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224章 比她想象中更厉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丽,你不要吵!”刘雨彤狠狠瞪了小丽一眼。


        

小丽皮肤有些黝黑,身材很瘦很干瘪,和凹凸有致的刘雨彤,气场完全不一样。


        

“你这是不道德的,要是以前,你勾引三爷我不会说什么,三爷以前是单身,但是现在三爷有妻子,你这样……”小丽语重心长地劝说着,却被刘雨彤打断。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让你不要说了,你给我闭嘴!”刘雨彤咬了咬牙,指着小丽的鼻子说道:“是三爷主动来找我的,难道我还能把他拉进房间不成?要是你敢说出去,三爷就会把你开除。”


        

“小丽,你要想想你乡下的老公和儿子啊!”刘雨彤凑到小丽耳边,暗暗威胁。


        

小丽皱了皱眉头,脸上闪过一丝纠结的神色,两只骨瘦如柴的手搅在一起,情绪紧张。


        

她的房间正好在刘雨彤对面,昨晚恰好看到三爷从刘雨彤的房间出去,她便追问刘雨彤,刘雨彤让她别乱说,不然三爷会生气,她便知道刘雨彤和三爷是有了那事儿。


        

可是三爷现在是有妻子的人,甚至刚刚小丽还看到刘雨彤和三夫人在说些什么,便忍不住指责了刘雨彤。


        

“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不敢得罪三爷。”小丽自然不敢出去乱说,毕竟她就靠着这里的工作养家糊口,一个人要养全家。


        

尤其是她的丈夫,车祸后残疾,没办法工作,还有后遗症,需要不少医药费。


        

“嗯,这才对嘛。”刘雨彤伸出手,特地拍了拍小丽的肩膀,其实是在给她敲警钟。


        

实际上昨晚,她和三爷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却被小丽误会是那种事情,她也不想解释,因为她巴不得自己真的能和三爷发生那种事情呢。


        

“既然你和三爷有那事儿,就不该和三夫人走那么近。”小丽有些结巴,但还是说出了口,干瘪瘦弱的身子显得她营养不良。


        

“我和三夫人怎么样,不关你的事,小丽,管好你自己。”刘雨彤直接翻了个白眼儿,语气充满了不耐烦。


        

小丽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到面前盛气凌人的刘雨彤,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想了想,她便说道:“你这么年轻,不该做小三,应该找个人家,正正经经地嫁个人,而不是去破坏别人的婚姻。”


        

“嫁人?像你一样,嫁给一个不成用的男人,我还得贴钱养他?”刘雨彤冷笑了几声,语气充满了冷嘲热讽。


        

小丽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赶紧否认道:“我家男人是除了车祸,没出车祸之前,他很能干的。”


        

“很能干有什么用?能赚几个钱?以前不也就是一个油漆工吗?”刘雨彤又不是不知道小丽的底细,她的声音阴阳怪气得很,句句都是对小丽的瞧不起。


        

小丽这下哑口无言。


        

“好了,我的事情你不要管,我也不是故意骂你老公,我怎么样,用不着你操心。”见小丽脸色很难看,刘雨彤担心她出去乱说,便赶紧安慰了几句。


        

小丽无奈地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没办法和刘雨彤沟通,便转身走了。


        

刘雨彤也没多说什么,她知道小丽为了工作,不可能出去说这件事,于是放松地往被单上一躺。


        

只是,她突然想到沈欢欢要和三爷去外面住,不知道沈欢欢会不会把自己带过去,要是沈欢欢没把自己带过去的话,那她以后不就见不到三爷了?


        

想到这里,刘雨彤坐起身来,脸上尽是烦躁的神色。


        

……


        

另一边,沈欢欢开开心心地和林宇阳出门了。


        

林宇阳带了林家的司机,司机开车将她们送到了商场门口。


        

下车的时候,沈欢欢这才发现,这是自己之前和陈娜娜来过的云端百货。


        

云端百货,是封家的产业,而且在这个商场,她还发生了一件窘迫的事情,最后那个叫安琪的导购被开除,刘小菁肯定也被原配暴打了一顿。


        

而她现在身上穿着的衣服,就是Vivi的衣服,当时发生那件事之后,封寒川就派人把Vivi所有她尺码的衣服,包括配件什么的,都送回了封家。


        

所以,她现在的包包,睡裙,衣服,外套,全都是Vivi的,搞得她成了Vivi的专业户。


        

“欢欢,你想什么发呆呢?这可是你们家的产业,到时候我买东西给我打折啊!”林宇阳勾住沈欢欢的肩膀,调侃着说道。


        

“阳阳,我没那个资格给你打折呀,这些产业都不是我管理的……”沈欢欢有些为难,她以为林宇阳是真的要打折。


        

她只是嫁给了封寒川,没有想要去插手封家的这些商业上的事情,也丝毫没有肖想封家的管理权和继承权。


        

她也不是不想给林宇阳打折,只是若她插手了的话,怕封家的人会多想。


        

“害,我跟你开玩笑的啊!你别那么紧张,我就是说笑的。”林宇阳拍了拍沈欢欢的肩膀,解释道:“不是因为云端是封家的产业,我才带你来这里玩儿的,纯粹就是因为它是这里最全面的商场,所以我才带你过来的。”


        

“而且欢欢,有件事情你知道不?关于云端和你家封叔叔的事儿。”林宇阳又提了一嘴。


        

沈欢欢顿时面露疑惑,问道:“什么事儿?”


        

她突然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她知道封寒川是在外自己创建了R集团,不参与封氏的运作,但既然云端百货是封氏的产业,那为什么她上次会在云端百货见到封寒川来这里视察开会呢?


        

“你们家封叔叔太厉害了!”林宇阳一脸赞叹地娓娓道来:“当初,封氏的云端百货,从封老爷子交到封正明和封正勋两兄弟手中后,早期的百货龙头商场,慢慢就衰败下来,被其他新兴商场给赶超,业绩一度十分难看……”


        

“然后呢?”沈欢欢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然后,自然就是你们家封叔叔出场了。”林宇阳很崇拜地表情,点着头继续说道:“据说是那两位大伯求助封叔叔,封叔叔本来是不想管封家的事情,但后来还是帮了忙,在封叔叔的指导下,云端百货起死回生,又走在了商场排名的最前列,甚至业绩刷新了历史记录。”


        

“哇……”沈欢欢听着林宇阳的讲解,自己都忍不住惊叹出声。


        

她没想到,封寒川不是她想象的那么厉害,而是比她想象中要更厉害。


        

“这么惊讶,看来你对你们家封叔叔的了解,太少了!”林宇阳咂了咂嘴,好奇地问道:“我看他那性子,估计也不会和你聊这些,你们俩相处的话,都聊些什么啊?”


        

“额……”沈欢欢突然就停顿了。


        

她和封寒川在一起的时候,都聊些什么?


        

她仔细回想了一番,好像都是在聊她的事情,但也没聊多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谈情说爱。


        

想到这里,沈欢欢的脸顿时就涨红了。


        

“欢欢,你脸红了!”林宇阳惊呼一声,赶紧伸手捂住了嘴巴,压低嗓音小声问道:“你们俩在一起,不会什么都不说,只干事儿吧?”


        

“不是,不是的……”沈欢欢赶紧摇了摇头,可是脸色却更红了。


        

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不是?”林宇阳奸笑了两声,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很肯定地说道:“我猜得准没错,不然你昨晚连手机都没空看?”


        

“阳阳,不是,你别说了……”沈欢欢现在太窘迫了。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咱们赶紧先去吃饭吧!要不是在你家吃了点水果,我真得饿坏了,我没吃早饭。”林宇阳拉起沈欢欢的手,就往里走去。


        

林宇阳先询问了沈欢欢的意见,沈欢欢也不知道吃什么,林宇阳想吃烤肉,两人便去了五楼一家韩式烤肉店。


        

林宇阳最喜欢吃,一下子就点了很多肉,两人一边聊天,一边等着上菜。


        

而她们聊天的时候,两个女服务员凑在一处偏僻的地方,眼神不断地看着坐在座椅上的沈欢欢。


        

“就是她,那个封家的小姐,安琪就是因为她被开除的。”黄头发的女人小声说着。


        

“那咱们要不要和经理通报一声?这封家的小姐过来吃饭,我们店还能收钱吗?”黑发服务员脸色有些纠结。


        

“这有什么好通报的?咱们店是给云端百货交租金的,又不是封家开的,凭什么不能收钱?”黄头发冷笑一声,说道:“更何况,这个女人又不是正宗的封家小姐,好像叫沈欢欢,又不姓封,只是个皇亲国戚罢了。”


        

黄头发和安琪关系很不错,所以很为安琪打抱不平,她觉得安琪不过是态度有点问题,但谁让这个所谓的封家小姐穿得太寒碜?


        

结果就是因为态度的事情,安琪这样一个业绩员工,就那么直接被开除了,丝毫不留有任何余地。


        

黄头发是打心眼里讨厌沈欢欢的,她觉得沈欢欢就像是古代的恶霸,仗着皇亲国戚的身份,就随便欺压老百姓。


        

“说到底她也是封家的人,既然咱们发现她来了,不和经理说一声,不太好吧?”黑发服务员还是很纠结。


        

“有什么不好的,就当不认识呗!”黄头发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就在她刚说完的时候,一名中年女人走过来,递给她一张单子,指挥道:“李梅,那边12号桌,去送两杯鲜榨橙汁,给我麻利点!中午这种关键时刻,还躲在这里聊天?”


        

“我这就去。”叫李梅的黄头发服务员看了一眼12号桌,正是沈欢欢的位置。


        

沈欢欢嘴巴很渴,终于等到服务员过来送橙汁,她现在莫名地想喝酸的饮料。


        

李梅先将一杯橙汁放到林宇阳的面前,端起另一杯橙汁放到沈欢欢面前的时候,她眼珠子暗暗一转,假装手一抖,杯子立刻一倒。


        

黄色的橙汁一下子就通过桌面,滑了下去,全都滴在了沈欢欢的纱裙上。


        

“这位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给你重新上一杯……”李梅假装道歉,其实她就是故意的。


        

“欢欢!”林宇阳赶紧站起来,看了一眼沈欢欢的裙子,立刻朝着李梅指责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做事怎么这么不小心?”


        

“对不起顾客,真的对不起。”李梅一脸委屈,一个劲儿地道歉。


        

“阳阳,你别指责她,人难免有失误,没事的。”沈欢欢只以为李梅是真的不小心,她也不想为难别人。


        

“算了算了,等吃完饭我带你去买衣服。”林宇阳摆了摆手,也懒得再指责一个服务员。


        

见她们没有追究的意思,李梅假装感激地说道:“谢谢两位顾客的理解,我这就去重新拿一杯过来。”


        

李梅说完,便赶紧朝着后厨走去。


        

倒好橙汁之后,李梅趁着几个厨师和员工不注意,朝着杯子里喷了几口口水,然后便端着橙汁走了出去,来到12号桌,放在了沈欢欢的面前。


        

“顾客,请享用。”李梅笑着说道。


        

“谢谢。”沈欢欢点了点头。


        

李梅拿着托盘高高兴兴地走了,她要赶紧给安琪汇报这个好消息。


        

沈欢欢虽然拿纸巾擦过裙子,但是纱裙上还有一大块黄色的印迹,再看了一眼面前的橙汁,她突然就没了胃口。


        

“阳阳,我去上个洗手间。”和林宇阳说了一声,沈欢欢便拿着包朝着洗手间走去。


        

进了隔间后,沈欢欢发现自己的姨妈巾上,只有一小块粉色,这完全不是第二天该有的样子。


        

难道自己因为集训缺乏营养,姨妈不调了?


        

正想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隔壁的隔间进了个人。


        

她没在意,正打算撕开新的姨妈巾,却听到了隔壁人的人正在打电话。


        

“安琪,有个好消息我要分享给你,哈哈哈哈……”女人捂嘴笑着,声音是刚刚那位黄头发的服务员。


        

安琪?


        

沈欢欢没有继续手中的动作,而是愣了一下,安琪这个名字,好大众化啊!


        

“什么?你现在要去伊泰的香奈儿专柜面试?你等等,我这个消息现在就要跟你说。”李梅的声音显得很激动,说道:“就是上次把你开除的沈欢欢,现在就在我们店里吃饭呢!而且,我还替你报了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