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384章 主人客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山代有才人出,虽然不足以各领风骚三百年,却总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之势,不过换掉的都是那些独领风骚的人物,有些无关痛痒的小人物总归是不用换的,小人物虽然也有小人物的烦恼,却也有小人物的活法,韩秘书就一直以小人物自居,虽然他一辈子都侍奉在当年那个名声天下无二弯背老六身旁外人绝对都会给足他面子,韩秘书却一直都知道什么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在六爷死后,韩秘书也曾经伤春悲秋过,他审时度势的分析一下,认为这个本身就冷清的小院接下来肯定会越发的清冷,而自己往日的那些荣光肯定都会随着六爷的离世而不在,这京城里太多的人情冷暖,韩秘书早就看穿看透。


        

不过很快这个小院就迎接来了它新的主人,林长生,韩秘书接到上级的任务就是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就像当年照顾六爷一样的照顾这个新的主人,院子里的人本身就不算多,为数不多的几个下人对新搬过来这个年纪尚轻的林长生都颇有微词,认为这个不知道哪里派过来的年轻人哪里有资格住六爷的院子?????韩秘书没有阻止下人们偶尔的闲言碎语,对于这个新的主人他依旧是尽职尽责。在韩秘书看来,有人住进这小院其实是好事,怕就怕六爷走后,这天下真的就没有可以在住进这个小院的人。


        

六爷当年丢了龙虎山老道士送来的那一颗丹药,那一看就知道是灵丹妙药的丹药落地而化,从那之后整个院子里的植物花儿长势喜人,根本就不需要施肥浇水什么的便可以长的郁郁葱葱,植物看起来欣欣向荣,但是新主人林长生却比六爷还要寡言少语,韩秘书基本上就没有见过他说话,至于说登门拜访的客人,那也是少之又少,除了昆仑偶尔来看看,就只有后来进京的一个叫李冬雷的年轻人来的比较多一些,不过昆仑对林长生这个二叔一直不太感冒,李冬雷那个年轻人倒是活泼的很,可是再活泼也架不住每次都是热脸贴着新主子的冷屁股呀,贴的多了,再热的脸也不热了。


        

韩秘书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从这个小院的局势就可以看出来很多东西。


        

韩秘书对于外面暗潮汹涌的局势了解的不多,对于六爷跟袁爷当年的计划也知之甚少,总结了很久很久,也无非是心头上写了一个难字。


        

在韩秘书心里,其实挺期待,这个进了院子里便每日早上晚上都坚持练刀的新主人可以一鸣惊人,这个接了六爷刀的新主人说到底还是资历太浅,跟昆仑一样缺少一个让天下人认识到他真正实力的成名战,一旦那一天来了,想必下人们就不会在七嘴八舌的暗中议论,这个小院也不会像如今这样门可罗雀。


        

毕竟,做秘书的,谁不希望自己的主子好?


        

这么长时间了,院子里终于是来了一张生面孔的客人,之前韩秘书还会观人定一下座次,现在实在是太长时间院子里没人来了,韩秘书闲到恨不得把经过院子的野猫都拉过来看茶的地步,他立马把来人奉为座上宾客,沏茶倒水,来人也不客气,一边喝茶一边在这个院子里左右端详,他在端详院子,韩秘书也趁着这个功夫端详他,来的这个人跟新主人的年纪相仿,身上的书卷气很浓,所谓读书人胸有万千气象,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个人的给人的气质非常的独特,就是那种写意从容的感觉。


        

喝完了一壶茶之后,客人忽然对里屋叫道:“林长生,接了六爷的刀,真的准备就这么躲起来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


        

韩秘书烧水的手都哆嗦了一下。


        

来的人不简单呐!


        

要知道新主人比六爷年轻,身上的杀气不重,戾气可是重的很!


        

不过韩秘书总是知道自己该在什么时候做一些什么事,而且就算是泥菩萨也会有三分火气,这个院子就算再怎么没落,也不至于一个自己都没有见过的生面孔来这个院子里直呼名讳的骂新主人。


        

韩秘书放下了水壶走了过去,低头微笑道:“先生,这话说的不太合适,请您收回去。”


        

客人非但不把话收回去,反而是更加大声的叫道:“林长生,缩头乌龟,不敢出来见我?”


        

韩秘书眯起了眼,自从进了这个院子他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六爷那时候再怎么冷清也不至于有人敢登门造次,所以真的遇到这样一个愣头青,韩秘书一下子竟然有些不知如何去应对,他心里默念三个数,只要是数完这三个数,新主人还没有从里屋走出来的话,那他韩秘书就是豁出去这条命也得捍卫属于这个院子的尊严。


        

三.


        

二.


        

就在韩秘书握紧拳头要数到三的时候,脚步声从里屋传了出来,韩秘书回头看了一眼没说过几句话的新主人道:“先生,您若是不喜欢,我这就把这个人赶出去。”


        

新主人林长生摆了摆手道:“继续沏茶。”


        

“是。”韩秘书说道,说完继续安心而且沉稳的沏茶。


        

新主人坐在了来人的面前,韩秘书递了一盏茶过去,新主人看着那个来客道:“请。”


        

来客也不客气,伸手就要取那茶盏,当他的手放在茶盏上的时候却没有了下文,来客抬头看着林长生道:“就这么小气?”


        

“能喝下这杯茶,咱们继续往下说,????喝不了,走。”新主人言简意赅的道。


        

来客哈哈一笑。


        

在这一瞬间。


        

客人身后起狂风,院子里的花花草草瞬间往一边倾斜,韩秘书都有些许的站立不稳。


        

新主人把手往那石桌上轻轻一放。


        

这一放。


        

院子里一切恢复了原状。


        

韩秘书此时已经是一身冷汗。


        

而那客人再次一声笑,同样把手放在了石桌上,????那袁天道给六爷送来的花岗石桌瞬间化为齑粉,连同着那个放在石桌上的青花茶盏都消散于无形当中。


        

新主人斜了客人一眼道:“不送。”


        

“哦?”客人抬头看了一眼新主人道。


        

说完,客人的右手轻轻托起,竟然托起一个水球,水球带着真真的茶香,甚至可以看到里面茶叶的粉末。????水球离客人手三寸的位置悬浮,看起来如同是魔法,也像是魔术。


        

新主人抬起脚。


        

客人手往回一收,张嘴把水球一吞而下。


        

喝了茶水的客人道:“林长生,咱们能继续往下谈了吧?”


        

新主人林长生坐了下来,言而有信的点了点头,客人伸出手往前一展,????那化为齑粉的石桌再次的复原,韩秘书揉了揉眼睛再看,石桌上已经多了一个白玉的棋盘。


        

“来一局?”客人道。


        

“跟你这种人下棋?????你觉得我会自取其辱?”新主人道。


        

“玩玩嘛。”客人不客气,往前一推,是一手非常普通的起手,当门炮。


        

新主人并没有发火,象棋厮杀,????一般客随主便,这个人率先起手,的确是狂妄了点,但是韩秘书也见怪不怪了,而既然这个人已经起手了,林长生也没有不应战的道理,毕竟来者是客也是一种说法。


        

韩秘书本以为主人只是假意的谦虚一下,能被六爷选中的人怎么也不至于是个臭棋篓子,可是看了两分钟之后,韩秘书冷汗楞是冒了一额头!他已经不知道说对手太强还是主人太弱,只是看着那被三下五除二便被杀的几乎片甲不留一边倒的棋盘。


        

有些输赢,从来都不在棋盘之上。


        

客人落子道:“暗字营的事情轻松解决,纳兰老爷子想在这本身就是他的一亩三分地上杀一个姓曹的,想必也不会失手,????纳兰老爷子说过,就算再不济,也无非是同归于尽的结局。????所以这两道隐患你不需要担心。”


        

主人轻轻的往前走了一步卒,实在其他的棋子不便于动弹。


        

客人踏马,道:“鬼奴杀不了轩辕青天,也有绝对的把握可以保林八千不死。”


        

主人撑相,想别那人马腿。


        

那人轻轻的拉了一个炮,杀伐果断。


        

客人道:“龙虎山的承雨道长会打第一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可能已经跟轩辕老祖交上了手,承雨自然不会是轩辕老祖的对手,但是撑上一时半会儿肯定不是问题,也能消耗轩辕老祖两分气力,至于第二阵,是谁来打相信不需要我来明说,你师傅盖九幽有多少分量你比我还要清楚,你林长生去打第三阵,我不相信弯背老六最终选中的接刀人会打不过刚经历了两场车轮战的轩辕老祖,你要是真的打不过,那我无话可说,????但是你赢了,从今天往后去,你林长生才算是真的接了刀,这天下没有一个人会不认识你。”


        

新主人默默的把卒子过了河。


        

卒子过河不过河,都不会回头,也没有回头路可走。


        

客人落子,吃掉了新主人最后的可以反抗的力量道:“我去说动他对这一切坐视不管。”


        

新主人说了开局之后的第一句话。


        

“你若是说不动呢?”


        

“东北群妖,随时出山。群妖之外,还有昆仑,说的动要说,说不动也要说。”客人道。


        

新主人点了点头,转过头来对韩秘书道:“去,拿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