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312章 欢欢,留下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脚杯中,还有没喝完的酒红色液体。


        

“红……酒?”薄欢面露疑惑,理所当然地点头回答:“有啊!”


        

她这不正喝着呢,当然有红酒啊,封寒川这不是问的废话吗?


        

“我能借一杯?”封寒川眉梢微挑,低沉的嗓音缓缓开口,划破这寂静的夜晚。


        

空气好像凝固了几秒,薄欢反应过来,脸上的疑惑更深:“借……红酒?”


        

“这么晚了,我也懒得再联系酒店服务生,不如从你那借一杯?”封寒川的脸色很淡然,似乎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


        

薄欢下意识地反问道:“你也失眠?”


        

封寒川稍稍一怔,随即答道:“是。”


        

“行吧,那你到我这里来。”薄欢思考了几秒,便点了点头。


        

“好。”封寒川应声后,转身便消失在夜色里。


        

薄欢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她怎么就同意借一杯红酒给封寒川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是说好要做陌生人的吗?封寒川为什么又要问她借红酒?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


        

“啪”的一声,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有点疼,这不是在做梦,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算了算了,不就是借一杯红酒吗,又没什么,借了就借了呗。


        

就在薄欢想着的时候,里头传来了敲门声,她便赶紧冲出去开门。


        

门打开的那瞬间,薄欢看到封寒川站在门口,依旧是刚刚的那身深蓝色睡袍,矜贵的气息几乎扑面而来。


        

在走廊上那橙黄色灯光的照耀下,仿佛天神降临一般。


        

薄欢有些出神,直到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我方便进去吗?”


        

“啊?”薄欢立刻回过神来,往后退了两步,抿了抿说道:“进来吧。”


        

她一边说,一边领着封寒川往酒柜的方向走,站在酒柜旁,她开口道:“这里有几瓶红酒,你随意挑吧。”


        

封寒川没有犹豫,直接拿起已经被薄欢开过的那瓶红酒,然后主动拿了一个新的高脚杯,清洗之后,在杯中倒了一些酒。


        

他手拿高脚杯,坐在了沙发上,单腿翘起,姿态慵懒至极。


        

薄欢刚想开口赶客,只见封寒川就像是男主人似的,轻轻地晃动着红酒,然后将杯口放至唇边,轻抿一口。


        

一系列的动作,流畅自然,又充满贵气,毫无任何瑕疵,让人忍不住一直盯着看。


        

薄欢,自然也不例外。


        

直到封寒川抬眸看向她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连忙说道:“这瓶酒送给你了,你回去慢慢喝吧!”


        

“薄小姐,你这么讨厌我,是因为之前我认错人,做出骚扰你的行为吗?”封寒川将高脚杯放在茶几上,两手交叉握在一起,姿态随和。


        

“……”薄欢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封寒川会突然这么问她。


        

她正了正神色,点头道:“没错。”


        

之所以这么回答,自然是因为她只能这么承认,不然她无从解释为什么她要讨厌封寒川。


        

“这件事是一场误会,我已经和你道歉过。”封寒川顿了几秒,淡淡说道。


        

薄欢:“???”


        

封寒川这是什么意思,又想和她套近乎吗?


        

好啊,她倒要看看,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不是封先生说,要和我做陌生人的吗?怎么突然又……”薄欢靠在墙壁上,故意作出妩媚的姿态,媚.眼如丝地看向封寒川。


        

声音,嗲得要命。


        

她就是故意的。


        

封寒川嗓子突然一哽,但瞬间就恢复自然,没被薄欢发现把柄。


        

他淡淡一笑,波澜不惊的口吻回答道:“没什么,只是作为邻居,我希望彼此关系能缓和些,陌生人什么的,有些太过薄情了。”


        

“邻居?”薄欢一头雾水。


        

“你我同住一层,又是隔壁,不是邻居是什么?”封寒川反问。


        

“你……一直住在这里?”薄欢更迷惑了。


        

“这里离我的公司很近,方便的话,我经常会住。”封寒川回答道。


        

“哦,但我们应该不能算邻居,因为我可能很快就会离开了。”薄欢玩弄着她的长卷发。


        

听到这句话,封寒川拿起高脚杯,将里头的酒红色液体,全都一饮而尽,眼神散发出一股冷意,默默地凝视着前方。


        

看到他这样的举动,薄欢轻笑一声,忍不住问道:“你这是舍不得我了?”


        

她问完之后,封寒川没有回答,而是微微低下了头。


        

室内,瞬间陷入一片安静。


        

薄欢皱了皱眉,有些搞不清楚封寒川到底在想什么,她壮了壮胆子,扭着腰,慢慢走到了男人的身边。


        

封寒川坐在沙发上,她则坐到了他对面的茶几上,娇滴滴地开口道:“封先生,你怎么……不回答了?莫非真的是……”


        

“是,我舍不得你。”男人抬起头的那瞬间,眼眶泛红。


        

薄欢整个人都怔住了。


        

下一秒,她的手腕被男人温热的大掌握住,紧接着一个用力,她就被男人拽入了怀中。


        

“啊!”薄欢吓了一跳,惊呼出声。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封寒川抱在怀中,她坐在他的腿上,上半身被他的两只长臂紧紧圈住。


        

“封寒川,你干什么!”薄欢面色愠怒起来,大声朝着男人吼道。


        

该死的封寒川,果然是个风.流鬼,到死都改不了的德行!


        

她不过是故意说了几句嗳昧的话,就忍不住了是吧?


        

“欢欢,我舍不得你,能不能不要再离开了?”封寒川的声音很哽咽,双眼的眼眶几乎是通红的,脸上的神情无比悲伤。


        

好似那种绝望似的神情。


        

“你到底在说什么?够了!不是说认错人了吗?怎么又玩起这种把戏了?”薄欢愤怒地再次狂吼。


        

在她看来,封寒川就是故意的,故意装作难过的样子,就是想要把妹,就是想要将她这个“薄欢”拿下!


        

但凡他有一点点尊重“沈欢欢”,她或许当年就不会离开。


        

被薄欢这么一吼,封寒川怔了怔,明显冷静了很多,紧紧禁锢薄欢的双手,也渐渐松开。


        

薄欢找到机会,立刻推开他,连忙站起身来。


        

封寒川被薄欢一推,倒在身后的沙发上,而薄欢站起来的时候,脚上一个不稳,身子摇晃了几下,硬生生地往前栽去。


        

“啊——”


        

她尖叫一声,立刻闭上了双眼。


        

一秒后,她扑进了一堵硬.邦邦但又炙.热的“墙壁”上。


        

薄欢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男人那张英俊无比的脸。


        

“欢欢……”男人的声音很沙哑。


        

薄欢怔了怔,双手着急地去撑在沙发上,打算撑着站起来,但是突然,她的后脑勺被一只大掌扣住。


        

紧接着,唇上一热。


        

“唔!”


        

薄欢瞬间瞪大了双眼,现在这是……这是什么情况?


        

她她她……她竟然被封寒川强吻了?


        

疯了!


        

简直是疯了!


        

她赶紧挣扎着,可是男人的力气太大了,三年前,她就抵不过他,现在也同样没有进步。


        

女人的香甜,让封寒川的意识被拉回到了三年前,种种美好的回忆在脑海里回放着,他闭上双眼,吻得越发用力,越发深情。


        

就在最动.情的时候,他的重要部位,传来一阵剧痛。


        

封寒川睁开双眼,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整个人都停住了动作,一动不动,仿佛石化在原地。


        

薄欢找准机会,立刻站起身来,看着这样的封寒川,她扬起手,狠狠在他脸上留下红色的五指印。


        

“老色.鬼!!!王八蛋!!!”


        

要不是她想到了刚刚那个狠招,否则现在这个时候,她还在被封寒川轻.薄着。


        

“欢欢,对不起……”封寒川弓着腰,嗓子沙哑地不像话,五官因为疼痛,变得有些扭曲。


        

但他仍然坚持着说话:“刚刚,是我太冲动,对不起!”


        

“呵,如果这种冲动可以用对不起,那多少女性要饱受身体和心灵的折磨?”薄欢冷笑了起来。


        

“只有你,我只这么对你,从未对其他人……”封寒川想要解释,可突然发现,自己就算再怎么解释,沈欢欢一定不会相信。


        

他艰难地站起身来,面对着薄欢,双手握住她纤细的肩膀,努力装作镇定的样子,隐忍着那份疼痛。


        

“欢欢,留下来,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当年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你能不能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


        

“只要你提出要求,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男人的态度,几近卑微。


        

……


        

此刻,云殊公寓。


        

落地窗前,高挑的女人和矮小的男人,纠.缠在一起。


        

只听女人气喘吁吁地说道:“陈杰,我很快就要和寒川在一起了,以后我不会再和你来往。”


        

男人的动作瞬间停下,脸上闪过不可置信,着急地问道:“什么?芸儿,你在说什么?你要和封寒川在一起了?”


        

黎诗芸还没过瘾,她攀上陈杰的身子,主动进攻,一边说道:“当然,我这三年的守候,就要成功了!”


        

说罢,她兴奋地大笑起来。


        

“怎么会,怎么会……”陈杰木讷地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他……他和你说了什么……他不是眼里心里只有那个沈欢欢吗……”


        

“沈欢欢毕竟是个死人,都死了三年了,就算寒川伤心难过,三年时间,也足够了!”


        

黎诗芸得意地不行,她笑着说道:“今天的财经报道你没看?寒川昨晚在拍卖会上,花了五十亿,拍下西莎王后珍藏的那颗蓝宝石——永恒之心。”


        

“他应该快要和我求婚了!”黎诗芸太激动了,身子颠簸得愈发厉害。


        

陈杰不甘心就此和黎诗芸分道扬镳,他微微眯起眼眸,反驳道:“求婚不是应该用钻戒吗?谁用蓝宝石求婚的?”


        

说实话,他心里根本就不希望封寒川和黎诗芸在一起,因为一旦他们两人在一起,黎诗芸就会远离他,不会再和他来往。


        

“你错了!你错了!寒川他怎么能和一般的男人相提并论?”


        

“他从来没有买过女人用的东西,那块蓝宝石根本不值五十亿的市价,他费尽心思的拍回来,除了送给我,还会有其他人选吗?”


        

“当然没有其他人选,只有我,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次,他送我蓝宝石,肯定就是要跟我求婚呀……”


        

“快了快了,他一定是在偷偷准备着求婚仪式,很快我就要嫁给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