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418章 试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世间强者的威严是不可侵犯的,只有弱者才会想着去讲道理,这一点我自然是深有体会,如今这山河社稷图挡住了刘秀才,无疑是触动了我神庭之内那尊神谛的威严,神谛挥剑,一剑要斩断那传说中的重宝山河社稷图,一个是上古重宝,一个是九龙拉棺的棺中人,两者强强碰撞,剑气与山河社稷图的无上气机相撞,我瞬间被弹飞了起来,而在我身下的刘秀才也是被剑气所扫中,可是他却借机用力往地上一拍,整个人跃出十丈之外。


        

我心里一沉,刚才我是借助偷袭之机才用血液的强横压制住了刘秀才,如今被他拉开了身位,以他儒家大能的手段恐怕难以对付,果不其然,刘秀才此时虽然外表看起来十分狼狈,脸上却十分从容,他拍了拍衣襟道:“八千,我说过,你杀不了我。你为何不信?”


        

事到如今,刘秀才定然不会对我手下留情,今日的局面定然是个你死我活之局,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刘秀才张开了双臂抬起头闭上眼,他的身后演化属于他这个儒家大能的万千气象,那是一个个的字,文字,古字,绘制成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画卷,他读的每一本书,写的每一句话,都成为他的法他的道,这便是儒家圣人的威力。


        

刘秀才的这个手段,曾经力压鬼奴一头,更是可以与大黄的后手分庭抗礼,我自然不能束手待毙,我紧握双拳,血海之力再次的凝结,整个人对着刘秀才冲了过去,我知道我的胜算很低,可是这一次注定是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当我的身子冲到刘秀才面前的时候,我的拳头离他的脸只有一寸距离,刘秀才微微一笑。他那展开的双手一合,????再往下一压,那万全的汉字猛然的往下,压在了我的身上,一座汉字一座山,此刻我的背上仿若是背负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我身形猛然的往下一滞,我咬紧牙关,双手撑起地面,想要力撼这背上刘秀才实战出的万千字经,可是一线仙人境的法哪里能这么好抗衡?????我只感觉双肘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便趴在了地上。


        

刘秀才一步一步的朝着我走了过来,他俯身道:“八千,在刚才,我又给你了一次机会。现在我不准备继续跟你浪费时间了。”


        

说完,他深处了手,直接放在了我的头顶。


        

大力从我的头顶传了进来。


        

什么叫头疼欲裂?


        

此刻我便是这样的感觉,刘秀才是想趁着神庭里的那股力量与山河社稷图争锋的时候把我抹杀!我的双眼眼前一片漆黑无法视物,整个身子都抽搐不止,我咬着牙,抱守最后一丝的灵识,我身体的血液已经运转到了极致,体内发出一阵阵如同山崩海啸的声响,最后,我凝聚起我全身的力量猛然的在地上一拍,硬扛起我背后那万千古字的压制。


        

我站了起来,一拳打在那古字之上,另一只拳头,对准了刘秀才的脑壳砸了过去。


        

砰!


        

砰!


        

这是力量与力量的碰撞。这是我此次突破之后的最强一击。


        

那万千古字汇聚的山峰在这一刻崩碎在我的拳头之下,而刘秀才也在同时被我这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石壁之上,几乎与此同时,那山河社稷图终于无法地方那剑气的锋芒发出一声哀鸣自动的卷了起来,我往前踏了一步,这一步是我走出来的,可是往前走的却是两个人。


        

一个是我,一个是我神庭里的那个人。


        

我觉得我像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拥有两个自己,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奇妙,而刘秀才看到那山河社稷图收起的时候立马便知道局势不秒,我可能杀不了他,但是我的神识绝对可以抹杀他的神识让他从这个世界消失,以他的性格绝对不做把自己真正的陷入险地,他抓起了山河社稷图就要朝着这火山的外面冲去。


        

神庭里的灵识发出一声冷哼,剑气一道道的从灵识而出,封锁了刘秀才所有的退路。这浩荡的剑气充满了整个山洞,????哪怕是以刘秀才一线仙人境的无上修为,也无法突破这剑气的封锁而去。


        

刘秀才环顾四周,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不慌不忙,他干脆放弃了逃走,而是坐了下来,把山河社稷图撑开放在他的面前,????他的手轻轻的抚在山河社稷图上,那山河社稷图的表面忽然换了一幅画卷,这幅画卷我是如此的熟悉,这是先天的奇门遁甲,是那巫山的棺材峡谷!


        

刘秀才双手往上一托,那在山河社稷图上的画卷彻底的展开,展现在我的面前,正对着我的是那一道纵身无比的峡谷,是那隐藏着整个先秦秘密的峡谷,????峡谷大门缓缓的打开,从那幻象之中缓缓的走出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白衣若雪,黑发如瀑,肤白若雪,如同天外飞仙。


        

这正是我在棺材峡谷入口看到的那个白衣女子!


        

在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棺材峡拒绝我入谷制定的天下三甲,刘秀才于轩辕家族的暗中联络,京城里的那个人把星空古图交给了刘秀才,????这世间最强的三股势力竟然被刘秀才联合,他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有自己的默契,刘秀才做的任何事也都代表了他们的看法。


        

我,早已是沦为了他们的弃子!


        

或者说,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把希望放在我的身上。


        

那白衣女子不知是真实还是虚幻,她缓缓的走出了山河社稷图,而我神庭里的那个人影,在这个白衣女子出来的一瞬间气机变的汹涌,他抬起剑,便是一剑刺出,这一次他对准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个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双手一撑,一开一合,那汹涌的剑气在她双手开合之间化解,她往上一推,那剑气换了一个方向,对准火山口的方向冲去。


        

神庭中之人被惹怒,再次递出一剑,这一剑从我的眉心而出,哪怕是白衣女子再次双手开合,那剑气还是把她击退几步,她那洁白如玉的双手也开始渗出血丝,在退后几步之后,那白衣女子抬起头看着我,眼神里面写满了哀伤,之后,她往前走了几步,之后竟然噗通一声的跪了下来。


        

她跪的不是我,自然是我神庭里的那个人。


        

她就这样跪了下来,也不说话,而我神庭里的那个人在她跪下之后,怒气慢慢的平息,????那在我神庭里的壁垒再次的缓缓出现,这个身穿着血色战甲的人影缓缓的消失在了混沌当中。他像是陷入了无尽的沉睡之中。


        

白衣女子抬起头站了起来,她缓缓的走向了我,之后伸出了手把精疲力尽的我拉了起来,女子眼睛之中眼波流转,深情之中有着难以言说的滋味,她轻声的道:“知道你不甘心,还有一年时间,????我在棺材峡等你。”


        

说完,她转身,走向了山河社稷图,身影消失在了那一卷画卷当中,????刘秀才在他消失之后,缓缓的收起了那副画卷道:“地市没有得到过全部的真相,五千年的历史总是充满了断层,你身上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放弃吧。”


        

此刻的刘秀才收起了杀意,其实我也大概的猜到了一些东西,刘秀才看似是整合了三方的势力,但是他的这个角色应该是游走三方势力之中的一个媒介,是一个代言人的身份,他这次要炼化我,我觉得应该是三方势力的一个试探,试探的不是我,而是我神庭里的那个人。????甚至这个试探从青龙山脚下就已经开始了,说到底,真正能让三方势力都忌惮无比的,只有九龙拉棺里的棺中人。????这三方势力已经放弃了我这一支的血脉在共同谋划着一个巨大的蓝图,但是却又忌惮棺中人那个强大的存在,不管是青龙山脚下的截杀要是这次的炼化,都只是试探他的态度,甚至是在试探他到底是不是还活着。


        

以往的我或许想不明白这些,可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的思维终究会成熟,特别是对于轩辕家族和棺材峡谷中人的态度,我也大概能揣测到一二。


        

好在这一次我并没有让他们试探出什么,机缘巧合之下,我这独特的血脉之力让我抵挡住了这次地火的炼化,我甚至想,如果这次没有这个机缘会发生什么?????神庭里的那个人会为了自己出手救我吗?????青龙山里的那个人会出手吗?


        

想想这个,我心里就又是难受无比。


        

你到底在做什么,你又到底经历了什么,你明明强大到让天下人畏惧,却为何龟缩在青龙山中?????我不指望你出来护我周全,只是想你站出来,告诉这天下你还活着,你还没有放弃。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些东西我想了二十年,有些答案,注定无人可以为我解答。


        

这个空洞的火山口经历了刚才的喧嚣之后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我坐了下来,祭出金莲,再次的吞了一瓣花瓣,我已经见识到了这种独特修炼方式的威力,自然是要坚定无比的走上这一条路。


        

天下人的弃子?


        

我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