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215章 密码是她的生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欢欢瞬间就怔住了。


        

给她的黑卡?密码还是她的生日?


        

所以,这张黑卡是封寒川特地给她的?


        

“阿寒,你……”沈欢欢张了张口,感觉自己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收好。”封寒川淡淡说道,随即弯下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沈欢欢抿了抿唇,小脸微红,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英俊男人,小声问道:“这张卡,是你特地给我的吗?密码竟然是我的生日……”


        

“聪明。”封寒川凑到女人面前,微微勾唇。


        

虽然已经猜到了答案,可是男人的肯定回答,让沈欢欢的脸色更加红润了。


        

“我……你……”沈欢欢羞得说不出话来了。


        

“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只是因为你在集训,所以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封寒川稍作解释。


        

然而,听到这个回答的沈欢欢,再一次陷入了震惊之中。


        

原本,她是以为封寒川在两人决定成为正式夫妻之后,才给她准备了这张黑卡,可是封寒川现在的意思是说……他在自己集训前,就已经准备了。


        

可是在集训之前,两个人只能算是试婚关系。


        

“那时候,那时候我们……”沈欢欢挠了挠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你想问的是,那时候我们还是试婚关系,还没有正式确定下来,为什么我会给你准备黑卡?”封寒川能够看出来沈欢欢心里在想些什么。


        

“嗯。”听到男人把她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了,沈欢欢应了一声,重重地点了点头。


        

“因为我一直认为,我们可以走到头。”封寒川的语气很郑重,脸色很严肃,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样子。


        

男人的认真,让沈欢欢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她愣愣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愣了足足一分钟。


        

就在封寒川想再次说话的时候,沈欢欢猛地站起身来,两只手勾住他的脖子,送上了一个香吻。


        

只是简单的触碰,她便放开了面前的男人,她的脸色红润无比,别开眼不好意思直视男人的双眼。


        

沈欢欢小声道:“我去洗澡。”


        

就在她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封寒川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沈欢欢茫然地转过头,眉眼之间还带着些许羞涩,问道:“怎么啦?”


        

“不是饿了么?买了那么多零食,不吃点儿?”封寒川强忍住笑意,虽然脸色看上去很淡然,但实际上心里别提多喜滋滋了。


        

“我……我忘了……”沈欢欢羞囧无比,尴尬地伸手挠头。


        

本来她是打算吃点儿的,结果封寒川突然给她递了黑卡,就把她脑海中所思所想都给打乱了。


        

“坐下来吃吧。”封寒川双手覆在女人的肩膀上,然后将她摁着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沈欢欢很听话,乖巧地顺着封寒川的举动,正儿八经地坐好,然后伸手去拿茶几上的零食袋子。


        

封寒川没有立刻坐下来,而是去拿了电视机的遥控,将电视机打开,又将遥控器递给了沈欢欢。


        

沈欢欢选了一个之前评分很高的电影,然后一边吃零食,一边和封寒川一起看电影。


        

因为之前她一直都很忙很忙,很多好看的电视剧和电影,她都没有时间看。在和叶景辰分手之后,她也没有再去过电影院。


        

所以,像这样悠闲自在的日子,她几乎都没怎么享受过。


        

这部电影是一部贺岁片,是去年的票房冠军,当时同班同学都说过好看,但沈欢欢却没有看过。


        

虽然是悬疑探案的题材,但实打实却是个喜剧,惹得观看过程中的沈欢欢,一个劲儿地哈哈大笑。


        

封寒川对这些电影完全没有兴趣,他虽然看上去是在看电影,但实际上却是在看一旁的小女人,相比较于这部电影,他更想欣赏自己的这位新婚妻子。


        

他觉得自己之前是脑子被驴踢了,在沈欢欢刚进门的时候,他竟然对她那么恶毒,现在想来,肠子都悔青了。


        

当时也是在这个房间,沈欢欢哭着捡她外婆的骨灰,拖着行李在大雨里边哭边走,那时候的画面,封寒川怎么都忘不了。


        

沈欢欢能原谅这些事,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所以他才不敢让沈欢欢知道蓝调那晚的事情,因为他不敢奢求沈欢欢会原谅他。


        

“哈哈哈哈哈……”


        

而此刻的沈欢欢,完全沉浸在这部有趣的电影当中,不知不觉,手中的一袋零食又空了。


        

沈欢欢乐此不疲,伸手又抓起一袋零食,直接撕开了包装,然后拿了一片薯片,想着先给封寒川尝尝。


        

当她转过头的时候,正好和封寒川对上了视线,她发现,封寒川正在看她。


        

他的视线是投向她的,而不是投向屏幕的,所以封寒川确实是在看她。


        

沈欢欢愣了一下,难道封寒川刚刚一直在看她,而不是在看电影?


        

又或者是,自己已经吃了第五袋的举动,引起了封寒川的关注?


        

“阿寒,你……在看我?”沈欢欢忍不住问了一句,然后将薯片递到了男人的嘴边。


        

虽然封寒川平日不吃零食,但既然是小妻子的好意,他还是张口吃了下去。


        

“是。”他淡淡点头。


        

“因为我……吃得多吗?”沈欢欢抿了抿唇,还是问了出来。


        

“当然不是。”封寒川轻笑一声,立刻否定了沈欢欢的猜想,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柔声道:“我不会嫌弃你。”


        

他不会嫌弃她……


        

虽然,沈欢欢听到了那么一丝宠溺的味道,可又越发觉得哪里不对劲。


        

“封寒川!”她撇了撇嘴,不开森地说道:“你就是觉得我吃得多。”


        

“我没有。”封寒川立刻否认。


        

“如果你不觉得我吃得多,你是不会用嫌弃这两个字的,所以你的潜意识里,就是觉得我吃得多……”沈欢欢双手叉腰,立刻把头转了回去,不再看面前的男人。


        

重新把视线,投向了电视荧屏。


        

“我真没有,欢欢。”封寒川真是有口难辩,赶紧伸出手,揽住了女人纤细的腰肢,手掌用力,想将她搂入怀中。


        

沈欢欢重心一个不稳,一下子就朝着封寒川的方向倒去,然后猛地倒在了男人的腿上。


        

她只觉得后脑勺似乎撞到了一处有弹性的物体上,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石化了。


        

同样石化的,还有被砸的某人。


        

几秒后,沈欢欢反应过来,立刻起身,坐直了身子,毕恭毕敬地坐在沙发上,身体几乎呈九十度的坐姿。


        

此刻,室内的气氛,几乎是凝固的。


        

沈欢欢愣了好一会儿,等她转过头想问封寒川的时候,却看到封寒川面如菜色。


        

“阿寒,你……你没事吧?”沈欢欢觉得自己的脑袋挺重的,就像是一颗大铁球。


        

一颗大铁球从上狠狠地砸下去,封寒川应该不会好受吧?


        

可是她又不是男人,她没办法感同身受,只能默默地同情封寒川,再关心关心他,毕竟这也有她的原因在。


        

当然,绝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封寒川自己,要不是封寒川执意搂她,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欢欢,你觉得呢?”封寒川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他的额头上都泌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刚刚那番威力,确实不轻,他现在还隐隐作痛着。


        

那滋味,很不好受。


        

“我……我觉得……”沈欢欢抿了抿唇,都不敢直视封寒川的双眼了,磕磕巴巴地说道:“我觉得……你应该没事吧?”


        

“你确定我没事?”封寒川眉梢微挑,语气似带着一丝丝的威胁。


        

“你要是……要是有事,我现在可以带你去医院。”沈欢欢吓得猛地站了起来。


        

趁此机会,封寒川拉住她的手腕,又是一拽,然后坠入了他的怀中。


        

这次他有了经验,虽然沈欢欢还是被他拽过来的,但是沈欢欢被他完整地抱住,而没有发生刚刚那样的乌龙。


        

“封寒川,你想干什么?”情急之下,沈欢欢又忍不住呼叫了某人的大名。


        

“乖,别动,就这样。”封寒川用着最温柔的一面,对待沈欢欢。


        

沈欢欢看了看自己现在这样的状态,是属于横躺在封寒川身上,封寒川一只手拖着她的背,另一只手拖着她的两腿,算是一个坐着横抱的姿势。


        

“阿寒,你放我下来,我要看电影,电影还没结束。”沈欢欢伸出手指,戳了戳男人的胸膛。


        

“这样也可以看。”封寒川淡然地将视线投向了电视机的屏幕上。


        

看着男人波澜不惊的样子,更甚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沈欢欢干脆就放弃谈判,也懒得挣扎,乖乖地被男人抱在怀里。


        

接下来,沈欢欢依旧是一边看电影,一边吃零食,只不过是姿势不一样了。


        

之前是坐着的,现在是躺着的,只是躺着的地点,有些特殊罢了。


        

不知不觉中,精彩的电影进入了尾声,沉浸在剧情中的沈欢欢,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还被封寒川抱着。


        

“封……阿寒,你手酸吗?”她都感觉背酸了。


        

“不酸。”男人依旧一本正经地坐着,除了抱着沈欢欢,没有任何逾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