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34章 我还有机会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欢欢现在特别懊恼,为什么刚刚她就没有想到这些?


        

刚刚,她一直纠结在不想做小三,不想理会封寒川的发神经,而忘了这件事情。


        

反正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何不利用“自己”,去求封寒川帮忙?


        

哪怕封寒川只是玩玩,但只要能够拿到妈妈的项链,她已经不在乎自己的清白了。


        

因为,她已经没有清白了。


        

可是……


        

可是封寒川说了,刚刚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她再去找他,一定会被他彻底羞辱吧!


        

就像之前,他认为她是欲擒故纵的女人一样。


        

沈欢欢皱紧了眉头,深深叹了一口气,她微微抬头,看向已经变黑的天空,怅然若失。


        

……


        

一天的忙碌结束了。


        

到了晚上十点,沈欢欢下班关店,依旧沿着老路,走到了公交站台。


        

坐上公交车之后,她看着窗外的景物,发着呆。


        

显然她已经惹怒了封寒川,等回去之后,她本是可以回避封寒川,可是……


        

如果她直接去求封寒川,封寒川一定不会再理会她,也一定不会好心帮她了。


        

但如果她去答应他,可他明明说过是最后一次机会,她也拒绝了他,再去找他的话,封寒川一定会将她看扁的。


        

沈欢欢现在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一片混乱,一时之间,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不知道浑浑噩噩地在公交车上颠簸了多久,最终她到了站,下车之后,朝着别墅区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几乎没有碰到什么人,偶尔有一二辆豪车从身边经过,都是住在别墅区的富人。


        

沈欢欢回到别墅的时候,双脚已经累得无比酸胀。


        

毕竟她从中午开始,一直在奶茶店工作,站到了晚上,又从公交站台一路走回了封家,也算是很辛苦了。


        

她轻手轻脚地往里面走去,径直地来到了她的房间。


        

站在房门口,她下意识地往旁边看了看,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她忍不住抿了抿唇,脸上闪过一丝纠结的神色。


        

沈欢欢知道,封寒川就在隔壁那间房里,可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去找他帮忙。


        

毕竟,傍晚的时候,他们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情。


        

沈欢欢皱了皱眉,打开了房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虽然这是她现在住的房间,但并不是真正属于她的房间。


        

很快,她就会离开这里。


        

沈欢欢觉得浑身很累,她现在只想好好泡个热水澡,缓解一下今天工作一天的疲劳。


        

走到阳台上的时候,她却没有找到自己晒在这里的睡衣,本以为李妈给她收进了衣橱里,可她回到房间打开衣橱,也没有找到自己的睡衣。


        

相反,衣橱里多了好几件颜色靓丽的女士睡裙。


        

这么晚了,她又不好意思去叨扰李妈,问睡衣的情况,所以只好在那些睡裙里,挑选了一条长度最长,看上去是里面最保守的一条吊带裙。


        

走进浴室的时候,沈欢欢低头一看,浴室地面有些潮气,淋浴旁的地上,还扔着一条灰色毛巾。


        

看来在她回来不久之前,封寒川在这里洗过澡。


        

而此刻,隔壁阳台上,穿着浴袍的男人转身进了房间。


        

方才他一直看着沈欢欢从外面回来,那蹑手蹑脚的样子,生怕闹出动静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个小兔子。


        

他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才走到床边,掀起被子,靠在了床背上。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眉头渐渐蹙起。


        

他刚刚是在做什么?


        

傻乎乎地在阳台上站了一个小时,计算沈欢欢回家的路程时间?


        

封寒川烦躁地挠了挠头,他到底是在做什么!


        

他从一旁拿起一叠文件,放在了自己的眼前。


        

……


        

沈欢欢在浴缸里放了热水,洗了好一会儿。


        

穿好睡裙之后,她特地在洗漱台的镜子前,照了照镜子。


        

现在封寒川就在隔壁的房间,不知道他睡了没有,她该去找他吗?


        

这些疑问,盘旋在沈欢欢的头顶上方。


        

可是,没有什么比妈妈的项链更重要,尊严算什么,脸面又算什么?


        

想到这里,她鼓足勇气,朝着门外走去,一直走到了隔壁房间的房门口。


        

“咚咚咚……”沈欢欢伸出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封寒川对着一叠文件看了半天,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满脑子都是沈欢欢一遍又一遍地拒绝他。


        

换做是别的女人,巴不得扑到他的身上来,为什么沈欢欢会拒绝他!


        

他实在是想不通!


        

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很轻的敲门声,眉头顿时蹙起,冷声问道:“是谁?”


        

“三叔,是我,沈欢欢。”沈欢欢深吸了一口气,紧抿着唇,回答道。


        

在封家,她还是喊封寒川“三叔”,比较合适。


        

听到是沈欢欢的声音,封寒川立刻下了床,朝着房门走来,然后伸手打开了门。


        

一张素净的小脸,出现在他的眼前,只是……


        

封寒川的视线向下看去,和之前不一样,身上的老土睡衣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华丽的性感睡裙。


        

睡裙是丝质的,布料很轻薄,把该有的地方,全都突显得淋漓尽致。


        

封寒川只觉得喉咙有些微微发哑,可他的眸色却渐渐暗沉下来,冰冷的嗓音质问道:“你来干什么?”


        

沈欢欢的小手紧紧地捏着裙摆,她不敢去直视封寒川冰凉的视线,只是紧紧地抿着唇,朝前走了几步。


        

她缩了缩身子,绕开封寒川高大的身躯,直接站到了房间内侧来,然后伸手关上了房门。


        

看着她这样的举动,封寒川的眼眸更沉了,他冷哼了一声,双眼盯着面前的女人,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三,三叔,我……你晚上在奶茶店说得那些,还……我还有机会吗?”沈欢欢闷着头,磕磕巴巴地问着。


        

封寒川的脸上,立刻浮现出讥讽的神色。


        

亏他还以为沈欢欢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可没想到,还是一样的,甚至……


        

甚至沈欢欢要比其他女人,更有手段!


        

“有。”封寒川勾了勾唇角,冷着眼,弯下腰凑到她的耳畔,沉声道:“只要你今晚能让我高兴,你就有机会。”


        

他的话语直接又赤果,让沈欢欢红透了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