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238章 太油嘴滑舌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我见到刘冬瑞了……”


        

提到这个男人的名字,沈欢欢双手捂住了眼睛,止不住地抽泣,根本没办法让自己镇定下来。


        

因为封寒川知道这件事,见过她的狼狈,所以在他的面前,沈欢欢才会这样毫无防备。


        

“欢欢。”封寒川低声唤了一声,便赶紧将车子靠路边停了下来。


        

他伸出手,揽住沈欢欢的肩膀,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哭着。


        

他张了张口,想安慰什么,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毕竟他心里清楚得很,那晚的男人不是刘冬瑞。


        

而是他自己——封寒川。


        

但是,看着沈欢欢这样的害怕,他根本就没有勇气告诉沈欢欢真相。


        

不是不告诉,是不敢告诉。


        

“阿寒,为什么我会遇到那样的事情,为什么……”沈欢欢哭得更凶了,她把头埋在他的腿上,哭喊着说道:“如果不是刘冬瑞,或许我能见到外婆最后一眼。”


        

听到这句话,封寒川只觉得浑身一僵,就像是一盆冰水从头浇到尾,全身都发凉地厉害。


        

在沈欢欢的心里,那晚的男人不仅仅只是一个强煎犯,更是让她和外婆失去最后见面机会的——罪魁祸首。


        

“欢,欢欢……”封寒川的嗓子几乎哽住了,他轻声喊出沈欢欢的名字,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心虚,他无措,他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因为他才是那晚的真凶。


        

“阿寒,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有你在,好在有你在……”沈欢欢紧紧地搂住男人的脖子,靠在他的怀里痛哭着,寻求着那一丝的温暖。


        

沈欢欢的无助和依赖,让封寒川的心却提了起来,如果有一天沈欢欢知道了真相,会原谅他吗?


        

但是,柳月儿已经被他派人送走,明天刘冬瑞也会出国,这样一来,沈欢欢不会再知道那晚的真相。


        

想到这里,封寒川似是松了一口气,他的大掌覆上女人的后背,轻轻地拍着,柔声安慰道:“我会一直在的,欢欢,相信我……”


        

“我相信你,阿寒,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沈欢欢在他怀里猛地点了点头。


        

她现在好多了,真的好多了,大概是有封寒川这样的依靠,让她有一种安全感,没有了之前的恐惧和害怕。


        

“你是我的妻子,名正言顺的妻子。”封寒川轻抚她的秀发,温润的嗓音缓缓开口。


        

听到“名正言顺”这四个字,沈欢欢微微一愣,然后把头抬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怎么了?”封寒川被女人盯得心虚,他总担心真相会被沈欢欢知道。


        

“阿寒,我们其实没有名正言顺。”沈欢欢很认真地看着封寒川,也很认真地开口说道。


        

“嗯?”封寒川眉头微蹙,表示不解。


        

“我们的结婚证上面没有照片,我们没有婚纱照,我们也没有……”沈欢欢没再继续说。


        

“也没有办婚礼,是么?”封寒川知道沈欢欢后面是想说什么。


        

“不,不是的,我没有要求办婚礼,我想说的是……就只是结婚证的事情……”沈欢欢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其实,没有哪个女生不希望有一场完美的婚礼,穿着婚纱走向心爱的男人,一起在司仪面前宣誓,体会那种浪漫的感觉。


        

只是,她和封寒川的情况太过特殊。


        

从一开始,她仅仅只是封老爷子派人“买”回来塞给封寒川的妻子,所以,就连结婚证都是仓促的。


        

她没有资格要求婚礼。


        

“欢欢。”封寒川伸手托住了女人的下巴,动作很温柔。


        

“我……我的意思就是,补拍一下结婚证照片就行了,其他……不需要的。”沈欢欢抿了抿唇,解释道。


        

因为他们现在是夫妻,所以她希望结婚证是完整的。


        

“欢欢,照片要有,婚纱照要有,婚礼也要有。”封寒川一本正经地说道。


        

他的神情很认真,让沈欢欢有微微的恍神。


        

“结婚证的照片,明天我带你去拍,婚纱照和婚礼,不能仓促,你可以先想想,我们可以好好计划一番。”封寒川勾了勾唇,在面前女人的额头上落下了一吻,深深的一吻。


        

他没想到沈欢欢会主动提出这件事,他其实是求之不得的。


        

沈欢欢怔住了,她没想到封寒川回答得如此干脆,而且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怎么,傻住了?”封寒川用食指点了点女人的额头,笑道:“难道不想和我办婚礼?”


        

“不是的,我……我只是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沈欢欢真的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了。


        

“既然我们要成为名正言顺的夫妻,这些一个都不能落下,还有我当初送出去的份子钱,也该借此机会收回来。”封寒川很难得开玩笑,他完全是为了逗沈欢欢,才会说出这种话。


        

果然,沈欢欢被逗笑了,明明脸上还有泪痕,可是却是真正地笑出声来,笑得鼻涕都快出来了。


        

“封寒川,你是想要和我办婚礼,还是想着要收份子钱啊?”沈欢欢忍不住调侃起来。


        

当然,她知道封寒川根本不差钱的。


        

“你说呢?”封寒川见沈欢欢情绪好多了,大掌揽住了她的腰肢,将她往怀里又搂紧了几分。


        

“我说,你是想收份子钱。”沈欢欢故意这么回答。


        

“嗯?我想收份子钱?”封寒川挑了挑眉,大掌从女人的腰部往上伸去。


        

沈欢欢突然发现自己引火上身,连忙摇不摇头,笑嘻嘻地回答:“我的意思是,你想和我办婚礼的同时,还能把份子钱收回来,简直是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封寒川:“……”


        

他歪着头,凑到女人的耳边,轻轻啃着她的耳朵,富有磁性的嗓音缓缓说道:“小欢欢,你太油嘴滑舌了,该被惩罚惩罚了。”


        

“我没有油嘴滑舌,你快放开我,这是在马路边,人来人往的,你别乱来啊!”沈欢欢脸色涨得通红,顿时就有些慌了。


        

毕竟,挑衅这个男人的下场,昨晚她可是切切实实地亲身体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