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342章 今晚就待在你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然呢?”


        

薄欢有些无语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总不至于连这么点路,都走不动吧?我看你站得好好的!”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他只是很激动。


        

因为,他没想到的薄欢会主动让他去她的房间。


        

“什么只是不只是,你把药瓶捡了,跟着我走。”薄欢都有点不耐烦了。


        

发病的封寒川怎么跟个婆娘似的,磨磨唧唧的。


        

封寒川也担心薄欢会不耐烦,好不容易说服了她,不能泡汤。


        

他立刻捡起地上的药瓶,抓住薄欢的手,一起走出了浴室。


        

就在他们准备走出主卧房门的时候,一个灵感突然从封寒川的脑海中划过,他放开薄欢的手,立刻冲到了衣橱前。


        

薄欢回过头,不解地看着他。


        

只见封寒川打开出门,从里面拿出睡袍,又重新走向了薄欢。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薄欢看着他手上的衣物,皱了皱眉,疑问道:“你拿这些干什么?”


        

“欢欢,反正你的房间和我的房间是一样的,不如今晚就待在你那里。”封寒川一脸严肃地说道,安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很认真。


        

薄欢:“……”


        

虽然她不太乐意,但不可否认,封寒川说的不无道理。


        

她张望了一圈四周,不管是大床,还是主卧的陈列,包括是其他地方的陈列和摆设,都和她的套房是一样的。


        

很显然是一起装修的。


        

所以,睡在这里,和睡在她那里,确实没什么区别。


        

而且,睡在这里的话,洗完澡的她还得再带着封寒川走过来,也属实有点麻烦。


        

“你考虑得挺好的,那就这样吧。”薄欢点了点头。


        

在封大忽悠的忽悠下,薄欢还是傻乎乎地走进了人家的陷阱。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


        

……


        

很快,两人就到了隔壁的总统套房主卧,也就是薄欢的地盘。


        

薄欢想到封寒川刚刚昏迷在浴室的样子,她于心不忍,说道:“你先去洗澡吧,洗完你就先睡。”


        

“你先洗。”封寒川推脱。


        

“我洗澡很慢的,我喜欢泡澡。”薄欢这一天也确实挺累的,想泡个澡舒服点。


        

“好,那我先去,我很快。”封寒川没再推脱,拿着睡袍等衣物,就进了浴室。


        

在磨砂门关上的那一刻,薄欢撇了撇嘴,然后伸手挠了挠头,坐在了床边。


        

她也是觉得自己疯了,竟然就真的答应晚上陪陪封寒川,难道是因为自责吗?


        

毕竟,因为她当初闹出来的“自杀”,才导致封寒川得了这样的病。


        

薄欢坐在那里发呆,突然,手上拿着的手包震动了一下,很显然,是里头的手机震动。


        

薄欢打开手包,将手机拿了出来,这才发现自己收到了好几条短信,号码是没有备注的,但是看完内容之后,她知道这个号码是温斯言,于是立刻备注了。


        

也不知道温斯言是哪来的她的手机号码,温斯言给她发了几条信息,是问她和封寒川谈的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麻烦,有事一定要找他帮忙。


        

薄欢想着,温斯言一向是个热心肠爱乐于助人的人,他担心她,她也不能让人家白白担心,于是立刻回了个电话给温斯言。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温斯言,抱歉啊,让你担心了,我这边没什么事了。”薄欢用着轻松的口吻,淡淡说道。


        

“没事了?没事就好,我见你一直不回短信,又怕电话会打扰到你,所以……”温斯言一直到现在,都坐立不安。


        

“真的很谢谢你,我和他谈得还算顺利吧,没闹矛盾也没吵得太凶,你放心吧。”薄欢只以为温斯言是担心她有没有和封寒川干架。


        

毕竟,男女之间若是干架起来,女方肯定是吃亏的,到时候鼻青脸肿什么的,可惨了。


        

不过,就算她和封寒川吵得不可开交,封寒川也不会打她的,只有她打封寒川的份儿。


        

因为,封寒川似乎不打女人。


        

“那就好,那你……你现在在哪?”温斯言还是没克制住自己的好奇。


        

“我?我在自己的房间啊!待会儿洗个澡就休息了,你们的晚宴还没结束吧?”薄欢觉得和温斯言聊天很轻松,温斯言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春风一样的暖和。


        

“还没有,还在进行中。”听到薄欢说她在自己房间,温斯言突然就松了一口气。


        

他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封寒川那张冷峻的面容,看上去虽然冰冷,却透露着十足的强势。


        

他甚至担心薄欢不是封寒川的对手,也担心自己不是封寒川的对手,两种担心不是一样的担心。


        

不过很显然,他现在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


        

“那你去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薄欢刚想挂电话,突然又疑惑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华国的手机号?”


        

“这个很简单,找酒店要的。”温斯言忍俊不禁,他发现薄欢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又特别傻。


        

傻乎乎的,很容易上当受骗的样子。


        

“原来如此!”薄欢恍然大悟,说道:“总之,谢谢你关心我,我先挂了!”


        

“嗯,回见。”温斯言张了张口,想说的话变成了道别的话语。


        

总之,来日方长,一切还是不要过于着急。


        

薄欢刚挂手机,抬头的那瞬间,就看到高大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把她吓了一跳。


        

“封寒川,你鬼啊你!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我去!吓人!”薄欢捂着自己的胸口,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你和谁打电话?温斯言?”男人的声音格外冰冷,而且隐约透露着一股怒气。


        

“是啊!我好端端地和他准备一起吃晚饭,突然被你抱走,人家发信息关心我,我给他打个电话啊。”薄欢想到封寒川在西餐厅的鲁莽,没好气儿地指责道。


        

不过,看在他发病的份上,她就图个嘴快,也就不多计较了。


        

薄欢站起身来,转身朝着浴室的方向,说道:“我去洗澡,你睡吧。”


        

因为她背对着封寒川,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变黑的脸色。


        

温斯言?


        

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封寒川咬了咬牙,两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