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110章 眼睛被屁打瞎了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沈欢欢这样的宣告,封寒川甚是满意。


        

“什么!?”陈美娟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大喊道:“你不是嫁给封尘衍了吗?你别唬我!”


        

“你把门打开,我要见沈建民!”沈欢欢放开了封寒川,站直了身子,一双清澈的眼眸充满了愤怒。


        

她懒得和陈美娟废话,她知道这幢别墅在沈建民的名下,所以她要直接找沈建民。


        

“呵,敢情你是找了个打手,来我们沈家闹事啊?”陈美娟嗤笑一声,双手环胸,一副高傲的姿态,说道:“密码已经换了,你是别想进来了!”


        

“打!手?”沈欢欢瞬间一愣,她扭头看了看封寒川,然后十分懵逼。


        

封寒川到底哪里像打手?明明这么帅,这么矜贵,这么有气质。


        

“陈美娟,你眼睛被屁打瞎了吗?”沈欢欢咆哮出声。


        

现在她好像格外有底气,或许是得到了封寒川的支持,今天她必须要好好得收拾这几个人。


        

“沈欢欢,你竟然敢骂我!看我怎么收拾你!”陈美娟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撸起了袖子。


        

沈欢欢看着她这副样子,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陈美娟恶狠狠地瞪着沈欢欢。


        

沈欢欢的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神色:“陈美娟,你没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泼妇吗?你能有今天的地位,能穿身上这么贵的衣服,你以为是你该有的?”


        

她这话说得并没有错。


        

陈美娟是农村出来的,当时条件很辛苦,在公司很努力工作,母亲苏韵就一路将她提拔成秘书,对陈美娟是真的好。


        

可惜,这就是个农夫与蛇的故事。


        

在母亲辛辛苦苦打拼事业的时候,陈美娟和沈建民早已背着母亲搞在了一起,甚至怀孕都比母亲早上几个月。


        

当时因为母亲掌管着沈氏,陈美娟怀孕后便骗她说是初恋情人的孩子,初恋情人把她丢下跑国外了,母亲甚至还给她加了工资,放了假。


        

她的母亲当时对陈美娟真的很好,甚至还安排陈心柔,也就是现在的沈心柔,也去贵族幼儿园上学,安排在和她一个班,丝毫不知道陈心柔是沈建民的私生女。


        

陈心柔从小就巧言善辩,能说会道,心眼儿特别多,在幼儿园那么小的时候,就私下栽赃陷害过沈欢欢好几次。


        

后来苏韵车祸去世后,陈美娟母女俩就上了门,鸠占鹊巢,那时候沈欢欢才得知,原来陈心柔就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


        

“泼妇?呵呵,如果我是泼妇,你爸爸当初怎么会被我迷上,甩了你妈呢?”陈美娟嘲笑道:“因为在你爸的眼里,你妈才是泼妇,而我是善解人意的女人!”


        

“你——无耻!”沈欢欢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快要气得爆炸。


        

她从未见过比陈美娟更厚颜无耻的人!


        

就在沈欢欢气愤不已的时候,一只大掌覆在了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拍了拍。


        

沈欢欢抬起头,就陷入了封寒川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眸旋涡之中,不禁愣了愣。


        

封寒川是在安慰她吗?


        

“再等一分钟。”他的语气淡淡的,但却透露着一种安抚。


        

“等一分钟?”沈欢欢不太明白。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声响,她朝着路口的方向看去,几辆黑色的轿车排队驶向了这里,然后依次停下。


        

紧接着,下一秒,车上的人全都下来了,站成了一排排,清一色的黑衣人。


        

“三爷!”


        

他们瞬间鞠躬,角度一致。


        

沈欢欢惊讶地瞪大了双眼,这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你们!你们果然是黑色会!你们赶紧给我滚,我要报警!”陈美娟也没这个阵仗吓了一跳,声音变得尖锐起来。


        

说完,她扭头就冲进了别墅里,嘴里还大喊着:“建民,建民你快下来啊……”


        

看着陈美娟难得露出害怕的神色,沈欢欢竟然觉得有些解气。


        

她转头刚想问封寒川,就看到封寒川给黑衣保镖们递了个眼色,然后有两个大块头上前,直接撬开了大铁门,然后把门打开。


        

紧接着,刚刚的一群黑衣保镖,排成了两队,工工整整地朝着别墅里进军。


        

看着这样的阵仗,沈欢欢再次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转头看向封寒川,伸手指向别墅的方向,磕磕巴巴地问道:“你你你……你是黑……”


        

“不是。”封寒川伸出手,一把搂住了沈欢欢的腰肢,将她带入自己怀中。


        

然后,他搂着她,朝前走去。


        

就在这时候,他们刚走到别墅的客厅门口的时候,又有一辆车行驶过来,直接使劲了别墅的院子,停在了过道上。


        

“沈欢欢!”


        

沈心柔刚刚看到门口有好几辆车,就觉得不对劲,等她进了院子,才发现沈欢欢和一个男人站在客厅门口。


        

她立刻下了车,朝着沈欢欢的背影大吼一声。


        

沈欢欢转过身来,就瞧见沈心柔已经下了车,而叶景辰正开门下车,想必两个人昨晚又在外面过夜了。


        

沈欢欢看着她们,只觉得有点反胃。


        

“你还来我家做什么?这个男人是谁?外面怎么有那么多车?”沈心柔踩着高跟鞋,大步迈向沈欢欢,站在她的面前,趾高气昂地质问道。


        

“心柔!”叶景辰还没来得及跟沈心柔说,沈心柔就着急地过去了,他也跟着跑过去,站在了封寒川的面前。


        

此刻,两对男女处于面对面的状态。


        

叶景辰认识封寒川,甚至还亲眼目睹了封寒川和沈欢欢在车内拥吻,此刻他看向他们的眼神,充满了古怪。


        

意识到叶景辰探究的眼神,沈欢欢冷笑一声,眼底尽显鄙夷。


        

“沈欢欢,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沈心柔指着封寒川的鼻子,恶狠狠地瞪着沈欢欢问道。


        

“心柔,他,他是……”叶景辰赶紧拿开沈心柔的手,正准备解释。


        

封寒川可是大名鼎鼎的封三爷,要是沈心柔得罪了封寒川,那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沈心柔是他的女朋友,他自然不能让沈心柔在封寒川的面前造次。


        

不然,他也会跟着受累的。


        

“啊——”


        

就在这时候,客厅里传出一声哀嚎。


        

沈心柔听得出来,这是她妈妈陈美娟的声音,立刻推开面前的两人,冲进了客厅里。


        

“妈,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