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135章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封寒川,但凡你有一点良心,你就放了我和月儿!”沈欢欢说话的时候,连牙齿都在打颤。


        

她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遭遇什么。


        

看着沈欢欢恐惧的模样,封寒川心里着实不是滋味,他甚至打算把所有真相都托盘而出。


        

就在这时候,被他扔在沙发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封寒川伸出长臂,将手机拿了过来,依旧保持着蹲在沈欢欢面前的姿势,把下午的监控点开来了。


        

沈欢欢隐约可以看到屏幕上的自己,但看的不清楚,不过,她和柳月儿的对话,却听得一清二楚。


        

完完全全,一字不落的,播放了出来。


        

封寒川很认真地听着,终于知道了缘由。


        

原来沈欢欢的误会,是因为苏宇那天送柳月儿去A大造成的。


        

虽然全程两人都没有提到他的名字,但是所指的那位恩客,就是他——封寒川。


        

封寒川现在非常的愤怒,看来他是对柳月儿太宽容了,沦落到这种地步,竟然还敢在欢欢的面前,挑唆真相!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就在他气得想把手机摔了的时候,突然,手机里传来巨响的一声“嘭”。


        

封寒川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把手机扔了,可是低头一看,手机还在手中,声音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


        

画面,可以照到柳月儿的隔间。


        

就在这时候,手中的手机突然被一只小手夺去,他抬头一看,沈欢欢满脸着急的样子,伸手滑动屏幕,似乎在把监控视频往后倒。


        

紧接着,又是刚刚同样的巨响,“嘭”的声音,封寒川看到沈欢欢的脸色瞬间变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似是怀疑自己看到的画面。


        

封寒川见她皱着眉头,神色很不自然的样子,他又赶紧把手机夺了回来,又重新把发出巨响的那一段监控看了一遍。


        

监控里显示,沈欢欢离开之后,柳月儿拿起了意面的打包盒,但是并没有打开来吃,而是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


        

意面撒在地板上,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柳月儿看着地上的污渍,露出了凶狠的表情,然后像是得到了什么喜讯似的,哈哈大笑起来。


        

甚至,她的嘴里还嘀咕着“蠢货”“就是个傻子”什么的。


        

沈欢欢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她没有想到在自己走后,柳月儿竟然是这样的反应。


        

“这就是你维护的朋友,柳月儿。”封寒川知道自己的身份没有暴露,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为沈欢欢感到心疼,感到不值。


        

他知道沈欢欢是真心拿别人当朋友,可是柳月儿却并不是真心待她。


        

“她为什么会这样……那,那她说的那些,都是实话吗?”沈欢欢只觉得脑海中一片凌乱。


        

为什么柳月儿会这么恨她!?


        

她对柳月儿是真情实意的,可是柳月儿却摔了她送的意面。


        

“她这样的人,会跟你说实话?”封寒川眼眸充斥着冰冷,语气亦是:“我和她有瓜葛,并不是你想得那样,她并不是我的女人。”


        

“而且,她比你想象中,要更恶毒。”


        

封寒川的言语格外笃定,一时间沈欢欢真的满脑子都是懵的。


        

她不知道究竟背后藏了多少她不知道的事情。


        

“柳月儿拿着你的项链,问刘冬瑞要钱,所以刘冬瑞一开始否认认识你。”


        

“你母亲的那条项链,我不是从刘冬瑞那里拿到的,而是在柳月儿那里,她出卖你,拿着你的项链图稿,找刘冬瑞要了别墅。”


        

“她被送进监狱,确实是我安排的,那是帮你惩罚她。我不希望你难过,所以隐瞒了这件事。”


        

这是封寒川刚刚想到的,最最万全的解释。


        

既让沈欢欢看清柳月儿的真面目,又能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和她和谐相处下去。


        

不是他不想说,只是按照沈欢欢的性子,若是他真的坦白了,她一定不会原谅他。


        

“你……你说什么?”沈欢欢从未想到,事实竟然是这样的。


        

她甚至都怀疑自己是在梦境里,伸手掐了掐胳膊上的肉。


        

疼……这不是梦!


        

这种狗血的女闺蜜,竟然被她碰到了?


        

柳月儿拿着她的项链图稿,找刘冬瑞要了别墅?


        

而她,还在傻乎乎地担心柳月儿在牢里过得好不好?


        

背后默默关心她的封寒川,却在柳月儿的挑唆下,被她误解成大恶魔大变态?


        

沈欢欢整个人都呆在那里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她母亲的项链,对她最重要的东西,甚至她不堪的那一夜,竟然在柳月儿那里,变成了要钱的筹码?


        

“封寒川,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沈欢欢快要哭出来了。


        

她不是因为自己被朋友背叛而哭,她是因为封寒川,所以想哭。


        

封寒川背地里帮了她那么多,可是她竟然因为柳月儿的几句话,就误会了他,甚至刚刚还骂他是恶魔。


        

封寒川一定会觉得,好人没好报,他帮了她,却反而被她辱骂,被她排斥。


        

沈欢欢急得哭了出来,她忍不住伸出双手,一下子抱紧了蹲在她面前的英俊男人。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对不起……”沈欢欢心里特别特别的内疚。


        

封寒川一而再再而三地帮了她,可她却一直误会他,误会他的为人,误会他的用心,误会一切。


        

“封寒川,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不会误会你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沈欢欢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她不用深究就能明白,柳月儿诋毁封寒川,就是为了让她和封寒川产生间隙,可是她之前什么都不懂,被柳月儿耍得团团转。


        

沈欢欢现在特别气愤,但更多的是对封寒川的愧疚,她紧紧地搂住了封寒川,不断地道歉。


        

封寒川没有说话,他决定让沈欢欢先发泄一下负面情绪。


        

由于他是蹲着的,沈欢欢抱着他的时候,头要比他高一节,所以他的脸,被沈欢欢摁在她的锁骨处。


        

女人刚刚洗过澡,他的鼻尖充斥着她的体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