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122章 你在装什么好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欢欢记得柳月儿一开始谎称是男友派车送她,直到在监狱的时候,她追问柳月儿,柳月儿的回答是——


        

不过就是恩客派司机送我罢了。


        

恩客,恩客,封寒川花钱找的女人,难道就是月儿?


        

猛然,她又想到了一件事,脸色“唰”地一下,就变了。


        

方才封寒川打电话叫苏宇过来接她,带她去313监狱,但她至始至终都没有提过,她的朋友在哪个监狱。


        

所以,封寒川知道柳月儿在313监狱,也知道她说的朋友,是柳月儿?


        

一系列的疑问,在脑海中不断地跳动着,沈欢欢整个人都傻住了。


        

她真的没有想到,竟然,封寒川和柳月儿竟然是那种关系。


        

而且,封寒川对她撒了谎,是真的撒了谎。


        

封寒川说他和那个女人只是那一次的纠缠,之后便再无联系,而且是在他们认识之前。


        

可是,那天他送自己上学的时候,她碰到苏宇送柳月儿,证明月儿没有被抓之前,两人还纠葛着?


        

不然,为什么苏宇会送柳月儿去上学?


        

更甚,封寒川知道她和柳月儿的关系,但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


        

对苏宇吩咐完的封寒川,弯下腰想和沈欢欢道别,却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傻乎乎地发呆着。


        

他勾了勾唇角,脸上带着笑意,轻声唤道:“欢欢。”


        

封寒川觉得,欢欢这个小名真的很好听,他恨不得以后只有自己一个人叫沈欢欢的小名欢欢,其他人通通都不许叫。


        

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切实际的。


        

沈欢欢还在想着那些事情,丝毫没有注意到车窗外的封寒川正在注视她,还呼唤了她。


        

封寒川察觉到沈欢欢有些许不对劲,他打开后座的车门,想和沈欢欢说几句话。


        

这次的动静,沈欢欢察觉到了,她转过头的时候,正巧对上封寒川挺拔的鼻尖。


        

她吓了一跳,两眼睁大。


        

“刚刚,在想什么?”封寒川现在觉得,沈欢欢不像是在发呆,倒像是在沉思什么。


        

沈欢欢回过神来,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在想明天要集训的事情。”


        

她突然什么都不想问了。


        

这时候,封尘衍走了过来,说道:“我的三叔啊,你就不要依依不舍了,你和欢欢晚上不是睡在一个屋吗?搞得好像生离死别似的!”


        

封寒川转头,狠狠瞪了封尘衍一眼。


        

封尘衍立刻解释:“芸姐差不多还有一小时就落地了,我们这会儿去机场也差不多,而且欢欢不是要去监狱看朋友嘛,三叔你就别磨叽了。”


        

封尘衍已经彻底服了自家三叔,有了新婚妻子之后,那黏人程度,真是杠杠的,连几个小时的分别都不乐意。


        

“你赶紧去接你那个朋友吧,我也得去看月儿了。”沈欢欢推了推封寒川的胳膊。


        

“好,晚上见。”封寒川低下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这才起身。


        

他把车门关上,又看了沈欢欢几眼,才依依不舍地和封尘衍去拿车。


        

看着封寒川的背影,沈欢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


        

就在她对他已经产生依赖,对他深信不疑的时候,真相来得猝不及防。


        

……


        

半小时后,313监狱。


        

沈欢欢前两天来过一次,狱警也认识她,直接将她带到了柳月儿的隔间。


        

她看到柳月儿披头散发地躺在地板上,头发很油,好像还有不少头皮屑,看上去似乎一直没有洗过。


        

“月儿,我来了,我给你带了一份意面,你最喜欢吃的。”沈欢欢敲了敲栏杆,发出声响。


        

柳月儿突然冷笑了一声,她转过头,两眼恶狠狠地瞪着沈欢欢,然后大吼一声:“你还来干什么!”


        

“我明天就要去集训了,你出狱的时候我没办法来接你,我集训结束大概比你出狱时间晚两三天,所以我今天来看看你。”沈欢欢的声音有些淡淡的,但同样也很真挚。


        

柳月儿哈哈笑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道:“沈欢欢,你在装什么好心?你现在过得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你就是来看我笑话的!”


        

“月儿!不管你怎么说,看在我们这一年多的友情份上,还有你之前借钱给我,让外婆看病,这些情谊我都记着,哪怕你做了这种不好的事情。”


        

“你还年轻,以前犯得错事,及时改正,回头是岸,出狱后好好学习,好好做个正经的兼职,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到底曾经是亲密无间的朋友,沈欢欢不忍心看着柳月儿就此堕落。


        

她蹲下来,把意面的打包盒从栏杆底下推了进去,说道:“不管你吃不吃,这是我带给你的。”


        

柳月儿瞥了一眼那个打包盒,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沈欢欢的着装打扮,冷嘲热讽地说道:“哟,封家夫人现在身份不一样了,穿这么贵的衣服,就只舍得给我这个落难的朋友,带一份意面?你好歹给我来点澳洲大龙虾,生鱼片,满汉全席啊!”


        

“柳月儿!”沈欢欢睁大了双眼,甚至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她好心带了柳月儿最爱吃的意面,可是柳月儿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沈欢欢自认为自己已经仁至义尽,可是柳月儿非但不领情,还挖苦她,她神色愣了愣,转身就准备离开。


        

“欢欢啊!”见沈欢欢被自己气地要走,柳月儿突然想到还有事情要问问,就立刻喊住了她。


        

沈欢欢转头,眼神深处一片冰冷,既然柳月儿对她这般,她也不想再理会她了。


        

“你妈妈的那条项链,你去找刘冬瑞拿了没?”柳月儿坐起身来,一双妩媚的眼睛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只有一种渗人的呆滞。


        

“我的事情,没必要和你汇报。”沈欢欢已经不想多言。


        

柳月儿眼眸眯起,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看样子沈欢欢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显然封寒川还没有告诉她真相。


        

沈欢欢不禁瞥到了柳月儿的眼色,好似是那种得意,她忍不住脱口而出:“那天派人送你去学校的恩客,你怎么不找他救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