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391章 变天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清早,那道华夏第一门的门前,仪仗队的军士装容笔挺,看起来是无比的精神抖擞,一队组团来京城玩的年轻旅游团打着哈欠,他们之间小声的议论着,说这次来京城旅游的所见所闻,所谓见景不如听景,书中的万里长城蜿蜒如龙,紫禁城气势恢宏,可是真的来了之后就会发现于想象之中的差点意思,三天的团,今天是第三天,导游安排的是一大早来看同样名声巨大的升旗,可能是的确是登高累了,亦或者是前两天失望的略多,今天起来的人不过十之八九,当看到仪仗队的威严和升旗的神圣之时,每个人心中都不禁涌现出自豪之感,相对于前两天领略了老北京古迹,似乎今天更对的上不虚此行四个字。


        

城楼上,一个游客看不到,但是却可以俯瞰整个广场全貌的角落,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一个穿着灰白长衫的读书人两个人静悄悄的看着下面的升旗,在他们俩的不远处,有一个大腹便便的油腻光头男,手里盘着一串油光锃亮的紫檀手串,手中的串不停的盘,目光却从来没有离开过前面城墙边上的两个背影。


        

读书人是江南刘家的刘秀才。


        

至于那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那便是刘秀才最后一关要见到的人。


        

饶是刘秀才从万卷书中读出了一个万千的气象,饶是刘秀才这一次的神仙布局有欲与天公比高的气势,可是站在这个中年人身侧,他的整个气势还是矮了有大半截,俩人谁也没有说话,在看仪仗队升旗的时候,二人几乎会在同一时间里掏出手机,然后看上一眼,每看一个消息,刘秀才的气势便会弱下去几分。


        

纳兰敬德连破了曹公公倾尽一生之力所培养的天地人三道剑阵,终究是力竭倒在了一个叫阿蒙的年轻人手下,没有死,但是生与死都在曹公公的一念之间,这个曾经在京城里一人守一门的杀人第一终究是没能再次的杀掉想杀的人,纳兰敬德之所以被杀手视为杀手之神,其实他的路子的确是跟杀手有异曲同工之秒,出手只为杀人,但凡出手必要人命,不过纳兰敬德与杀手不同的是,他有的是杀人技,而不是杀手技,杀手多半是偷袭,哪有纳兰敬德那样正面对敌?????以纳兰敬德的杀人方式来说,失手几乎就等同与送命。


        

这个消息并不算太过致命,毕竟刘秀才这次奇谋的最核心之处还是在林八千的身上,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都只是为林八千做一个铺垫,按照大黄对刘秀才的许诺,只要是林长生盖九幽承雨老道能拦住那走出了昆仑神虚的轩辕无度,让轩辕无度无法准时在鬼奴打开奇门之前赶到,以强势的手段把林八千杀了,那么,奇门一开,棺材峡中走出来的上古先贤定然会手刃轩辕青天这个轩辕家族在外的话事人,甚至之后还会出手帮忙对付走出了神虚的轩辕无度,最终的结果便是上古先贤们带着林八千走入棺材峡谷,习得连山归藏,只要林八千再出山,就可以保证他是下一个举世无敌。


        

只要计划顺利的实施,且不说盖九幽林长生承雨老道亦或者是东北马家,就棺材峡谷中隐居的上古先贤,就足以是刘秀才站在这道城楼前谈判的筹码。


        

大黄计划的失败,几乎宣告着所有计划的全线崩盘。


        

他们寄予厚望的上古先贤更是给了他们最为致命的一击。


        

说到底,还是大黄这个帝师错估了形式,错估了林八千对于上古先贤的影响力。


        

可是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


        

纳兰敬德能否杀了曹公公,林长生等人能否拦得住轩辕无度,对于结局也是无关痛痒。


        

奇谋本身就在于一个奇字,以小博大,以奇制胜,但是输了便是满盘皆输,仍旧以子午谷奇谋为例,若是胜了魏延定然可以名垂青史,可是败了的话,那他所带的军士将会无一人生还。


        

刘秀才紧握着手机,额头之上满是汗水。????来见这个人之前那登楼望远的气势已经荡然无存,而气势这种东西本身就是彼消我涨,我涨彼消,很难出现所谓的势均力敌,????相对于刘秀才的紧张,那西装笔挺的中年人脸上却看不出什么的波澜,他抬起脚淡淡的朝着刘秀才走了过来,皮鞋踏在城砖上,如同踏在刘秀才的心口。


        

背后的那个光头大腹男停止盘串。


        

他眯起眼,盯着刘秀才,以防刘秀才这个气势已经见底的读书人来一个垂死挣扎。


        

直到西装笔挺的中年人走到了那个刘秀才的身边,淡淡的问道:“还有话要说吗?”


        

刘秀才噗通一声的跪了下来,以头伏地。


        

光头大腹男冷笑了一声,吐出了一口浓痰,轻声道:“读书人的脊梁?就这?”


        

西装笔挺中年男子看了忽然虔诚跪地的刘秀才,没有去嘲讽这个出山便想急于求成功成名就的读书人,若是给刘秀才安上了一个纸上谈兵的名号其实是有点矫枉过正了,若真是刘秀才一个人的错,那陪着他一起疯狂的那些人又岂是任人摆布的傻子?????以刘家现在的影响力也做不到让所有人的人都无条件的听从他们,不过是一场赌局的失败罢了。


        

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淡淡的点了一支烟,看着城楼下面冉冉升起的旗子,道:“你读了这么多书,所谓知史而明智,应该知道历朝历代之所以可以容忍轩辕家族分走那一分的气运是什么原因,轩辕家族再怎么过分,他们终究是知道自己的身份,永远不会凌驾与皇权之上,所以很多事情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作为家奴,他不需要多聪明,要的是他忠诚的像条狗就够了,这一点,六爷他看的明白,却不愿意这样去做,所以他不愿意多活,而你很聪明,却犯了一个聪明人都会犯的错误,那便是自以为是,你以为你赌对了便是对了?????你以为死了轩辕青天,出来一批藏在深山老林里的高人便可以高枕无忧的与我讨价还价?????当你拥有了可以跟我讨价还价本钱的时候,才是你们这一批人的死期,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是真的想不明白,还是以为我太傻?”


        

刘秀才的头埋的更深。


        

中年男子踩灭了烟头道:“你应该庆幸这次你们赌错了,这才是你们能活下去的唯一机会,这句话我想你应该明白,人犯错了不可怕,怕就怕知错而不改,既然袁天道进了北方,那他的工作便由你那个弟弟正式接手,你们刘家的那么多眼珠子,我不喜欢,自然会差人给你送回去,什么星空图登天榜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离那林八千二十三岁不过两年时间,这两年的时间里随便你们怎么去折腾,我不看过程,只看结果,两年过后,所有的人我都不想再看到,不管是姓轩辕的,还是你们这批人,包括棺材峡里住的那些人。????到时候你们该去哪里就往哪里去,你们想要的真相,未必是所有人想要的真相。”


        

刘秀才磕头,砰砰作响。


        

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中年男子和那个大腹便便的光头男已经不见了踪迹。刘秀才默默的走下了城楼,来的时候没有人拦着,走的时候更是没有人去看他一眼,当离开这座城的时候,刘秀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哪怕他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今日的局面帝师当日就已经断言过,没有真正的输家,也没有真正的赢家,有的只是平衡,正如弯背老六在世的时候有轩辕青天坐镇京城,六爷死后却有人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坐视林长生进京接刀一样。


        

不过这次豪赌,终究不是一无所获。


        

起码从表面上来看,刘家成了最大的赢家,那耗费了祖上历代心血的星空图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手上,刘青云也不再是尴尬的傀儡身份,可以正式的接手一些东西。


        

想到那一夜在宋斋里所发生的那一场激烈无比的竞拍。


        

刘秀才淡淡一笑。


        

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棺材峡谷里的人或许并不是不认林八千的血脉。


        

他们可能畏惧的是其他的东西。


        

好在,刘秀才今日也得了一份承诺。


        

两年时间,江湖恩怨江湖了。


        

——那一夜,并非是没有好消息,只是这个好消息,其实已经不再重要了。


        

林长生并没有出手,承雨老道再次回到了龙虎山。


        

盖九幽和袁天道也没有分一个胜负。


        

曾经同时威震江湖的南北双雄联手,把轩辕家族的老祖宗拦在了响马河外。


        

那一夜,是一个时代的真正结束。


        

也是另一个时代的真正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