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93章 你是我的妻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你就是嫌弃我,你觉得我配不上阿衍,因为我不是清白之身。”


        

沈欢欢两眼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语气也格外坚定,她没有猜错,也不会猜错。


        

“不是!”封寒川立即否认。


        

他刚刚话都还没说完,却被沈欢欢给抢了先,她还说了一堆,好像他多么嫌弃她似的。


        

“好,我可以离开阿衍,但是得等半个月以后。”沈欢欢吸了吸鼻子,很严肃地说道:“我后天早上就要去参加选秀的集训,会离开半个月,我明天还得准备行李,来不及去租房子。”


        

“所以,封寒川,等我集训回来,我租到房子就离开,这样可以吗?”


        

“这样你满意吗?”


        

她觉得封寒川一直这么针对她,她之后也很难在封家安稳地待下去,如今自己要选秀了,一旦出头,有名气有钱之后,对付沈家这件事情,她可以自己来。


        

虽然封老爷子和封尘衍,还有陈娜娜,李妈,大家都对她很好,其实她都有点依赖这里了。


        

但是,封寒川不让她留下。


        

既然他不允许她留下,那她就离开,不然以后会有更大的矛盾。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封寒川怔了一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后天她就要离开,而且还是离开半个月那么久?


        

而且,这个该死的女人还说,等她集训回来,就离开封家,还问他满不满意?


        

“沈欢欢,下次我讲话的时候,你能不打断么?”封寒川蹙起眉头,脸色有些愤怒,伸出手,直接将女人怀里抱着的枕头抢走。


        

因为憋着气儿,他直接把枕头甩在了地板上。


        

顿时,一阵凉风吹拂在她的身前,她下意识地伸出双臂,抱住自己。


        

“三叔,你比我大这么多,我觉得喊你名字也不好,我同意离开了,所以请你回房吧。”沈欢欢垂下眼眸,语气淡淡的,礼貌中又带着疏离。


        

对她来说,待在哪里都差不多,反正她也没有亲人了。


        

她不想和封寒川吵架,她觉得太累了,自从来到封家之后,她和封寒川的矛盾就一直都没有停过。


        

本以为两人的误会解决了,可以和平相处了,可是封寒川还是没能放过她。


        

“回房?我回哪里,这是我的房间。”封寒川看到沈欢欢这样的态度,心里很不是滋味。


        

沈欢欢皱起眉头,疑惑地抬起头,脸上带着些许不耐:“三叔,我都答应离开了,你还想怎么样?”


        

“隔壁是客房,这里是我的房间,老宅并没有阿衍的房间。”封寒川紧紧地凝视着面前的女人,情绪有些激动。


        

想跑?没可能!


        

他现在就要把真相告诉她。


        

“什么?”沈欢欢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一脸茫然,完全听不懂封寒川想要表示什么。


        

这不是给阿衍腾出来的婚房吗?怎么就没有阿衍的房间了?


        

“沈欢欢,从始至终,这里都是我的房间,是我和你的婚房。”封寒川终于说出了口。


        

沈欢欢这下更加懵了,她觉得封寒川是不是急得开始胡言乱语了?


        

“你觉得我说的半个月是拖延的借口?我真的要离开半个月,半个月后回来我就走,我连我妈妈的别墅都不要了,我甚至违背跟老爷子的约定,你是想让我现在就走?”


        

她不明白,为什么封寒川可以这么绝情,一点点容忍的余地都没有吗?


        

封寒川扶额,神情有些崩溃。


        

他觉得自己和沈欢欢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沈欢欢,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他又重新抵着她,几乎把脸凑到她的面前,一字一句道:“这里是我和你的婚房,所以,这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和你才是新婚夫妻。”


        

“疯了,你真是疯了!”沈欢欢觉得面前的男人简直就在胡言乱语。


        

她都怀疑封寒川是不是脑子有病?就是真正有精神病的那种!


        

“你不信我,是么?”封寒川也料到会这样。


        

让沈欢欢一下子就相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得再解释清楚。


        

“你就是个疯子,我建议你去看看精神科。”沈欢欢言辞凿凿地回答。


        

“欢欢,昨晚你对我很热情,今天就骂我疯子?”封寒川换了一种口气,略带**。


        

沈欢欢睁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你……你说什么?”


        

昨晚,黑夜中,那个和她缠绵的男人。


        

竟然是——封寒川!


        

她以为是封尘衍,怎么会是封寒川?


        

怪不得,怪不得她觉得那种感觉很熟悉,原来真的是封寒川。


        

“你知道阿衍为什么从来没有晚上回来住过么?”封寒川伸出手,轻抚着沈欢欢的秀发。


        

而沈欢欢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一个字都没有回答。


        

她已经被封寒川的无耻所惊呆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沈欢欢回过神来,眼眶再次蓄满了眼泪。


        

昨晚她把他当成是封尘衍,还迎合着他,想到那些,她就觉得好屈辱。


        

封寒川把她当什么了?怎么能这么戏弄她?


        

亏她还以为封寒川是个好人!


        

“哭什么?”封寒川看着她委屈的模样,有些心疼,拇指的指腹轻轻拂去她眼角的泪水。


        

可这下,沈欢欢哭得更凶了。


        

她太委屈了,真的太委屈了。


        

她觉得自己怎么能这么惨!


        

好不容易摆脱掉了刘冬瑞,那晚的阴影因为拿回了妈妈的项链,已经减轻了不少。


        

而现在……


        

沈欢欢觉得自己现在这样的情况,简直就是出了狼窝,又进虎穴。


        

“封寒川,明明你和阿衍是亲叔侄,为什么你们的品德相差这么大?”沈欢欢大哭着控诉。


        

虽然封尘衍的花边新闻很多,但自己和他相处的时候,会觉得很舒心,封尘衍从来对她没有任何逾越,言语和行动上都很关心她。


        

看上去很阳光活泼,做出的事情却格外绅士,哪怕他有很多女人,但至少做人方面,封尘衍的品德是没有问题的。


        

相反,封寒川却……


        

“沈欢欢,你是我的妻子,是阿衍的三婶!”封寒川伸手握住女人纤细的双肩,沉沉叹了一口气。


        

他也来不及管沈欢欢还在哭,只能赶紧把这件事情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