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119章 并没有嫌弃你的意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欢欢张了张口,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我当然不讨厌你啊,我真的没有讨厌你,我怎么会讨厌你……”


        

她想解释,可解释起来,又有些语无伦次的感觉。


        

“如果你不讨厌我,为什么你还要一直怀疑我和你试婚的原因?”封寒川的语气冷冷的,显然有些不悦。


        

“我……”沈欢欢在脑子里酝酿着,到底该怎么说。


        

但是,封寒川再次打断了她的思绪:“你是不是不想嫁给我?因为我是你丈夫,而不是阿衍,所以你很失望?”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沈欢欢赶紧摇了摇头,她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也并不是想要嫁给封尘衍。


        

见沈欢欢又否认了,封寒川这下真的猜不透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整个人都烦躁起来。


        

看到封寒川脸色很不好看,沈欢欢还是决定问清楚。


        

她转了转脑袋,见四下无人,这里又很偏僻,便直接小声开口:“你之前有跟我说过,你有一次那方面的经验,但是昨晚你又说自己从来没有交往过女朋友,那你仅有的那一次是……是什么原因?”


        

沈欢欢的第一次,是被刘冬瑞夺走了,而且是属于被强,这件事情是封寒川知道的。


        

但是封寒川的过往,她并不知道。


        

其实,封寒川在试婚之前发生的事情,她是不应该多问的,也没必要多问,但因为这件事情,关乎他和她试婚的原因,所以她才问出了口。


        

封寒川这下猛然想起来,他之前还告诉过沈欢欢,他有过一次经验。


        

那晚在车上,他讽刺沈欢欢,当时他以为沈欢欢是个生活混乱的女人,沈欢欢气得强调她只有一次,随后他自己也说出只有一次。


        

那一次,便是蓝调的那一次,当时的他还以为,那晚的女人是柳月儿。


        

那时候,他们互相道出只有一次的经验,却不知道对方就是那一次的人。


        

想到这里,封寒川觉得自己和沈欢欢简直就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只不过,这样的缘分他不能说出口。


        

见封寒川迟疑着没有回答,沈欢欢提着的心紧张地跳动着。


        

是因为这个答案很难说出口吗?为什么封寒川迟迟没有回答她?


        

“是……是约泡吗?”沈欢欢紧抿着唇,抬眸看着封寒川那双漆黑的眼睛,小声问出口。


        

“不算。”封寒川否认。


        

他刚刚一直在想,该怎么回答沈欢欢这样的问题,如果现在否认自己没有经验,那就显得太假了。


        

但如果承认,那一次的经验,是怎么样发生的,这就有点难解释了。


        

毕竟,他坦白过自己没有交往过女朋友。


        

封寒川甚至有些懊恼,他当时就不该冲动之下说出自己有经验这种话,搞得现在根本就没办法解释。


        

“难道是……”沈欢欢见封寒川否认了自己刚刚的那个提问,又一个问题浮现在脑海中。


        

她脸色有些震惊,因为没想到封寒川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既然不算约泡,那就证明是花钱的那种,也就是俗称的——女票女昌。


        

见沈欢欢已经笃定了原因,封寒川觉得除了这种原因,似乎也找不到别的原因来解释。


        

“是这样,但并不是我自愿。”封寒川轻启薄唇,回答道。


        

封寒川的这句回答,让沈欢欢有些懵了。


        

这种花钱的事情,还能有不自愿的?


        

她现在心态有点崩,因为封寒川承认了这件事情,那就证明他真的缺女人,缺到花钱去做那种事。


        

她也不能责怪封寒川,毕竟封寒川都这么大年纪了,肯定有那方面的需求。


        

只是想到或许是因为需求问题,封寒川才想跟她试婚,这就让沈欢欢心里有些失落和难受。


        

“这种事还能有不自愿的吗?”沈欢欢小声哔哔。


        

虽然声音很小,但封寒川听得很清楚,他深吸了一口气,低沉的嗓音缓缓说道:“是,确实是不自愿的。”


        

“啊?”沈欢欢一愣。


        

“我被仇家下了很大剂量的药,身子撑不住了,花钱找了个女人解决了一下,之后便再无来往。”


        

封寒川低下头,神色似有愧疚,淡淡问道:“欢欢,你介意吗?”


        

沈欢欢直接傻住了。


        

这和她所想象的结果,完全不一样,她以为是封寒川主动花钱的,是封寒川缺女人了,却没想到是……


        

他真的不是自愿的,而是没办法。


        

“我……我当然不介意啊!你,你又没介意我,我也不是第一次啊!”沈欢欢闷下头,突然心里头觉得很愧疚。


        

她自己都不是初了,还质问封寒川这样的问题,虽然她问这个问题的初衷,并不是介意封寒川第一次的事情。


        

而是介意他试婚的原因。


        

“封寒川,我问你这些,不是嫌弃你不是第一次什么的,我也没有资格嫌弃你,因为我也不是,我只是想把你和我试婚的原因搞清楚,并没有嫌弃你的意思。”沈欢欢有些着急地解释着。


        

“那你现在,搞清楚了吗?”封寒川发现,沈欢欢着急起来,脸也会涨得通红。


        

看上去特别可爱。


        

“嗯,嗯,我搞清楚了。”沈欢欢猛地点了点头,只觉得无比尴尬。


        

她竟然把封寒川想成了是那样的人,实际上他也是有苦衷的,和自己是一样的。


        

原来她和封寒川的初次,都是那么的坎坷,原来他们竟然算是同病相怜?


        

好像,还挺有缘分的。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要问清楚,不要憋在心里,我都会如实回答。”封寒川继续说道。


        

“没,没有了。”沈欢欢赶紧摇了摇头。


        

刚刚误会了封寒川,已经让她很愧疚很尴尬了,她真的没有什么需要再问的了。


        

“真的没有要问的了?”封寒川再次追问,又严肃道:“以后不许再怀疑我,我是真的打算和你试婚,没有乱七八糟的原因。”


        

封寒川的郑重,让沈欢欢一下子红了脸颊。


        

她把头闷下来,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以作回应。


        

看到女人乖巧安静的模样,封寒川心中松了一口气,刚刚的解释还算很完美,沈欢欢并没有怀疑什么。


        

而且,也相信了他。


        

“对了,阿衍说的那个芸姐,是谁啊?”沈欢欢好奇地脱口而出。


        

【作者题外话】:晚上还有,票票投起来,票票冲鸭,我就加更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