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330章 是她们活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时的薄欢,还叫沈欢欢。


        

她娇小的身子一蹦一跳地走到他面前,嗓音娇滴滴的,听上去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她喊着他“先生”,很礼貌,但又很可爱。


        

温斯言很难主动热心地帮助别人,但是那天早上,他帮助了她,带她去了别墅区外的超市。


        

本以为是同住一个小区,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谁知道女人却主动提到了她的丈夫。


        

温斯言当时的反应是失望,但也还好,就是一点点失望,毕竟只是个陌生女人罢了。


        

第二次见面,是经过她家门外,她主动在阳台上和他打招呼,但是两人友好的聊天,却被她家的女佣给破坏了。


        

当时他很扫兴,再加上她是有丈夫的人,他决定和她保持距离。


        

直到2个月后,他看到她家在举办葬礼,他第一次对别人的事情产生了好奇,主动去打听,结果——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去世的人是她。


        

虽只有两面之缘,但他却觉得心里很难受,一个美好的年轻女孩子,就这么去世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听她家保姆当时说,是意外车祸,他感慨世事无常。


        

本以为这个女人,只会留在他的记忆里,被封存起来,但……命运这东西,太神奇了。


        

真的太神奇了!


        

温斯言怎么都不会想到,沈欢欢会以一个新的身份,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从遇见她的那一刻开始,他再也没有见到比她笑得更好看的姑娘。


        

“你竟然还笑?你笑什么笑?”刘忠指向薄欢,恶狠狠地说道:“你欺骗我,装白富美,我要揭露你的真面目给大家看看!”


        

“刘总,薄家大小姐的真面目,你想如何揭露?”温斯言淡淡笑道:“她可是沉帆娱乐本次邀请的贵宾。”


        

“什么!”刘忠顿时脸色一变。


        

那为什么,他没有在名单上看到薄欢的名字?


        

“她是不是叫薄欢!是不是?”刘忠依旧指着薄欢,但却是质问温斯言的。


        

“是。”温斯言回答。


        

“呵,她是被你私自带进来的吧?”刘忠突然冷笑起来,忍住背上的疼痛,弯腰捡起地上的名单表,说道:“这个名单上,根本就没有薄欢的名字。”


        

“要么,是这个女人说了假名字,要么,就是你们狼狈为奸。”


        

这时候,一个模样端正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他走到温斯言面前,鞠了一躬,随即面朝着刘忠的方向,开口道:“刘总您好,我是本次晚宴的负责人,沉帆娱乐总裁特助兼秘书长——成旭。”


        

一听是沉帆娱乐的人来了,场内再次安静,比刚刚更加安静,都在等着看沉帆娱乐的表态。


        

不过,更让他们好奇的是,沉帆娱乐的总裁从未露面过,就算是极大的重要场合,也都是这位成旭特助代替总裁参加。


        

所以,成旭的做法和言语,就是代表沉帆娱乐的态度。


        

“成特助,你好你好。”刘忠对成旭自然是恭敬的,连忙伸手和成旭握手。


        

成旭却没有接应,而是严肃地说道:“刘总,您的行为严重影响了我们沉帆娱乐的这次举办的晚宴秩序,如果你接下来不再收敛,我们将有权让你离开。”


        

“你说什么?”刘忠一听,脸色都变得铁青,他收回手,重新指向薄欢的方向,质问道:“这个偷溜进来的女人,你们不处理,跟我说这些虚头巴脑的?”


        

“薄小姐,真的很抱歉。”成旭朝着薄欢鞠了一躬,说道:“影响了您参加宴会的心情,我们沉帆娱乐会尽量弥补您,接下来一定不会让您受到叨扰。”


        

他和薄欢道歉完,便重新看向刘忠,解释道:“薄小姐是我们的上上宾,自然不在嘉宾名单里。”


        

刘忠是因为投资过沉帆娱乐的剧,所以才会受到邀请,沈心柔是二线知名女艺人,也可以受到邀请,而董玉珊的那一份则是刘忠之前帮她要的,沉帆娱乐给了面子,也多送了一份请帖。


        

像这样的宴会,其实没什么门槛,人是来得越多越好的。


        

“上上宾……”刘忠顿时傻住了。


        

搞了半天,人家确实是有权有势的白富美,是自己脑子一热,听信了沈心柔的说辞,才导致这样的局面。


        

刘忠一下子急火攻心,转过身,扬起手就朝着沈心柔脸上甩了两巴掌,左右脸一边一个。


        

那声音响彻整个宴会厅,沈心柔捂着两边的脸,怒瞪着一双眼睛,眼睛里甚至还蓄满了眼泪。


        

宴会厅很大,但是几乎全宴会厅的人,此刻都聚集到这里,都在看着这里的情形,所以她现在,是在大半个娱乐圈的人面前,把脸都丢尽了。


        

“啊——”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肚子一痛,然后全身倒在地上,痛得整个人都懵住了。


        

刘忠竟然踹了她的肚子,还把她狠狠踹倒在地上。


        

沈心柔此刻狼狈不堪,刚想爬起来,突然感觉肚子一阵绞痛,一股热流似乎涌了出来。


        

她强忍住疼痛,努力爬了起来,但是热流从她的长腿滑落下来。


        

沈心柔低头一看,两只眼睛睁得比同龄还大,是血,血流了下来,这……这怎么可能?


        

就算是大姨妈来了,也不可能这么凶猛!


        

她仔细一想,已经一个半月没来了,刚刚被踹了肚子,就流出血了,莫非是……


        

沈心柔的脸顿时苍白一片,她抓住刘忠的胳膊,大喊道:“阿忠,我怀孕了,快叫救护车!快点!”


        

“怀孕?你竟然不吃药,谁让你怀孕了?贱女人,给我滚——”刘忠一听沈心柔怀孕,再次抬起脚,当着众人的面,用力又踹了一脚沈心柔的肚子。


        

“啊——”


        

沈心柔后退好几步,再次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脸色无比苍白,毫无血色可言,因为疼痛,几乎面容扭曲。


        

薄欢也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恶人终于有恶报了。


        

陈美娟当时逼死了外婆,如今她的女儿落到这般地步,是她们咎由自取,是她们自作自受!


        

是她们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