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42章 一开就开两朵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这一幕,容谨修心里直接骂娘了。


        

这封寒川平时不开花,一开就开两朵花?


        

而且看样子,他玩弄了人家姑娘,还不想承认?


        

怪不得这姑娘都闹割腕自杀这一招了!


        

“老三,这就是你不厚道了,你说说你,这脚踏……”容谨修还没说完,胳膊就被拽住。


        

紧接着,封寒川就把他拉了出去。


        

看着关上的病房门,柳月儿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虽然容谨修刚刚没说完,但她猜到容谨修要说什么,脚踏这两个字后面,接着的不就是“两条船”?


        

脚踏两条船……


        

那就证明,封寒川并没有撒谎,他确实有女朋友。


        

可是,她柳月儿也不是吃素的,既然封寒川已经“睡”了她,而且也承诺负责,那就必须要负责!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


        

容谨修带封寒川来到了一处休息室。


        

“老三,你可真得好好说一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容谨修昨天没被吓到,但今天倒是被吓了一跳。


        

毕竟沈欢欢的事情,他之前已经听封尘衍说过了,但刚刚那个叫柳月儿的女人,他可是第一次见。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她是因为我割腕的。”封寒川眉头蹙起,脸色很不好看,似是不悦。


        

“你对人家姑娘做了什么,她要割腕自杀?是你骗了人家的感情,还是你咋滴咋滴人家了?”容谨修平日话也不多,但今天是真的被惊到了,一连串的问题抛了出来。


        

封寒川烦躁地拧了拧鼻梁,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沉声说道:“上周五晚上,我在蓝调参加了一个商业宴,中了药……”


        

封寒川简单地把那晚的事情,以及和柳月儿的后续情况,都告诉了容谨修。


        

容谨修听完后,默默地扶了扶金丝镜框,脸上浮现出思考的表情。


        

“你这事儿,有点难办啊!”容谨修咂了咂嘴,分析道:“你把人家强了,害得人家被男朋友甩了,你说过要负责,可是却说自己有女朋友,用钱打发人家,难怪人家要自杀!”


        

“……”封寒川嘴角抽搐了好几下,反问道:“你有重点吗?”


        

这个容谨修,是想把他说过的话,再复述一遍吗?


        

“那你打算怎么办?”容谨修不再开玩笑,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一本正经地开口:“沈欢欢现在是你的妻子,我看得出来,你对她也很重视,但是这个柳月儿,又很难处理,要不……”


        

“要不什么?”封寒川立刻问道。


        

“要不,你就家里养一个,外头养一个呗。”容谨修强忍住笑意。


        

封寒川直接给了他一个凌厉的眼神。


        

“其实寒川啊,你心里的想法刚刚就已经暴露了。”容谨修耸了耸肩,靠在一旁的墙上,双手环胸,很淡定地分析道:“我说你重视沈欢欢,你没有反驳我。”


        

“其实你心里,一点都不想让她滚出封家,不然,你也不会留在医院照顾她一整晚,不是吗?”


        

封寒川的脸色更沉了。


        

他微微眯起眼眸,那双眼睛仿佛渗出一股骇人的气息,冷冷说道:“那个女人,没资格成为我的妻子。”


        

“你又在口是心非了。”容谨修转了个身,微勾起唇角:“既然你要抛弃沈欢欢,那你就对柳月儿负责吧。”


        

说完,他便摆了摆手,大步离开了休息室。


        

这种棘手的难题,他一点都不想再讨论下去,谁惹出来的事情,就谁自己去承担。


        

整个休息室,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封寒川一人,坐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他刚走出休息室,就接到了容谨修的电话。


        

原本以为这人又来嘲笑自己,封寒川掐了电话,可接下来,就收到了容谨修的一条短信。


        

【刘医生告诉我,柳月儿的伤势比较浅,应该只是想吓唬你,不是真的想自杀,你自己看着办吧。】


        

封寒川眸色渐渐沉了下来。


        

他生平最讨厌玩弄心计的女人,可是现在他遇到的两个,都是这样的人。


        

……


        

柳月儿一直在病房瞪着封寒川回来,她不知道封寒川要和容谨修说什么,整颗心一直悬着。


        

直到“咔嚓”一声,门被打开。


        

封寒川那双修长的腿,先进入了柳月儿的视线,紧接着是他高大的身躯。


        

柳月儿见封寒川又回来了,证明心里还是放不下她的,立刻下了床,朝着他奔了过去。


        

“封先生,我以为你已经走了。”柳月儿楚楚可怜地说着,一双眼睛显得湿润,带着一种水汪汪的感觉。


        

“柳小姐,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明白,除了成为我的女人,其他条件你可以尽管提。”封寒川那张英俊的脸上,却布满了阴骘。


        

柳月儿脸色一变,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她恍惚地摇着头,一副受挫的模样,哭诉道:“封先生,不是你说要对我负责的吗?为什么,你却这样对我?”


        

封寒川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愧疚和耐心,已经被一点一点的磨灭了。


        

“不要再耍自杀这种小把戏。”他撂下这句话,便大步离开了病房。


        

心中,烦躁无比。


        

听到“嘭”的一声关门声,柳月儿直接吓傻了。


        

她本来以为,用这种苦肉计,或许可以让封寒川愧疚点,让他能够对她产生一些怜惜。


        

可没想到,封寒川却比之前更加绝情了!


        

她到底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


        

A大,教室。


        

沈欢欢已经上了一课,可迟迟没有等到柳月儿过来。


        

据说柳月儿请假了,可她怎么发信息,柳月儿都没有回复她。


        

她很担心柳月儿的情况,趁着这节课下课,她又给柳月儿拨打了电话。


        

这一次,电话接通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柳月儿躺在床上,脸色很可怕。


        

她已经顶替了沈欢欢,为什么封寒川不愿意负责了?


        

按理说,封寒川应该没有发现她是假货。


        

“月儿,我听说你请假了,你出什么事儿了吗?”听到柳月儿冷漠的声音,沈欢欢觉得纳闷,更加着急地追问道。


        

“我生病了,在医院挂水,今天不去上课了。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柳月儿现在听到沈欢欢的声音,就觉得烦躁。


        

“月儿,你生什么病了?你在哪个医院,你病得严重吗?”沈欢欢还想关心几句,可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看着黑掉的屏幕,脸上闪过些许疑惑,柳月儿今天对她的态度,怎么会这么差?


        

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