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4章 封家三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封寒川的言论,沈欢欢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你是想把目标转移到我身上,嗯?”封寒川眉梢一挑,言语充满了讽刺。


        

沈欢欢感觉到被侮辱,她伸出手,猛地推开了封寒川,小脸蛋上充满了愤怒和委屈。


        

“请你自重!”她把大红被子全都拉过来,裹在了自己的身上,怒瞪着面前的男人。


        

“自重?”封寒川嘴角抽搐了几下,冷冷道:“我可以给你一个勾引我的机会,就是现在。”


        

“您有病吧!这里不是你的房间,是你自己闯进来的,还非说我勾引你……”沈欢欢咬了咬牙,振振有词地说道。


        

封寒川脸色更沉了。


        

“你说我勾引你,我看,是你想要勾引我!”沈欢欢咬牙切齿地反驳道。


        

这下,封寒川的脸色可谓是黑到了一种境界。


        

沈欢欢下意识地捂住嘴,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个男人是封家的人,她现在是不是得罪了他?


        

如果自己被赶出封家,就没有钱安葬外婆了。


        

为了外婆,她不能逞强。


        

这时候,封寒川转了个身,下了床,迈开腿准备离开房间。


        

“你等等!”沈欢欢着急地扑过去,伸手拉住了封寒川的手。


        

“反悔了?”封寒川转过头,冷着脸看着面前的女人。


        

“不,当然不是。我是想跟你说,今晚发生的事情,你知我知,不要说出去,可以吗?”沈欢欢紧紧地抿着唇,恳求的口吻朝着站在床边的男人说道。


        

封寒川冷笑一声。


        

她不想被赶出封家。


        

为了母亲的别墅,为了外婆的墓地费,她必须要留下来,留在封家。


        

封寒川看着女人的后背,几乎没有任何遮挡,只是,他似乎看到了一些痕迹,暗红色的,很像是……


        

呵,肮脏的女人。


        

老爷子这是从哪找来的,都没有做最基本的体检吗?


        

顶着一张清纯的脸,可不一定干的是清纯的事。


        

封寒川一把甩开沈欢欢的手,直接离开了房间。


        

“嘭”的一声,看着关上的房门,沈欢欢陷入了一种茫然和无措之中。


        

如果这个男人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那她就一定会被赶走的。


        

这到底该怎么办?


        

沈欢欢紧张地几乎一夜未睡,在这一晚,她也没有等来封尘衍。


        

偌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


        

直到天亮了,她看着窗外升起的太阳,手心里一片冰凉。


        

昨晚封尘衍没有来,是不是根本就不想娶她,或者是那个男人把他们的事情抖出去了?


        

“咚咚咚……”


        

这时候,门被敲响了好几下。


        

“谁?”沈欢欢紧张地问道。


        

“少奶奶,是我,李妈。”李妈在门口回应道。


        

“李妈,有什么事吗?”沈欢欢疑惑地问道。


        

“少奶奶,早饭做好了,可以下楼吃早饭了。”


        

“好,我马上来。”沈欢欢赶紧起床收拾。


        

洗漱完之后,沈欢欢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睡裙,打算赶紧换回自己的衣服。


        

她蹲下来,打开了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套自己的衣服,再把行李箱给合上了。


        

外婆的骨灰盒还放在行李箱里,她不能,也不敢拿出来,生怕会惹封家的人不高兴。


        

等从沈建民那里拿到钱,她就带外婆去墓地安葬。


        

放好行李箱之后,沈欢欢就拿着衣服走到了床边,正准备换上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


        

“咔嚓”一声,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去。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昨晚那个男人。


        

“啊——”


        

沈欢欢大叫了一声,立刻跳上了床,整个人钻进了大红被子里,只露出一张小脸。


        

那脸色,红得就快要滴出血来。


        

封寒川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朝着衣橱走去,打开衣橱后,拿出了一套西装。


        

他转身正准备离开,沈欢欢就指着他大叫道:“你怎么进来不敲门?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


        

封寒川蹙了蹙眉,没有回头,径直离开了房间。


        

等他走后,沈欢欢还陷入了震惊的状态,久久回不过神来。


        

昨晚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情也就算了,但是刚刚,竟然……


        

她还能在封家待下去吗?


        

“少奶奶,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李妈走了进来,关切地问道。


        

在这个家里,沈欢欢觉得只有李妈人好,很慈祥很和蔼。


        

“李妈,我……”沈欢欢紧紧地抿着唇,说道:“刚刚有个男人,没有敲门,突然走进来,我……”


        

她不敢说刚刚的情况,只是说那人不敲门就进来。


        

“噢,那是三爷,封寒川封三爷。他和少爷关系好,衣服会放在这边衣橱里,所以就……我会跟他说一声,让他以后注意。”李妈笑得慈眉善目,向着沈欢欢解释道。


        

“封寒川……”沈欢欢喃喃地念了一遍。


        

这个名字,倒是像极了那个男人,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冰山寒川那般冷,冷得让人害怕。


        

“少奶奶,你收拾一下就下楼吃饭吧,不然早饭得凉了。”李妈说着,便赶紧离开了。


        

沈欢欢掀开被子下了床,第一件事情不是换衣服,而是走到房门口,把房门先反锁。


        

随后,她才敢换衣服,生怕封寒川又会直接进来。


        

换好衣服后,她便赶紧下了楼,走到餐厅的时候,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冰山脸。


        

就是封寒川。


        

“早上好。”


        

沈欢欢走上前去,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然后闷着头,坐在了封寒川的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