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201章 封寒川好像有点紧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教训你这么久,却没把你开除……你中途跑到女厕所哭,又是怎么一回事?”赵曦又不是傻子,她顿时就开始怀疑起来。


        

她毕竟是女人,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强的,她隐隐觉得其中缘由,并不像沈欢欢所说出来的这么简单。


        

“我哭不哭,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沈欢欢望了一眼卫生间,似乎大家都洗完澡了,于是便拿起自己的睡衣,朝着卫生间走去。


        

看着沈欢欢的背影,赵曦立刻喊住她:“沈欢欢,你站住!你玩我呢?”


        

“我怎么玩你了?”沈欢欢转过身,面色从容淡定。


        

“你让我和丁香道歉,但是你根本就没告诉我真相!”赵曦怒瞪着一双眼睛,气得就差跺脚了。


        

“我刚刚不是已经告诉你了?我只说可以告诉你,没有说要一五一十地告诉你。”沈欢欢勾了勾唇,转了个身,就朝着卫生间走去,把门反锁。


        

听到关门声,赵曦气得狠狠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大叫一声:“啊——沈欢欢!”


        

“你又欺负我们家欢欢?”


        

这时候,“嘭”的一声,宿舍门被推开,林宇阳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踮起脚拽着赵曦的领子,吼道:“我是不是对你太纵容了?”


        

“林宇阳,你先放开我,我被沈欢欢耍了,还不能自己撒撒气吗?”赵曦见到林宇阳,态度就立刻怂了不少。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什么情况,欢欢呢!”林宇阳张望了一下,便朝着卫生间走去,敲了敲卫生间的门,说道:“欢欢,我来找你了。”


        

“阳阳,你等我一会儿,我在洗澡。”沈欢欢从里面喊了一声。


        

“不急,你慢慢洗,我先玩会儿。”说着,林宇阳就朝着沈欢欢的床铺走了过去,坐下来之后,便看着赵曦问道:“说吧,我们家欢欢怎么耍你了?”


        

赵曦咬了咬牙,暗暗瞪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然后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铺上,正好与林宇阳面对面,隔着一个过道的距离。


        

“她让我和丁香道歉,她就可以把今晚和封寒川单独谈话的真相告诉我,然后我就和丁香道歉了,也得到了丁香的原谅,结果沈欢欢说……”赵曦一五一十地把刚刚发生的事情,都讲给了林宇阳听。


        

林宇阳听后,“噗”的一声,笑得都喷出了口水。


        

她往床上一仰,捧着肚子,哈哈大笑着,根本停不下来。


        

赵曦觉得自己完全不像是开玩笑,但是林宇阳却很莫名其妙地笑得很开心,好像把她当成了一个傻子似的。


        

赵曦越发觉得,自己绝对百分之百被沈欢欢给耍了,否则林宇阳根本不会是这样的表现。


        

她现在能笃定,沈欢欢告诉她的那些,肯定是假的!


        

只是……赵曦陷入了更大的疑惑之中。


        

按理说,封寒川作为华腾的大股东,单独把沈欢欢拉走,整整谈了两个小时,中途沈欢欢跑出来哭过,然后又回了封寒川那边。


        

就像沈欢欢说的那样,应该是因为沈欢欢的举报给华腾造成了不良影响,所以是把她拉过去教训了一顿。


        

但,林宇阳那么维护沈欢欢,为什么听到她把这事儿说出来,会如此开怀大笑呢?


        

赵曦现在是越来越迷糊,也越来越好奇。


        

“阳阳,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一旁的丁香,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她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此刻的心境,其实和赵曦是一样的,都觉得这件事情格外古怪。


        

“太好笑了,实在是太好笑了……”林宇阳什么都没说,只是忍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个劲儿地继续笑着。


        

丁香和赵曦,包括另外三个室友,脸上都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这时候,沈欢欢端着盆从卫生间走出来,一脸纳闷地看着宿舍里的这几个人。


        

林宇阳笑得疯疯癫癫的,而其他几个人都是面露疑惑,沈欢欢便开口问道:“阳阳,你们在说什么?”


        

“欢欢!”林宇阳从床铺上蹦了起来,然后立刻冲到了沈欢欢的面前,笑着说道:“欢欢,封叔叔可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没有开除你的噢!以后,你得更加好好的对我。”


        

沈欢欢纳闷地看着面前的短发姑娘,林宇阳因为背对着身后的几个人,趁机朝着沈欢欢眨了下眼睛。


        

沈欢欢这才明白了林宇阳的意思,原来她是要帮自己解围。


        

“谢谢你,阳阳,如果不是你,我真的就得离开基地了……”沈欢欢一脸哭唧唧。


        

赵曦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林宇阳出面,才让封寒川饶过了沈欢欢,怪不得她刚刚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现在都可以解释清楚了。


        

“既然是阳阳帮了你,你刚刚还瞒着不说,沈欢欢,你这就有些对不起阳阳的一片苦心了。”赵曦故意挑拨离间。


        

林宇阳转过身,呵斥道:“是我不让欢欢说的,毕竟我动用关系,不太好,会让你们觉得不公平,对吧?”


        

“没有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赵曦立刻认怂。


        

见赵曦不吱声了,林宇阳再次转身,抢走了沈欢欢手中的水盆,放到一旁的水池上,然后拉着她走出了宿舍。


        

沈欢欢被林宇阳拉着往上走了两层,这层是空置的,没有人在,沈欢欢顿时明白了林宇阳的意思。


        

因为在这里谈话,不会被人听到。


        

“阳阳,你是准备问我封寒川的事情吧?”沈欢欢主动开口。


        

“当然啊!欢欢,你不道德!”林宇阳嘟起嘴巴,气鼓鼓地说道:“你竟然瞒了我这么大的事情,我还担心你被封寒川责骂,结果……”


        

“对不起阳阳,之前确实是我没说,但我昨晚在楼梯口和你说过,打算今晚告诉你这件事的,谁知道……我的计划被打断了。”


        

沈欢欢其实心里有些愧疚,毕竟林宇阳对她那么好,但是她却没有及时把自己的情况告诉林宇阳,还害得林宇阳为她担心。


        

“今天晚上,我被封寒川单独叫过去的时候,他问我要手机,可把我吓坏了。”林宇阳又恢复成嘻嘻哈哈的表情,有模有样地说着:“我以为是他教训你,然后你就把照片的事情说出来了,但是我又想着你应该不会把我抖出来,结果我还没问出口,封寒川他就不打自招了!”


        

“什么不打自招?”沈欢欢疑惑地问道。


        

“就是他突然对我来了一句,我是欢欢的丈夫。你知道吗?当时,我整个人都傻住了,我都怀疑我出现了幻听,哎呀妈呀,那场面我估计这辈子都忘不了!”林宇阳此刻特别激动,叽叽喳喳手舞足蹈地还原当时的场面。


        

沈欢欢被林宇阳给逗笑了,也不知道是林宇阳现在的表现很搞笑,还是封寒川那句坦白让她很开心,总之,沈欢欢现在整个人都很开心。


        

“然后呢然后呢?”她迫不及待地继续追问林宇阳。


        

“然后,他那个脸色吓人的要命,见我发呆不回答,他就凶我,让我立刻把照片给他看。全程……我感觉我一直手抖腿抖。”林宇阳拍了拍胸口,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反问道:“欢欢,你是怎么愿意嫁给这么可怕的男人的?简直是把我吓坏了!”


        

“他……没有说这件事情吗?”沈欢欢微微愣了一下。


        

“什么?”林宇阳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立刻回过神来,连忙问了一句。


        

“就是我为什么会嫁给他,他没有和你说吗?”沈欢欢抿了抿唇。


        

“这事儿他当然没有和我说,他只说你是他的妻子,他是你的丈夫,让我不要挑拨离间,他和黎诗芸只是很单纯的朋友关系,黎诗芸是他好兄弟的表妹。”


        

林宇阳回想了一番当时的场景,然后咂了咂嘴,补充道:“仔细想想,今晚的封寒川好像有点紧张,颠覆了我对他之前的认知。”


        

“紧张?”沈欢欢再次一愣,封寒川还会有紧张的时候吗?


        

“嗯,就是我感觉得到,他对你的那种重视!就好像……特别担心你对他误会,害怕你离开……的那种感觉。”林宇阳仔细思索了一番,指腹摩挲着下巴,一本正经地分析着。


        

沈欢欢只觉得心脏好像停跳了一拍,然后又“咚咚咚”地猛烈跳动起来,她张了张口,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没有想到,原来封寒川真的这么重视她。


        

“对了,欢欢,你还没跟我讲,你和封寒川是怎么认识的,怎么嫁给他的。”林宇阳突然反应过来,赶紧说道:“我原本以为封寒川不近女色,有可能是个gay,没想到他有老婆了,而且他老婆还是我看上的女人!”


        

“噗——”,林宇阳最后一句话,让沈欢欢笑喷了。


        

“阳阳,其实我和封寒川才认识半个多月。”沈欢欢回想了一下,却发现这半个多月,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


        

让她的人生,翻天覆地。


        

“什么!?”林宇阳顿时就惊呆了,又确认了一遍:“你和封寒川才认识半个多月,那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