贯穿,血流如注,看着我倾尽全力所下的那一场剑雨被轩辕青天抬手挥散,我便知道我与这个新晋的天下第一差距到底有多大,最刺耳的还是轩辕青天杀或者不杀的话,不管他是有意羞辱也好,是真的在这一刻有些许动摇也罢,自己的生死存活就在别人一念之间的感觉是让我如此的难受,我闭上了眼睛道:“要杀便杀,无须多言。”


        

“要不你求求我,我便放了你?”????轩辕青天挑眉道。


        

“你最好是杀了我,不然我迟早必杀你,这句话我不止说过一次。”我道。


        

“你这样的倔强,倒是让我好生为难,也罢,这天下平静了太久了,也该有人走出来让这天变上一变,为了倾城的那一声哥,今日我便再饶你一命,你不用感恩我的不杀之恩,等你真的到了可以与我一战的那一天只管倾尽全力出手便是,只是今日不杀你,也只好毁了这个甲,也让我好回去跟人有个交代。”轩辕青天说道。


        

说完,他潇洒自如的收起长剑,一脚把我整个人朝着大黄的方向踢了过去,大黄高高跃起接住了我,轩辕青天的这一脚刚好踢在了我的伤口上,剧烈的疼痛让我双眼发黑,大黄接住了我,我正要说话,大黄瞪了我一眼道:“不想死的话就闭嘴吧,狗爷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说完,大黄用嘴巴咬了自己身上一把狗毛揪了下来,吹了一口气那狗毛便化为一团灰烬刚好落在我的伤口之上,我只感觉到伤口处变的一片冰凉,那剧烈的疼痛感瞬间烟消云散,我低头看了一眼,那伤口正在往外冒的鲜血竟然也已经止住,看起来惨不忍睹的伤口竟然也有了愈合之势,我道:“师傅,没想到你的毛这么厉害。”


        

“你没想到的多了去了,赶紧闭嘴,这个秘密要是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人要过来拔光狗爷我身上的毛。”大黄道。


        

大黄的这句话刚落音,我忽然听到不远的方向传来一阵轰鸣之声,伴随而来的还有巨大无比的声浪,我跟大黄回头一看,看到轩辕青天已经走到了那传国玉玺的身前,他伸出两只白皙到惨白的手掌,在传国玉玺旁边不停的结印,结印的手势我不懂,但是当年青木梦中也曾传过我类似的手势让我操控那阴兵虎符,这似乎是传国玉玺鬼玺和虎符共同的秘密,这三个人世间的至宝在旁人的手中只是宝贝,最多可以利用它们本身的奇特之处做一些事,但是真正可以发掘这三个人间至宝力量源头的唯有配合一些特殊的手势,这手势在玄门当中被称为结印,不管是佛门还是道门都有需要用结印在催发的法术。


        

大黄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传国玉玺和轩辕青天,满脸惋惜的道:“本来狗爷我以为你这个狗屎运傍身的家伙可以凭空得一甲,身体有了这奇门遁甲之力,虽然不能跻身绝顶高手之列,起码可以跻身当时一流,在遇到这种情况加上你一直都不要命的打法,未尝没有一战之力,而且得了这上古的奇门遁甲之局,也更有利于你揣测连山归藏二经,现在看来一切都白费了,这甲虽然是源自上古的宝器,终究是比不上已经吸收了无数人道气运的传国玉玺,这样一个宝物,就这么烟消云散,可惜可叹。”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若说不可惜那是假的,但是面对这样一个无可匹敌的轩辕青天加上传国玉玺,我也唯有深深的无奈。


        

有了轩辕青天结印的加持,那本身僵持不下的玉玺和甲的争斗局势瞬间的明朗了起来,随着轩辕青天的结印,那传国玉玺迸发出越来越强大的气机,一浪强过一浪,高手之间的争斗本身就是失之分毫差之千里,传国玉玺的的强大一下子让甲落入了下风,整个龟甲轩辕的越来越快,却被压的越来越低,那“甲”之上竟然传出了一丝丝的争鸣之声,似痛苦,似求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就在甲发出了那一丝丝争鸣之音的时候,我体内的奇门遁甲盘局忽然开始变的躁动,刚才我被我挥霍一空的体内灵气随着奇门遁甲盘局的躁动瞬间涨满,那奇门遁甲盘局变的格外的焦急,奇门方位发出一道道的金光,我整个人不受我自己控制的挣脱了大黄飘了起来立在了我的空中,我能感觉到体内那奇门遁甲盘局的力量,它此时正在支配着我。


        

甲在危难之时在呼唤着奇门遁甲盘局。


        

我体内的奇门遁甲盘局感受到了甲的呼唤,正在呼唤着甲的归来!


        

我没想到,就在轩辕青天要毁掉甲的时候,这两个本身就是一体的东西竟然产生了共鸣和变化。


        

如此天赐良机我岂能错过?


        

我闭上了眼睛,以我周身之力,助体内的奇门盘局。


        

在我身下的大黄在惊诧之后,以它的鬼机灵立马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它兴奋的发出了几声狗叫,猛然的跃起,到我身边的时候张开了嘴巴吐出了一个金光闪闪之物,那物体带着让人陶醉的奇香,还是那句话,大黄的嘴巴里除了吐不出象牙之外吐出其他的东西都不奇怪,我还没来得及问那是什么东西,大黄就猛然的一巴掌呼在了我的脸上道:“张嘴!”


        

我下意识的张开了嘴,下一刻大黄已经把那个东西塞到了我的嘴里,它压低了声音道:“这是狗爷体内结的狗宝,借给你用一下,用完记得还给狗爷!”


        

那黄色带有奇香的东西入口即化沁人心脾,我心寻思都化了我还怎么还给你?????结果下一刻,我的体内奇门遁甲盘局之上,忽然出现了一只跳跃的金色小狗,那小狗看起来无比的可爱,随着它的跳动源源不断的力量开始汇入遁甲之局。????遁甲盘局的力量开始变大,这让我信心倍增,我闭上眼,帮助遁甲之局演化,当我体内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的时候,我睁开了眼射出两道金光,死死的盯着那被传国玉玺压制着的甲道:“甲!归位!”


        

那金光刺到传国玉玺之上,虽然无法撼动那人间至宝,却让那压制甲的力量减弱几分,“甲”瞬间就抓住了这个机会,那龟壳上的古字射出一道道的光芒,那些甲骨文字之上也有着无尽的力量,这似乎是甲的拼死一搏!


        

拼死一搏,必有成效!


        

甲在这一瞬间摆脱了那传国玉玺的压制,朝着我就疾射而来,我张开了嘴巴,那甲顺势钻进了我的嘴巴里,我的体内一下子变的热闹了起来,之前还不愿意归来的“甲”这次像是在外面受尽欺负的孩子,一进入我的身体立马就扑到了整个奇门遁甲盘局之上,而盘局更像是无私的父母,哪怕自己的孩子在外面犯了什么过错,只要孩子归来就可以既往不咎。


        

这一刻,甲归位。


        

这棺材峡外的古奇门遁甲之局,自从张道陵从这棺材峡中带走了甲之后,终于重新齐聚。


        

玄门之中自古有一个共识,人力有尽,阵法无尽,阵法一直都是各个宗门之间绝不外传之秘,阵法可以把战力无限的叠加加强,古时候战场上杀敌也多用阵法大多能起到奇效,二黄说过,龙虎山上论单打独斗没有一个人是弯背老六的对手,甚至一拥而上也未必能战胜巅峰时期左手拿刀的弯背老六,但是若是真的动起手来,龙虎山结成剑阵法阵,定然不输弯背老六半分,这便是阵法的玄妙之处。


        

甲归位后的上古奇门盘局瞬间复原。


        

这个奇门遁甲,已经不是刚才的奇门遁甲,这个甲,也不是刚才的甲。


        

整个遁甲盘局再次重启。


        

我睁开眼,所望山河,山河所望。


        

轩辕青天眯起眼道:“林八千啊林八千,你为何一定要逼我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