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100章 不会是因为女人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封寒川,我冷。”


        

她知道自己刚刚闹了乌龙,所以不敢再说封寒川另有企图,只好说自己冷,想要赶紧把被子盖上。


        

因为紧张而变得娇柔的声音,让封寒川更是难以自控。


        

但是,他好不容易在沈欢欢这里建立的信任感,不能被他亲手打破,于是他只好强忍着那股冲动,亲自为她盖上了被子。


        

封寒川低下头帮她盖被子的时候,把脸凑到她的面前,低哑的嗓音又带着一股温柔:“放心,我们只是同床睡,我并没有另有所图。”


        

“嗯,嗯……”沈欢欢小声应道,微微点了点头,两颊不免有些发红起来。


        

这个时候的封寒川,好温柔,好照顾人,还亲自给她盖了被子,完全没有之前那种霸道阴沉的感觉了。


        

封寒川看着沈欢欢这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心里头更加欢喜了,他眼下所作的牺牲,已经开始有效果了。


        

他伸出手,轻抚了两下她的额头,沉声道:“晚安。”


        

“晚安。”沈欢欢娇羞地抿了抿唇,她的少女心好像开始跳动了。


        

封寒川放开了她,躺到了一旁,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翻了个身,面朝着沈欢欢的方向。


        

而沈欢欢是正躺着的,面朝天花板,她意识到封寒川的举动,把头往他的方向转过去,就看到封寒川侧躺着,正在看她。


        

“怎,怎么了吗?”她被他看得有些紧张,磕磕巴巴地问道。


        

不是说了晚安吗?为什么封寒川还在看着她?


        

沈欢欢真的觉得好紧张,这算不算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同床共枕地睡觉?


        

不对,她立刻就否认了这个想法。


        

明明昨晚她就和封寒川同床共枕了,但是封寒川冒用了封尘衍的名义,而且黑乎乎的卧房内没有开灯,她也就没有现在这么紧张。


        

这次,是她第一次光明正大地和一个男人同床共枕,这样形容更贴切。


        

“欢欢,虽然我们是试婚,但也是夫妻关系,你一直直呼我的姓名,是不是不太合适?”封寒川循循善诱地问道,把主动权抛给了沈欢欢。


        

沈欢欢愣了愣,她知道封寒川说得并没有错,只是她……


        

“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她如实回答。


        

“你可以想一想,取一个只属于我们两人之间的称呼。”封寒川微勾唇角,凝视着沈欢欢的眼眸,淡淡开口。


        

沈欢欢挠了挠头,这个还真把她给难倒了,封寒川的意思是让她帮他取一个爱称吗?


        

她还从来没有取过,完全没有经验,以前和叶景辰在一起的时候,也就只是喊叶景辰的名字,或者是“阿辰”。


        

“阿川?”沈欢欢脱口而出,不过说完之后,她觉得这个名字听上去有些怪怪的。


        

准确来说,是很难听。


        

果不其然,对面的封寒川脸色沉了沉,显然很是嫌弃。


        

“我再想想。”沈欢欢赶紧说道。


        

“别人给我的称呼,一般是老三,三爷,寒川,三哥,三叔……”封寒川说得仔细又认真,最后道:“在你这,必须是一个不一样的。”


        

沈欢欢差点就要说“老公”了,不过封寒川刚刚那句话,显然并不是让她喊他老公那种很俗的称呼。


        

他肯定是要一个新颖的。


        

“我想想啊。”沈欢欢有些绞尽脑汁,甚至还皱紧了眉头。


        

不过,她那苦思冥想的样子落入封寒川的眼里,反倒是让他倍感愉悦。


        

因为这就证明,沈欢欢对待这件事情,是非常认真的,也就侧面证明,她是重视他的。


        

“封寒川,你……你能给我点提示吗?”沈欢欢实在是想不到,她如实说道:“我真的没有起昵称的经验,唔……”


        

她还没说完,嘴唇却被纤长的手指抵住,她不好讲话了,一双大眼睛懵懂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好好想,不着急。”封寒川淡定地说道:“没想到之前,可以先喊老公。”


        

沈欢欢:“???”


        

眼前仿佛飞过一群黑乌鸦。


        

突然,脑海中划过一道白光,灵感乍现,她立刻拿开了封寒川的手,一脸惊喜地开口问道:“阿寒,这个称呼怎么样?”


        

在封寒川刚刚举例的那些别人对他的称呼中,似乎并没有这个名字,而且“阿寒阿寒”,还挺好听的。


        

封寒川脸色顿时一僵。


        

因为沈欢欢的眼睛一直盯着封寒川的表情,她看出来了,而且看出了封寒川的不对劲。


        

这个称呼,难道不行吗?还是说,对封寒川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不可告人的那种?


        

阿寒,并不在封寒川刚刚说出来的那些称呼之中,但封寒川却又是这样一副表情。


        

沈欢欢又不知道该不该多问,她毕竟也不算是封寒川真正的妻子,虽然是有红本本的,但现在两人真正的关系,也只是试婚关系。


        

试婚不合适,就要去民政局离婚的。


        

“那换个吧,我再想想。”沈欢欢垂下眼眸,却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封寒川意识到沈欢欢的失落,他刚刚可以感觉得到,沈欢欢应该是很喜欢那个称呼的。


        

他在脑海中挣扎了一下,最终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恢复成平静:“就阿寒吧,挺好。”


        

沈欢欢听得出来,封寒川的声音淡淡的,不是那种平静的淡淡,是一种薄凉的淡淡。


        

她可以肯定,封寒川现在心情不好。


        

“这个称呼对你来说,是有什么含义吗?如果你不喜欢,换一个就好,我不是非得喊你阿寒的,我无所谓的。”她急忙开口,带着疑惑和好奇,还是问出了口。


        

封寒川愣了一下,伸出手,覆在了沈欢欢的脸颊上。


        

沈欢欢原本想躲,可却没有躲,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的脸上尽是疑惑。


        

“阿寒”这个名字,究竟对封寒川来说,到底是什么意义?


        

为什么封寒川听到这两个字,会突然心情不好?


        

无数个疑问,在沈欢欢的脑袋里蹦了出来,甚至,她的心里好像隐隐有一些不舒服。


        

不会是因为女人吧!


        

暗恋的女人?


        

初恋女友?


        

前女友?


        

【作者题外话】:2章来袭,今天白天都没来得及码字,晚上在开夜工奋斗,大家来点银票多多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