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348章 捉弄人的小野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薄欢知道,自己并没有生育方面的障碍。


        

在晨国体检的时候,她特地问过妇科的医生,当时医生回答她,说她的子宫没有问题。


        

那时候,薄欢突然意识到,当初容谨修说她子宫壁薄,如果打掉孩子,以后会很难怀孕。


        

容谨修那么说,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让她保下那个孩子,那个属于封寒川的孩子。


        

在不告诉她真相的条件下,让她一心一意地保下孩子。


        

得知自己怀孕是没有问题的,薄欢回到家里之后,在房间里把封寒川骂了几百遍,因为他觉得肯定是封寒川的主意,否则容谨修应该没必要那么说。


        

不过,那时候的她和封寒川早就分道扬镳了,骂归骂,她也不能对封寒川做什么了。


        

而现在想来,薄欢觉得今晚就是自己报复封寒川的机会!


        

他那么重视他的孩子,那她就要带着他的种……跑路!


        

薄欢主动撩拨着封寒川,而封寒川的双手被绑着,只能任由薄欢在他的身上点火。


        

薄欢就像是一只故意捉弄人的小野猫,看着封寒川越难受,她就越是兴高采烈,越是各种小动作。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封寒川的额头上青筋露起,格外明显,甚至密密麻麻地浮现出一层细汗。


        

他没有想到,薄欢竟然能如此捉弄他!


        

看到封寒川这副隐忍的模样,薄欢觉得好笑,朝他做了个鬼脸,又开始对他捉弄起来。


        

室内,安静得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呲啦”一声。


        

十分响亮。


        

薄欢瞬间一愣,她意识到这是什么声音,猛地抬起手,发现封寒川手上的两条绳子,已经被扯断了!


        

因为没有作案工具,她是用自己睡袍的丝绸腰带剪成两半,然后将封寒川的手给绑在床头的柱子上。


        

所以,这样的“作案工具”,其实十分脆弱,根本就没办法抵挡封寒川的力气。


        

“封寒川,你,你你你……”薄欢吓得已经语无伦次。


        

封寒川的脸色阴沉无比,他扯开手腕上已经断了的绳子,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女人。


        

薄欢原本有些被吓到,但她现在的心理素质还是很强的,反正刚刚她已经占据主导地位,现在她也不甘示弱。


        

她心里暗暗发誓:封寒川,谁怕谁!


        

薄欢伸出双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然后用力一推,直接将他摁在了被子上。


        

然后,欺身而上。


        

……


        

整个夜晚。


        

浮浮沉沉,沉沉浮浮。


        

先开始她是胜利者,可后来却反了过来,最后她实在坚持不住,昏睡过去了。


        

待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薄欢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不仅看到了灿烂的阳光,还看到了男人那张英俊的面容,和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


        

想到昨晚的种种,薄欢的脸顿时一红,连忙翻转了身子,背对着男人的方向。


        

下一秒,他的胸膛贴紧她的后背,他的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腰。


        

“欢欢。”他把下巴埋在她的肩窝处,低低地唤了她一声,嗓音是那种事后的嘶哑。


        

薄欢嘴角抽搐了好几下,没有说一个字。


        

明明她昨晚是想教训这个男人,是想狠狠地整整他,可是没想到的是,她最后还是输了!


        

被他狠狠地占了便宜!


        

太过分了!


        

三年前,她也就只有两次经验,一次是在蓝调,充满恐慌,还有一次是集训前的那一晚,封寒川浅尝辄止。


        

时隔三年,昨晚的整夜疯狂,让她觉得浑身就像被碾压似的。


        

又累又难受。


        

“欢欢,你怎么不说话?”封寒川微微勾起唇角,脸上尽是满足的神色。


        

真好,他又再次拥有了他的欢欢,还能抱着欢欢睡觉,还能在醒来的时候,看到他的欢欢。


        

“累。”薄欢觉得封寒川太烦了,她担心自己再不理会他,他会一直在她耳边叨叨叨。


        

听到这个字,封寒川微微一愣,随即搂着她的手更紧了,他低沉的嗓音缓缓开口:“下次我会控制。”


        

控制?


        

还下次?


        

薄欢两只眼睛直接朝上一翻,气得只想骂娘。


        

不过她的面部神情,封寒川并没有看到,见薄欢并没有回答,而且耳朵有些发红,他开心得问道:“欢欢,你害羞了?”


        

昨晚的一幕幕回荡在脑海里,其实封寒川自己的耳朵也有些红了。


        

薄欢一听,害羞?


        

神他么害羞?


        

她害羞?


        

“我害羞个屁!”薄欢直接骂出声来。


        

“噗哧”一声,封寒川忍俊不禁,又道:“你耳朵和脸都红了,你还没害羞?”


        

说着,他扬起手,特地捏了捏薄欢的脸颊。


        

薄欢:“……”


        

她的脸确实红了,耳朵也确实红了,包括全身都发红了,因为她的全身的血液都在愤怒地沸腾着。


        

然而,这个狗男人还得意洋洋地以为她害羞?


        

“欢欢,你可以不用回答我,我都知道。”封寒川更用力地将女人搂紧,紧紧地拥着她,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薄欢无言以对,无话可说。


        

也不知道以这样的姿势维持了多久,薄欢眼神暗了暗,终于开口说了话:“你不去上班吗?封总。”


        

“怎么和我这么生疏?叫什么封总?”封寒川微微勾起唇角,特地说道:“我喜欢你昨晚的样子。”


        

昨晚的样子?


        

是主动的样子,还是被迫的样子?


        

薄欢现在又恼火,又一脸懵逼。


        

“都喜欢。”仿佛猜到薄欢在想什么,封寒川补充了一句。


        

薄欢:“……”


        

她算是发现了,真的是不管何时何地,她永远永远都斗不过封寒川!


        

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赢过!


        

“你很烦,你到底去不去公司!你难道就是个甩手总裁?”薄欢气得转过头,怒瞪了封寒川一眼。


        

封寒川突然意识到自己过于油腻,只是他是因为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他连忙问道:“欢欢,你是担心我养不起你吗?”


        

“我不用你养。”薄欢无语地再次把头转了回去,用后脑勺对着封寒川。


        

她现在特别特别有钱,而且不是拿的薄家的钱,而是自己有钱。


        

“你虽然不用我养,但养你是我的责任,老婆。”封寒川的语气真的很兴奋。


        

在薄欢睡着之后,他一直都没有睡,就担心睡着之后醒来,发现这是一场梦,也担心睡着之后,薄欢会偷偷溜走。


        

所以,他没有睡,也睡不着。


        

薄欢:“……”


        

她觉得,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后,封寒川的脸皮已经越发厚实,他不会是以为她那么主动,是想重归他的怀抱?


        

竟然还叫她老婆,简直是……


        

“我不喜欢没有责任心的男人,既然你是公司的总裁,就应该好好管理你的公司,而不是时间浪费在床!上!”薄欢咬牙切齿地说道。


        

封寒川微微一怔,随即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立刻松开了手,连忙坐起身来。


        

“欢欢,我待会儿就去公司,你……”封寒川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薄欢也坐起身来,她皱了皱眉,问道。


        

“你能陪我去公司吗?”封寒川厚着脸皮问。


        

“不行!”薄欢无语道:“我去你公司干什么?我今天要见导演去!”


        

其实她压根就没有约什么导演,纯粹就是胡编乱造,因为她怕封寒川要死缠烂打,非得带着她去公司。


        

“你要见导演?什么导演?”封寒川立刻追问。


        

“张伟导演,很有名的那位电影导演。”薄欢昨天正好和张伟聊了一会儿,所以就把他挪出来做挡箭牌。


        

“你要进娱乐圈?做演员?”封寒川又问,言语里夹杂着一丝惊喜。


        

“是啊!”薄欢点了点头。


        

她的肯定,换来封寒川的满面笑容。


        

“你笑什么?你笑起来好诡异啊!”薄欢看着封寒川微笑的面容,却觉得瘆得慌。


        

毕竟,封寒川大部分时候是个面瘫,能让他这么笑出声来,还真是少见,顶多是脸部带点笑意,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这样光明正大的笑,真的很不符合封寒川的形象。


        

“没什么。”封寒川否认,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他是真的开心,只是看到薄欢面露嫌弃,所以他才恢复成自然的表情。


        

他之所以开心,是因为薄欢打算进娱乐圈这事儿,因为他内心深处,其实还是害怕薄欢离开的,如今薄欢打算进娱乐圈,证明她会一直待在华国。


        

只是,进娱乐圈有一点不好,就是会全国各地拍戏,这让封寒川又觉得有些头疼。


        

毕竟,他还有公司要运作,就算可以去外地陪薄欢,也不能长时间地守着她。


        

“哦,没什么就没什么,那你快走吧。”薄欢着急地催促着。


        

封寒川点点头,转身准备下床,却又突然回过头:“欢欢!”


        

“你……你还有什么事吗?”薄欢无语地问道。


        

“你再休息休息,傍晚的时候我来接你,我们回名御府邸住吧?顺便,处理一下刘雨彤和柳月儿的事情。”


        

因为昨晚的整夜疯狂,他们睡到大中午,封寒川差点就忘了,还有那两个女人当面对峙的事情没有解决。


        

“不用。”薄欢拒绝。


        

“欢欢,你是选择相信我了?”封寒川眼神里透出惊喜。


        

“我是说不用回名御府邸,你把她们带到这里来呗!”薄欢撇了撇嘴,她才不要跟他回去呢。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封寒川的神色逐渐失落。


        

薄欢沉沉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封寒川,你先让我静静吧。”


        

其实她没有说得很直白,他们早就回不到过去了,所以,她怎么可能会和他住回名御府邸?


        

看着薄欢回避的神情,封寒川明白自己太过着急,既然薄欢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就证明他是有机会的。


        

“好,不管你考虑多久,我会一直等你。”封寒川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房间。


        

薄欢也下了床,一边刷着牙,一边走到了门口,悄悄地打开了门的一条缝隙。


        

大概过了十分钟,封寒川穿着一身西装,走出了他的总统套房,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薄欢立刻关上了门,赶紧跑到卧室,拿起手机,给景墨拨去了一通电话。


        

……


        

傍晚。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缓缓在帝皇酒店的门口停下。


        

而迈巴赫的后面,紧跟着停了一辆破旧的商务车。


        

面包车的的司机下来后,打开车门,里头四个黑衣保镖押送着两个蓬头散发的女人下了车。


        

此刻,封寒川从迈巴赫下来,朝着酒店大门走去,苏宇紧跟其后,紧接着是黑衣保镖押送着刘雨彤和柳月儿。


        

没错,那两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就是她们俩。


        

柳月儿是从牢里被带出来的,而刘雨彤是在名御府邸的保姆房里自娱自乐之时,被保镖破门而入,衣着凌乱的情况下被擒拿。


        

她们俩的精神状态几乎都是恍惚的,因为她们俩都被告知,“沈欢欢”还活着的事实。


        

尤其是刘雨彤,几乎快吓疯了!


        

去总统套房的一路上,封寒川几乎是提心吊胆。


        

他担心薄欢看到这两个女人,还是不肯原谅他,所以情绪很紧张。


        

直到在薄欢的套房门口停下了脚步,封寒川敲了敲门,唤道:“欢欢,我回来了。”


        

半晌后,无人回应。


        

“欢欢!”封寒川又重重地敲了好一会儿的门。


        

可是,依旧无人。


        

他以为薄欢是不是还没回来,于是就给薄欢拨去了电话,她的晨国号码他是有的。


        

然而,电话里传来机械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封寒川顿时皱紧了眉头。


        

就在这时候,约翰满头大汗地从健身房里跑出来,正打算出去吃点什么,却发现走廊里站了好多人。


        

他定睛一看,封寒川不是站在他自己的套房门口,而是站在薄欢的套房门口。


        

约翰连忙小跑过去,来到了封寒川的面前,满脸疑惑:“封总,您不会是要找薄小姐吧?”


        

“你见到她了?她在健身房?”封寒川立刻问道。


        

“不是啊!薄小姐中午就退房了,已经不住这了!”约翰虽然一本正经地回答着,但言语里透露着一丝可惜。


        

如果不是因为他和安娜在健身房的事儿被薄欢撞见,说不定现在薄欢能带他一起走呢!


        

实在是追悔莫及!


        

“你……说什么?”封寒川瞬间怔住。


        

“封总,难道您不知道吗?我以为您和薄小姐关系好,应该知道的……”约翰是故意这么说的,他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看到封寒川这样子,就知道薄欢肯定没有告诉封寒川。


        

封寒川回过神来,猛地推开约翰,朝着电梯的方向飞奔而去。


        

摁下电梯按钮的那瞬间,他却突然愣住。


        

就算他现在去找她,可是他根本不知道薄欢去了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