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13章 项链的图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捡到什么?”柳月儿眼神一暗,故意问道:“欢欢,你到底丢了什么东西?我今晚去兼职的时候,帮你问问啊!”


        

“我不知道是不是丢在蓝调了,是一条黄金项链。”沈欢欢抿了抿唇,有些纠结地说道:“月儿,你能不能晚上帮我去杂物间找找看?可能,可能是丢在那里了。”


        

“杂物间?”柳月儿双眼放光,赶紧追问:“欢欢,我的兼职工作不需要去杂物间啊,是不是有人使唤你去干活?”


        

“不,不是的,我……”沈欢欢觉得难以启齿。


        

这件事情,她本想埋在心里的。


        

“欢欢,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为什么会丢东西在杂物间呢?”柳月儿见沈欢欢支支吾吾,立刻摆了脸色,显得有些生气。


        

沈欢欢不想提那件让人难以启齿的事情,而且她也生怕这件事情传出去,会被人议论纷纷。


        

不仅是害怕对方的身份,所以她不敢报警,也是害怕自己的名誉受损。


        

能够出入蓝调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一般人,她如果报警,可能也斗不过对方。


        

更何况,那晚的杂货间漆黑一片,她没看到那个男人的脸,那个男人肯定也没有看到她的脸。


        

她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只想赶紧忘记。


        

“欢欢,你快跟我说啊!为什么你的项链会丢在杂物间,你在杂物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当不当我是朋友了?”柳月儿脑海里想到昨晚经理说的话,心下更加着急起来,不断地逼问着沈欢欢。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沈欢欢才会这么支支吾吾。


        

经理说,封寒川正在找在周五晚上遗失了一条黄金项链的人。


        

所有的女员工都排查过了,谁都没有丢掉黄金项链,有几个女的想冒充丢失项链的人去接近封寒川,却被要求先画出项链的图形。


        

所以,到最后,谁都没有资格见封寒川。


        

柳月儿周五并不在蓝调会所,是沈欢欢替她代班的,其他女员工全都排除了,只剩下沈欢欢。


        

其他人并没注意到沈欢欢替代了她,她凌晨打电话给沈欢欢,就是想要问清楚沈欢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但是,她挂了电话,是因为她不想让沈欢欢知道,封寒川在找她。


        

她想先弄清楚,沈欢欢和封寒川之间发生的事情。


        

“月儿,我……”沈欢欢真的难以启齿,而且她也不想提那晚的事情。


        

“欢欢,我今天晚上还要去兼职的,我可以提前去蓝调,帮你去杂物间找项链,但你总归要告诉我,为什么你的项链会丢在杂物间吧?”柳月儿锲而不舍地追问着,脸上都几乎快浮现出烦躁的神情。


        

一定不对劲!


        

可是,沈欢欢偏偏不说出来,可真是把她急死了。


        

“我,我被强了。”沈欢欢环顾了一下四周,她们坐的位置偏,而且她是在柳月儿耳边小声说的。


        

所以,应该不会被别人听到。


        

“你说什么!”柳月儿顿时瞪大了双眼,惊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满脸的不可置信,因为她无法相信,封寒川竟然会对沈欢欢……


        

“嘘!”沈欢欢立刻捂住了柳月儿的嘴,摇了摇头,压低嗓音说道:“月儿,这件事情你千万别说出去,我不想被人知道。”


        

柳月儿拿开了她的手,立刻点头,又继续追问道:“你告诉我,究竟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按理说,封寒川如果看到沈欢欢的长相,不可能派人用项链做诱饵,引人出来。


        

所以,封寒川肯定不认识沈欢欢,也不知道沈欢欢长什么模样。


        

那么以此推算,沈欢欢应该也不知道对方就是封寒川吧!


        

“我……我不知道,我背着包从走廊走着,准备下班离开了,突然有一只手把我拉进了杂物间,然后就……里面太黑了,我根本看不到那个男人的长相……”


        

沈欢欢用着极低的声音,双眼慢慢黯淡了下来,整个人显得很沮丧。


        

看着沈欢欢这么痛苦难受的样子,柳月儿不禁觉得好笑,这可真是个大傻子!


        

被封寒川睡了,换做别的女人,早就笑开花儿了,沈欢欢还在这里自怨自艾。


        

不过,说到底还是沈欢欢不知道对方是谁,可能以为被什么猥琐男强了,要是沈欢欢知道对方是封寒川,肯定也乐开花儿了。


        

柳月儿强忍住笑意,赶紧皱起眉头,伸手拍了拍沈欢欢的后背,假装安慰道:“欢欢,你别难受了,这件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吧!别难受,就当是被狗咬了,没事的……对了!”


        

柳月儿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沈欢欢转头看着柳月儿,纳闷地问道。


        

“欢欢,你报警没?你可千万别报警啊!去蓝调的人都非富即贵,你要是报警也斗不过他们的,说不定还会被……”柳月儿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说道:“上次有个富二代,看上了那边一个兼职,我跟你说过,叫苏雪,苏雪不同意跟他,他就直接……”


        

沈欢欢只觉得手脚冰凉无比,她猛地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件事情,你跟我讲过,太可怕了!我没有报警,我也不敢报警,所以我什么都没说,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那个叫苏雪的,她虽然不认识,但柳月儿当时告诉她,苏雪被那个富二代直接绑在了桌子上,然后富二代和他的好几个兄弟,一起对苏雪虐待了一整晚。


        

后来苏雪被送去了医院,再之后就没有来过蓝调了,柳月儿也不知道后续。


        

“对,就是这样,一定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欢欢,这点你做的非常好!”柳月儿暗暗转了转眼珠子,眼眸闪过一丝狡黠,她又很认真地说道:“欢欢,今晚我帮你去找一找项链,可是我不认识你的项链长什么样,你可以画给我看吗?”


        

“好,我画给你。”沈欢欢没做多想,立刻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本,撕下了一张纸,就用笔开始画了起来。


        

很快,黄金项链的图稿就完成了。


        

看到这张图稿,柳月儿的双眼都快放出光了。


        

还没等沈欢欢递给她,她就直接把那张图稿抢了过来。


        

【作者题外话】:求求求银票,求求求评论,求求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