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寻龙夺棺 > 第439章 鲁班密码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阴阳龙凤棺,两口棺材里一男一女两个婴童,这一男一女在打开棺材的时候都是人首蛇身的状态,不过在打开棺材之后两个人的尾巴都快速的消退了。”大黄说道。


        

“伏羲和女娲?”这时候,聆听到现在都没有说话的二叔忽然问道。


        

“嘿,诸子百家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因为这形象太接近于传说中伏羲和女娲的形象了,伏羲女娲交合产子繁衍成人,一直都视为第一代的人皇,诸子百家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意识到这是西王母安排鲁班接引过来的两个人,更是西王母对于他们的指引,于是这两个人苏醒之后得到了诸子百家竭尽全力的支持,这个男的也展现出了他奇特的血脉之力,后来在诸子百家的助力之下横扫六合荡平八荒,这人便是始皇,而那个女的却在成年之后飘然离去,隐居在昆仑山中,算起来的话,她应该是青木那个小丫头的第一世身吧,算起来的话是青木那个丫头的第一世身吧,不然你以为青木明目张胆的为了你做那么多事儿,轩辕家族能忍她?不过是因为她的身份跟你一样特殊无比,没有办法对她动手罢了。”大黄道。


        

“果然是这样,我早就猜到过青木应该跟传说中的西王母有关。”我点头道。


        

“那青木到底是西王母转世还是女娲转世?”三叔问道。


        

“西王母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传承,西王母国以女人为王,每一代的女王都称为西王母,按照传世下来西王母的形象,她们这一脉应该就是女娲的后裔,这一点并不冲突,上古实在是太过久远了,很多真相往往隐藏在看似荒诞的神话传说之中,为什么会有女娲用七彩神石补天的神话?西王母国所盛产的美玉跟七彩神石之间有没有关联?这两者是不是同一种石头呢?狗爷我说这些东西你们可能会笑话我异想天开,但是有些事不到最后谁也不能确定一个答案。”大黄说道。


        

四周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事到如今关于古老时期的一些事经过老猫和大黄两个人的解读已经非常的明了,诸子百家始皇之间发生的事情大概也有了一些了解,甚至说大黄的推测也解开了一个重要的谜团,那就是始皇来历之谜,当然这其中还有很多的细节需要我们逐渐的去挖掘,也有可能大黄知道关键性的证据和资料只不过这条狗没有说,我也习惯了它保留自己秘密的小心思。


        

“那这些石头,跟这一切有什么关系?”我问大黄道。


        

“棺材峡的事实已经证明了鲁班没有撒谎,他的确是见到了西王母,并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西王母布置下的任务,那也就证明了他把关于西王母的重要线索留在了自己鲁班经的最后几卷这件事也是真的,只不过鲁班记录的东西极其隐晦,而且还是用木匠和机关的术语来表达,外行人很难看的明白,而鲁班的门人因为鲁班临终前的诅咒,对这本书很是畏惧,有了畏惧便钻研不出个结果出来,后来是同样擅长机关术的墨家从鲁班经的最后几卷里推演出来了一个答案,答案并非指向的昆仑山而是指的这里,诸子百家来到这里之后,采掘出来了这个玉矿,他们在周天子西征西王母国的时候,西王母国自知不是周天子的对手,所以不远万里的把大部分神石从昆仑运出藏在了这。”大黄道。


        

——很多事情都是可以串联到一起的。


        

为何诸子百家会断定这神石里面是上古先贤们?


        

其一是始皇可以吸收这原石中人的狂暴能量,他们的血脉和功法似乎有一个一致性,而诸子百家一直认为始皇是人皇伏羲之后。


        

其二是因为鲁班用碎玉做出来的金缕玉衣可以让人沉睡而长生,诸子百家因此推断这些玉中人是借着表面的玉壳达到永生的状态而已。


        

其三,他们认为棺材峡中发现的阴阳龙凤棺里的一男一女,可能也来自于这玉石,西王母掌握着打开玉石的方法。


        

所以才有了诸子百家和始皇的矛盾爆发,因为他们认为这石头里面的上古先贤们是不弱于始皇的存在。


        

在了解了这些之后,不难推测出正是因为这个,才有了冈底斯山轩辕家族女人作为载体让人永生的尝试,那些轩辕家族的女子,应该都是那个阴阳龙凤棺里女子的血脉,也可以把她们理解为西王母的后裔血脉。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黄忽然咧嘴一笑道:“墨家的机关术跟鲁班门到底不是一回事儿,亦或者鲁班留下的密码压根儿就不止一个答案,狗爷我三教通融之后,特地的研究过这个,发现鲁班术被称之为缺一门不是没有道理的,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鲁班术独占其一,我从其中窥得了些许的端倪,不过我到底不是木匠有些事确实不懂,于是狗爷我便留了个后手,栽培了一个木匠出来。”


        

我一拍大腿道:“那蜀地三号院的陈木郎!”


        

“嘿,不愧是我的弟子,还是你反应的快,没错,就是陈木郎,狗爷把领悟的东西传给了他帮他开了窍,这缺一门只要进了门里悟的就快了,陈木郎从中推测出了一个全新的鲁班密码,这是一个全新的线路,指引的是昆仑山的一个地方,这个新的密码只有狗爷我自己知道,就连那陈木郎都被我给抹了记忆。狗日的,棺材峡的那帮缩头乌龟,上次若是爽快的把你接近棺材峡里,狗爷我心情一好也就把这东西给他们了,没想到他们是一群王八蛋。这天网果然是厉害,咱们不过上次是留宿在了陈木郎家里,狗爷我自认做的天衣无缝,结果他们还是猜到了一些东西,此次挖这些东西出来,就是试探狗爷我呢。”大黄说道。


        

“厉害。”二叔说道。


        

大黄浑身上下的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它不可置信的道:“什么?狗爷我听到了什么?林长生夸我了?”


        

“没错,是我夸你,也唯有你能把不可能的事情变为可能。”二叔道。


        

一向话都吝啬说的二叔竟然会开口夸大黄,足以见的大黄的厉害之处,我也是对帝师由衷的佩服。


        

“有什么可厉害的?我要是他我也能这么干!”三叔道。


        

——大黄可以征服全世界,却唯独征服不了三叔,不过再想想,能征服三叔的又能有几个?


        

“你?林老三不是狗爷我说你,这要是电视剧,就你的智商活不过三秒!”大黄呲牙道。


        

“师父,那依您之间,我们现在该做什么呢?”我问大黄道,能者多劳,我们接下里的路线也理应由大黄来制定,事实上别人制定的大黄也未必会听。


        

“那玉石里的东西若真的是诸子百家认为的上古先贤,西王母国又真的有打开玉石的办法,狗爷我倒不介意被利用一番,但是这都是推测,谁他娘的又能证明那东西打开之后是神是魔?如果真是神,西王母就不会被周天子打败了,她直接把这些东西放出来那早就举世无敌了,所以诸子百家的推测并不靠谱,完全就是那群人自以为是的臆测罢了。干这件事属实是有些冒险,不过我也明白刘秀才的意思了,他想的也没有错,不管是星空图还是以后的大盛世,来的都太慢了,而你又确实没有时间了。非常之时采用非常之计,大不了你就把这些东西全给吸了,照样不失为一条活路。”大黄道。


        

“所以你也认为这一步路,是刘秀才故意给我们指的?”我问大黄道。


        

“是他指的不假,他也未必安什么好心,这家伙说起来也可笑的很,什么都想要压我一头,真的稀罕帝师这个名头,跪下来叫两声爷爷我就送给他了又何妨?”大黄哭笑不得的道。


        

“所以?”三叔问道。


        

大黄忽然一转狗头看着我,我被它看的有些心慌。便道:“又怎么了?”


        

大黄道:“也该把那丫头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