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239章 又在撩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欢欢,你的意思是在马路边不能乱来,但是回家后……”封寒川轻笑一声。


        

在他看来,沈欢欢已经没了原先的害怕和恐惧,所以他可以尽情地调细她,这样也能让她赶紧脱离心理阴影。


        

“不,不是的,封寒川你……”沈欢欢一把推开面前的男人,赶紧坐直了身子,让自己和封寒川保持驾驶座位和副驾驶座位之间的距离。


        

“我怎么了?欢欢,你是不是害羞了?”封寒川可以明显看到,沈欢欢脸上的红润,已经明显蔓延到脖颈了。


        

“才没有,我不是害羞,我是觉得羞愤!”沈欢欢赶紧挽了挽头发,只觉得额间都热出了汗,她咬着嘴巴,小声说道:“都是因为你,我今天丢脸了。”


        

“嗯?因为我?”封寒川不解。


        

沈欢欢转头瞥了他一眼,又把头转获取,正视前方,嘀咕道:“你没看到我换了一身衣服吗?”


        

“哦不对,你今天早就出门了,没看到我穿什么出门的。”她发现自己搞错了,又赶紧改口。


        

“欢欢,到底是怎么了?你换了一身衣服?我就说,你这一身,不太像你平时的风格。”封寒川眉梢微挑,淡淡开口。


        

“算了算了,没什么事儿,我们先回去吧,车老停在路边也不好。”沈欢欢赶紧摇了摇头,毕竟在路边聊天确实感觉怪怪的。


        

封寒川嘴角抿着笑意,声音却依旧是沉稳的状态,但却透露着一丝丝的意味不明:“你的意思是,回去慢慢聊?”


        

“嗯。”沈欢欢没想那么多,只是点了点头。


        

“好,我们先回去。”说着,封寒川便立刻发动了汽车,疾驰而去。


        

……


        

半小时后。


        

封寒川在一处别墅前停了车,可是沈欢欢发现,这并不是封宅。


        

“阿寒,这是哪里?”沈欢欢疑惑的问道。


        

“这是我们住的地方。”封寒川立刻回答。


        

“我们住的地方?我们今晚不回封家了?”沈欢欢有些讶异,这让她觉得比较突然。


        

“你集训之前,我们不是约定好了,等你回来,就搬离封家?”封寒川伸出手,帮女人顺了顺秀发,嗓音温润。


        

沈欢欢点了点头,回答道:“嗯,我们确实约定好了,但是我们还没收拾行李。”


        

“我已经派人添置了衣物,还有需要的,随时再加。”封寒川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便打开车门下了车。


        

沈欢欢虽然觉得有些突然,但毕竟是之前已经讨论过的,也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转头正打算也开车门的时候,封寒川已经绕过车头走到了她这边,帮她打开了车门,拉着她的手腕,带她下了车。


        

对于封寒川这样的小举动,沈欢欢觉得心里暖暖的,尤其是男人身上的薄荷味闻起来特别舒服,她忍不住伸出双手,直接抱住了封寒川。


        

封寒川原本正打算关车门的手,停在了空中,他一动未动,任由女人抱紧自己。


        

沈欢欢把脸埋在封寒川的怀里,感受着温暖,唇角扬起,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阿寒,你的怀抱好温暖。”


        

“方才是谁把我推开的?”封寒川故意问道。


        

沈欢欢一下子就把他放开了,抬起头,顶着白白嫩嫩的小脸,看着面前的男人,抿着唇说道:“谁让你说那些话……”


        

之前车子停在马路边的时候,封寒川对她的耳朵又啃又咬,还说什么惩罚的话,所以她才把他推开的。


        

“我不说了,来,再抱一会儿。”封寒川张开双臂,也不等沈欢欢同意,直接将她又抱紧在怀中。


        

沈欢欢没有挣扎,乖巧地任由封寒川抱着自己,而且,她的两条纤细的胳膊,也环绕上男人精壮的腰部。


        

然后,小手有些不安分地戳了戳,感叹道:“阿寒,你的身材怎么这么好~”


        

封寒川身体一僵,声音沉了下来:“又在撩我?”


        

“没有啊,我就是随便说说,你怎么就想歪了呢?”沈欢欢这次是真的很无辜。


        

她只是感慨了一下封寒川的身材好,结果这个男人就以为她在撩他,实际上她根本没有。


        

“你确定没撩?”封寒川低下头,大掌覆上女人的后脖子,把脸凑到她的面前,沉声问道。


        

“真的没有。”沈欢欢赶紧摇了摇头,举起手做出发誓的手势,力证清白:“要是我刚刚故意撩你,我就天打雷劈。”


        

“嘘!”封寒川的手指立刻抵住了女人的嘴巴,阻止她继续说话。


        

“不要发这样的毒誓,我不喜欢。”他淡淡开口,脸色有些阴骘。


        

看着他这副似是生气的样子,沈欢欢咬了咬嘴唇,小声说道:“我只是想证明一下我没有说谎。”


        

“我信你。”封寒川毫不犹豫地开口。


        

就简简单单三个字的回答,却让沈欢欢的心脏加快了跳动,她赶紧转过身,脸色微微发红,捧着脸道:“快进去吧,我想看看我们住的地方。”


        

说着,她便赶紧走到了门口,只是门关着,她根本就进不去。


        

“自己开门,密码是你生日。”封寒川双手放在西裤的口袋里,悠哉悠哉地朝着沈欢欢走去,站在她的身后,淡淡说道。


        

沈欢欢的小心脏跳得更快了,她点了点头,便把手覆上了密码器,然后摁下了六个数字。


        

“咔哒”一声,门就打开了。


        

沈欢欢兴奋地转身说道:“开门了开门……”


        

她突然又住了口,看着就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她尴尬地笑了笑:“你又不是瞎子,当然看得见门开了,我……”


        

“你可以把我当成瞎子。”封寒川一本正经地说道。


        

沈欢欢:“???”


        

她越来越发现,封寒川特别会说话,完全不像表面上那么的——不近人情。


        

“阿寒,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沈欢欢抬头看向封寒川,认真地问道:“你是不是只对我这么好?”


        

封寒川对封家人的态度,沈欢欢都是见过的,包括他对之前的自己,也是那样的高冷,不耐烦,有时候还很凶,总之就是不愿意搭理别人的样子。


        

“也不是,不是只有我。”突然,沈欢欢又自顾自地摇了摇头,自己给否定了这个问题。


        

“嗯?”封寒川本来正打算回答,女人突然的否定,让他眉头微蹙:“除了你,还有谁?”


        

“还有黎诗芸啊!”


        

沈欢欢吐口而出,又觉得自己太小心眼了,然后猛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没有别的意思,就觉得你们相处得还挺好的,你也不是对所有人都那么凶的。”


        

毕竟之前封寒川已经解释过了,他和黎诗芸只是朋友,她不该再纠结在这上面,倒显得自己有些神经兮兮了。


        

“如果你觉得我对她好,那么这样的范围内,就不止她一个人。”封寒川轻笑了一声,似乎并没有任何的不悦。


        

“啊?不止她一个人?”沈欢欢猛地瞪大了眼睛。


        

她不明白封寒川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封寒川还有其他关系很好的女性朋友吗?


        

“吃醋了?”封寒川眉梢微挑,故意问道。


        

“你女性朋友……这么多吗?到底有多少个?”沈欢欢突然有些急了,情绪很着急的那种,也很紧张。


        

她觉得在这世间,男女之前很难有纯粹的友情,如果封寒川的女性朋友很多,是不是侧面证明,他其实比较花心呢?


        

封寒川可以明显看出来沈欢欢的焦急情绪,他丝毫没有任何生气,反而心里头还有一丝丝的喜悦。


        

这足以证明,沈欢欢对他特别的在意。


        

“女性朋友倒是没了,我刚刚指的是你觉得我对人好的一个范围内,应该还有容谨修,墨文州,包括阿衍等人。”封寒川不再开玩笑,而是正经起来了。


        

毕竟,再开玩笑下去,怕是沈欢欢又得胡思乱想了。


        

“瞎说,你对阿衍和容谨修,哪里好了?至于那个墨文州,我没见过,也不知道啥情况。”沈欢欢暗暗嘀咕着。


        

毕竟封尘衍和容谨修她都是接触过的,也看到封寒川对两人的态度,总之也是顶着一张冰山脸。


        

“欢欢,你吃醋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封寒川淡淡一笑,富有磁性的嗓音缓缓说道:“因为和他们很熟了,所以没必要过多客气,并不是对他们不好。”


        

“阿衍是我的侄子,谨修和文州是我相处十多年的好兄弟,如果我对他们不好,我这样的人还值得你托付吗?”


        

沈欢欢愣了愣,竟然觉得封寒川说的话很有道理,她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是。”


        

“我们进去吧,不是刚刚说想看看住房环境吗?”封寒川决定赶紧把这个话题给扯开,他算是发现沈欢欢有钻牛角尖的潜质。


        

“好。”沈欢欢转了个身,便打开门走进了别墅的院子。


        

封寒川紧跟其后。


        

刚走到客厅门口,沈欢欢似是想到什么,突然转过身,恰好额头就撞上了男人的胸膛。


        

“啊呀!”她赶紧捂住自己的额头。


        

“疼么?”封寒川拿开沈欢欢覆在额头上的手,紧接着用自己的手代替了,轻轻地揉了揉她的额头。


        

【作者题外话】: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