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69章 我没有撒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封寒川那副可怕的神色,沈欢欢吓得哭了起来。


        

“封寒川,你放开我,你快点放开我!”


        

“我不和你做交易了,我已经和老爷子谈了条件,我现在是阿衍的妻子,我不离开封家了,所以你是我的三叔,你不能这样!”


        

“求求你放了我吧……”


        

女人不断的哭闹声和求饶声,让封寒川没有做出什么,但他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


        

他翻身下了床,冷着眼俯视着躺在那的女人,咬牙道:“沈欢欢,你这种谎话连篇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待在封家!”


        

“我会和老爷子,揭露你恶劣的品性。”


        

说完,他转过身,正准备离开,沈欢欢回过神来,猛地爬下了床。


        

“三叔,我没有说谎,我真的没有说谎!”沈欢欢冲上去,死死地拽住了封寒川的胳膊。


        

封寒川脸色阴沉无比,他回过头,一把甩开沈欢欢的手,朝她逼近:“没有说谎?刘冬瑞上周都在日本,难不成你是去日本千里送炮?”


        

“什么……”沈欢欢顿时愣住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上周,刘冬瑞都在日本?


        

但是,明明上周五的晚上,在蓝调的杂物间,那个可怕的噩梦……


        

“你骗我说你的第一次是被刘冬瑞强了,他还拿走了你的项链,以此要挟你,我当时竟然还心软了,相信了你的鬼话!”


        

封寒川几乎朝她逼近,死死地逼着她,沈欢欢只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不住地往后退,最终被逼到了墙角。


        

“不可能!刘冬瑞上周明明就在,明明就在,他在撒谎,在撒谎!”沈欢欢双手捂着头,她不断地摇着头,神情有些恍惚。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周围的世界好像都变得黑暗无比,那种压迫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那个可怕的夜晚。


        

封寒川死死地盯着面前女人的一举一动,看着她这副不正常的样子,眉头紧紧地蹙起。


        

“嗡嗡嗡……”


        

这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封寒川拿起手机一看,然后立刻接通了电话,只听他对电话里吩咐:“把他带到包厢去。”


        

吩咐完,他便挂断了电话。


        

看着面前神色恍惚的女人,封寒川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迫使她抬头看向自己。


        

“刘冬瑞,已经被带到Poison了。”


        

“既然你说他在撒谎,那么我就让你们当面对峙。”


        

他低沉的嗓音狠狠吐出这句话,便一把拉住了沈欢欢的手,把她拽出了房间。


        

沈欢欢弯着身子,不肯往前走,封寒川死死地拽着她,不然她后退。


        

“不要,不要……”沈欢欢不住地摇着头,脸色很是苍白,喃喃说着:“我不想见到他,不要,不要带我去……”


        

那个可怕的男人,她不想看到他的长相,不想看到他的样子,不想听到他的声音,她害怕……


        

“不要?和刘冬瑞对峙,是怕你的谎话全都被拆穿?”封寒川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身后的女人,不禁冷笑起来。


        

这个满嘴谎话的女人,他今天一定要狠狠地教训她。


        

“我告诉你,沈欢欢,刘冬瑞如果是无辜的,你就得和他下跪道歉!”他的声音阴冷无比,充斥着威胁和冷漠。


        

说完,封寒川继续拽着沈欢欢往前走,沈欢欢被一路拖到了一间包厢门前。


        

看着关上的包厢门,沈欢欢想到那个可怕的男人就在里面,她又想到了那晚可怕的场景,浑身冒起了冷汗,不断地哆嗦起来。


        

封寒川正死死地抓着沈欢欢的手,他可以感受到沈欢欢的手心是一片冰凉。


        

这个女人,是开始害怕了吗?


        

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她还会撒那样的谎吗?


        

封寒川现在心里极其不爽,各种负面情绪交杂在心头。


        

“不要,我不要见到他,我不要……”沈欢欢哭得两眼已经红肿起来。


        

听到门外的动静,苏宇快步上前,立刻将门打开,就看到封寒川拉着沈欢欢站在门口。


        

准确来说,是封寒川笔直地站着,但沈欢欢却弯着身子,另一只手捂着自己,不断地哆嗦着。


        

苏宇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样的场景,他只是鞠了一躬,说道:“封总,刘冬瑞就在里面。”


        

听到刘冬瑞这三个字,沈欢欢瞬间愣住了,脸色惨白到底。


        

封寒川看着她傻住的模样,直接将她拽进了包厢,沈欢欢猝不及防地往前冲去,迎面就看到一个男人,跪在茶几前面。


        

沈欢欢就看了一眼,而且是她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突然看到的。


        

下一秒,她就立刻转了身子,背对着刘冬瑞,全身不禁又哆嗦了起来。


        

“姑奶奶,求您饶了我吧!我真没对你怎么样,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啊!你不能这么污蔑我……”


        

刘冬瑞知道面前的女人肯定就是沈欢欢,他想也没想,就朝着沈欢欢爬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赶紧求饶着。


        

冰凉的温度环绕在她的脚踝上,沈欢欢吓得大叫一声,立刻跳了起来,想也没想就冲进了封寒川的怀里。


        

“救救我,救救我……”沈欢欢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温暖,害怕地喃喃自语。


        

可接下来,她被猛地推开,直接倒在了地上,她抬起头,对上封寒川那双冷漠的眼睛。


        

包厢里很昏暗,就像那晚的氛围,她害怕地蜷缩在一起,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腿。


        

“沈欢欢,姑奶奶,我真的没拿你的项链,你不能这么污蔑人啊!”刘冬瑞见沈欢欢神经兮兮的样子,他都快崩溃了。


        

他这是招惹了一个女疯子吗?而且这个女疯子还是封寒川的人!


        

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项链……”沈欢欢喃喃念了一遍,突然像是有了力气似的,一把抓住了刘冬瑞的手,着急地喊道:“把我妈妈的项链还给我,还给我……”


        

“我真的不认识你,也没拿过你的项链,姑奶奶,求求你放过我吧!”刘冬瑞真真是满脑子懵逼。


        

“你认识我,你认识我!你拿着我妈妈的项链在找我,你还给我,你快点还给我!”沈欢欢情绪特别激动,甚至双手掐住了刘冬瑞的脖子,大叫起来:“你要是不还给我,我就掐死你,掐死你——”


        

刘冬瑞知道自己是碰上女疯子了,他吓得双腿都哆嗦起来,赶紧向着封寒川投去求救的眼神,哭诉道:“三爷,我真的没有拿她妈妈的项链,这个女人可能精神有点问题……”


        

“刘冬瑞,我精神没有问题,我也没有撒谎,是你在撒谎!”沈欢欢踉跄地站了起来,伸手指着跪在地上的男人,脸上早已泪流满面。


        

她恍惚地后退了两步,崩溃地吼道:“上周五晚上,在蓝调的杂物间,你敢说你没有做过吗?”


        

“我妈妈的项链,荷花形状吊坠的黄金项链,你敢说你没有拿吗?”


        

封寒川看向正在嚎啕大哭的沈欢欢,身子顿时僵住。


        

【作者题外话】:哦吼!真相已经在揭开了!


        

来波银票支持一下作者吧!


        

因为前几天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存稿没了,凌晨就没有稿子发了,这几天都是白天写完才更新了。


        

作者争取快点存稿,不裸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