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292章 那晚的男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黎小姐,您放心,我是不会对你催眠的。”


        

陈杰很诚恳地说道:“催眠之后,人就傻了,一点意思都没有,毫无挑战性,所以……我更喜欢现在的黎小姐。”


        

黎诗芸听后,只觉得毛骨悚然,看来是她低估了陈杰。


        

要是她一不小心被陈杰催眠,那就惨了。


        

“所以,催眠之后呢?她说了什么?”黎诗芸立刻追问。


        

“其实,我还真挺没想到的,封三爷竟然这么有责任感。”陈杰是混迹上流圈子的,自然认得封寒川。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快说!”黎诗芸快被陈杰吊胃口吊死了。


        

陈杰嘿嘿笑着,如实说道:“我催眠柳月儿之后,柳月儿就把当时的事情都抖了出来。之前,封寒川被敌家下了药,无意中把沈欢欢给强了,他想负责,而沈欢欢却是顶替柳月儿上班的,柳月儿就顶替沈欢欢去冒充那晚的女人……”


        

陈杰很激动,语速挺快的,一边说,一边在黎诗芸的面前手舞足蹈,展现自己的雄.风。


        

他想要快点把这件事说完,这样一来,他就能和黎诗芸共赴云雨。


        

他说了好一会儿,终于全部说完,恨不得扑进黎诗芸的怀里,却被黎诗芸挡住。


        

黎诗芸把睡裙穿好,原本她坐在茶几上,现在站了起来,若有所思地在客厅里踱步。


        

陈杰急不可耐,赶紧问道:“芸儿,你思考完了吗?”


        

“所以说,沈欢欢以为那晚的男人是刘冬瑞,而刘冬瑞被寒川逼出国,如此说来,沈欢欢到现在都不知道,寒川才是那晚的男人?”黎诗芸单手摩挲着下巴,一脸的沉思。


        

“对。”陈杰猛地点头,分析道:“最重要的是,沈欢欢被强的时候,她外婆突然去世,并未看到外婆最后一眼。”


        

“我明白了!”黎诗芸瞬间恍然大悟,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封寒川要隐瞒沈欢欢这件事。


        

终其原因,就在沈欢欢的外婆身上。


        

“芸儿,这件事算是解释完了,您看,咱们能不能开始了?”陈杰已经期待地搓手手。


        

换做之前,黎诗芸只会想着一脚踹开他,而现在,得知陈杰有秘术,她就不敢轻视这个男人,担心被他报复。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黎诗芸直接将他推到在沙发上。


        

她在国外,暗地里和国外的帅哥们,有过不少经验,所以根本就不会矜持。


        

之前她不愿意委身陈杰,无非就是看不上陈杰这种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的吊丝。


        

其实在这种事情上,她要多荡就有多荡,但仅仅只是暗地里。


        

表面上,她是高高在上的黎家千金,名媛淑女,温婉贤淑,学富五车。


        

大一堆优秀的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


        

……


        

半个月后。


        

《偶像100分》的场地,基本上已经搭建完成。


        

所有练习生被要求到场参观,并彩排第一期节目的录制流程。


        

封寒川想亲自送沈欢欢去录制场地,可是沈欢欢不同意,他只好派司机送沈欢欢,沈欢欢还是不同意。


        

最后两人纠结讨论之下,司机开出租车送沈欢欢,沈欢欢最终同意。


        

司机是个中年男人,是在封家任职的,叫陈叔。


        

陈叔为人稳重,话不多,开了大概一小时的车,将沈欢欢送到了场地门口。


        

沈欢欢看到面前是一处度假村,两眼顿时发光起来,难道这次的录制,在度假村里举行吗?


        

她来得早,陆陆续续看到几个练习生过来了,但是大部队都还没到。


        

沈欢欢和陈叔打了个招呼,让他先回去休息,自己则挎着包走进去,找工作人员报道。


        

有个小桌子摆在度假村的大门旁边,沈欢欢走近后看到,是陈飞扬在那边登记人员信息。


        

陈飞扬看到她,面色稍稍有些尴尬,朝她挥了挥手,说道:“好久不见。”


        

沈欢欢想了一下,两人大概三周没见,确实挺久的,也跟他挥了挥手:“好久不见,我是在这里登记吗?”


        

“是的。”陈飞扬点点头,就给沈欢欢一张签名表。


        

沈欢欢签好名,微笑着将签名表递给陈飞扬,陈飞扬接下来,没说什么话,表情似乎有些冷淡。


        

沈欢欢有些纳闷,在集训的时候,她和陈飞扬是关系不错的朋友,这么久没见,怎么陈飞扬好像对她有点意见?


        

中途的时候,陈飞扬约了她二三次,想让她带朋友一起出去玩,但是因为她要保胎,还得跟着顾淮学习,就拒绝了。


        

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签完名往里走就行,里面有个大厅,已经放好椅子,在那里等待即可。”陈飞扬的话语显得格外官方。


        

沈欢欢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就往前面走去,可她刚走没几步,就被陈飞扬再度喊住。


        

“沈欢欢。”


        

沈欢欢回过头,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陈飞扬看着她,问道。


        

“啊?”沈欢欢一愣,脸上的疑惑更甚:“陈飞扬,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没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我约你好几次出去玩,你都找各种借口,又是说身体不舒服,又是说要学习音乐,既然不想和我做朋友,那就直说,不必如此拐弯抹角。”陈飞扬心里憋屈得很,憋了足足半个月了。


        

沈欢欢:“……”


        

她一时之间有些无言以对。


        

但是,理清思绪后,她回答道:“陈飞扬,我差点退出选秀的事情,你知道吗?”


        

“什么,你差点退出选秀?这是怎么回事?”陈飞扬惊讶地问道。


        

“我身体有病,加腿部受伤,不能剧烈运动,所以不能参加舞蹈训练,因此,我差点退赛。”


        

“是顾老师给我申请了唱作方向的首秀表演,我今天才有机会过来报道。”


        

沈欢欢知道自己在说谎,但她这样的谎言,是迫不得已的。


        

“原来你之前的借口,都是真的……”陈飞扬顿时脸都红了,是那种尴尬懊恼的红。


        

他伸手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地道歉:“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


        

“没事,解释清楚就行,好歹我们也是患过难的朋友。”沈欢欢调侃了一下,然后指了指前方的建筑物,说道:“那我先进去了。”


        

“你腿脚能走吗?我送你吧?”陈飞扬主动开口。


        

“不用,走路还可以的,只是不能训练了。”沈欢欢摆了摆手,便从容地朝前方走去。


        

陈飞扬一直目送着她的背影。


        

而此刻,一辆破旧的面包车,缓缓地停靠在路边。


        

坐在驾驶座位的男人,戴着黑帽子,拿着望远镜,透过度假村的栏杆,把目标锁定在沈欢欢的身上……


        

【作者题外话】:下午继续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