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75章 我是来了解真相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新衣服和新鞋子,昨晚你那身裙子,已经扔了……”


        

封寒川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了沈欢欢。


        

沈欢欢原本是感激的神色,可提到那件针织连衣裙,她的脸色就有些微微改变,开始发红起来。


        

她赶紧闷下了头,脑海里闪现着那些尴尬的场景。


        

意识到沈欢欢的回避,封寒川清咳了一声,出声道:“之前的事情,对不起。”


        

他对不起沈欢欢,明明他欠了她,可在不知道真相之前,他却对她做出几次过分的举动。


        

“三叔,你已经和我说过对不起了,之前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吧。”沈欢欢还是紧紧地闷着头,声音很小,主要是害羞和尴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男人。


        

就当没有发生过吧……


        

听到最后这句话,封寒川觉得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有些难以呼吸。


        

“三叔,我先去换衣服了,谢谢你。”沈欢欢抿了抿唇,小声说了一句,便拎着袋子匆匆小跑进了浴室。


        

看着关上的浴室门,封寒川坐到了沙发上,伸手扶了扶额头,脸上尽是悔恨的神色。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可是,他不会放手的。


        

他知道现在说出真相,沈欢欢一定不会原谅他,但他可以慢慢来,先从对她好开始。


        

至少现在,沈欢欢并不排斥他了。


        

……


        

浴室内。


        

沈欢欢换完衣服和鞋子,站在镜头前,只觉得自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身上的衣服并不能说华丽,但设计独特,所以看上去格外瞩目,有一种低调又奢华的感觉。


        

她转头看了看放在台子上的袋子,袋子上面有醒目的logo,是奢侈品牌。


        

所以,她这身行头,少说也有六位数了。


        

她知道,这是封寒川变相地补偿她。


        

抿了抿唇,沈欢欢转身走出了浴室,朝着封寒川走去。


        

封寒川坐在沙发上正低头看手机,意识到动静,他抬起头,看到沈欢欢穿着他亲自挑选出来的衣服,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他的女人,真的很美。


        

“三叔,这身衣服很贵吧?以后,您不用给我买了。”沈欢欢有些为难地说道。


        

封寒川微微蹙了蹙眉,只是轻应了一声,便走在了沈欢欢的前头。


        

沈欢欢赶紧跟了上去。


        

坐着封寒川的车到了路口,沈欢欢便下了车,全程两个人只是简单地聊了几句有的没的,便什么都没再说。


        

下车后,封寒川驾车离开,沈欢欢赶紧朝着奶茶店的方向走去。


        

昨晚,她的包还留在奶茶店,她得把包拿上,再去教室上课。


        

刚到奶茶店,她就接到了高雯的电话。


        

电话里没办法解释清楚,而且她还得赶着去教室,两人便约好中午见面。


        

到了教室之后,班上的同学都在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什么,和往日休闲的氛围完全不同。


        

“欢欢,你总算来了!”秦佳丽立刻迎了上来,咂了咂嘴,说道:“柳月儿把我们班的脸,都丢尽了!”


        

“佳丽,出什么事儿了?”沈欢欢不明所以,赶紧问道。


        

昨天的时候,她和柳月儿还好好地在一起上课,怎么秦佳丽突然提到柳月儿丢班级的脸?


        

“你是不是没看学校论坛?太恶心了,真的太恶心了!”秦佳丽露出嫌恶的表情,说道:“我只以为柳月儿爱慕虚荣,攀权富贵,没想到这么乱!”


        

沈欢欢皱起眉头,完全听不懂秦佳丽说的,赶紧掏出手机,索性自己打开了校园论坛。


        

然后,她就被顶在最上面的热贴标题,吓傻了眼。


        

【A大女学生陷卖银风波,一女多男,已被刑拘!】


        

沈欢欢连忙点进帖子,发现里面还有好几张配图,好几个男人,脸都被打了马瑟克,但唯一的女人,没有打马赛克,正是柳月儿。


        

柳月儿身上毫无遮挡,但因为是公共论坛,所以重点部位都被马赛克了,唯独脸部没有遮挡。


        

“这……这……”沈欢欢惊得说不出话来。


        

“欢欢,我就跟你说吧,柳月儿不是什么好货色,她卖银被抓进局子了,我们学校也跟着蒙羞,班主任被院长喊过去了!”秦佳丽摇了摇头,语气尽是鄙视。


        

沈欢欢现在真的彻底懵了,她和柳月儿几乎是无话不谈,昨天柳月儿还和她聊了那个大人物男友,今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她想也没想,也不管即将要上课,转头就冲出了教室。


        

沈欢欢赶去了派出所,了解了一下情况,又赶去了监狱,打算亲自见一见柳月儿。


        

那几张照片,明显柳月儿有些不愿,她甚至怀疑,是不是柳月儿被逼的。


        

毕竟蓝调出过苏雪那件事,沈欢欢一直觉得柳月儿在蓝调兼职,会不会有危险。


        

而现在,柳月儿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沈小姐是吗?您可以见柳月儿,但只有十分钟。”监狱里的同志朝着沈欢欢解释了一下,便领着她直接来到了监牢前。


        

隔着栏杆,沈欢欢看到柳月儿关在里面,她躺在地板上,蓬头散发,身上穿着蓝色的女囚服。


        

“月儿,这件事是真的吗?你是真的卖银,还是被逼无奈?”沈欢欢着急地问道。


        

柳月儿刚刚就知道沈欢欢过来了,她看着天花板,冷笑了一声,转过头,死死地瞪着栏杆外的女人。


        

“沈欢欢,你是来看我笑话的?”柳月儿脸色很苍白,头发一缕一缕地贴在脸上,显得无比狼狈。


        

沈欢欢一惊,她不明白柳月儿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怎么可能是来看你笑话的?我的好朋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进了监狱,我是来关心你的,我是来了解真相的!”沈欢欢皱紧眉头,感觉内心无比焦急。


        

“呵,了解真相?真相有什么好了解的,就是你看的那样啊!”柳月儿惨厉地笑了好几声。


        

如果不是因为沈欢欢,她就不会被惩罚得那么惨,更不可能进监狱。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沈欢欢。


        

“就是我看的那样?所以,月儿,你是自愿卖银的?你是自愿和那么多男人……”沈欢欢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