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351章 夜闯薄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深,黑夜中弥漫着一层雾气。


        

因为时差问题,薄欢已经在这里经历了白天,才到了夜晚。


        

晨国的天气比较潮湿,薄欢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其实不怎么习惯。


        

但现在对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她刚刚沐浴过,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栀子香味,穿着一条亲手制作的丝质睡裙,坐在藤椅上发呆。


        

看着一望无际的夜空,薄欢一点困意都没有。


        

兴许是在飞机上睡过,也兴许是舅舅薄琛的那番话,亦或者是因为……那个男人。


        

总之,她一点都不想睡。


        

她抬起手臂,手臂上还有一些暗红色的印迹,刚刚在浴室里照镜子的时候,脖子上锁骨处还有后背,要更多。


        

脑海里不禁回想起昨晚的一幕幕,脸色竟然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薄欢“咻”地一下从藤椅上起身,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解开手机密码,她立刻打开了相册,手机屏幕上顿时出现了许多张封寒川赤身果体的照片。


        

他的双手被分开绑在左右两侧,最后还有一段视频,薄欢点了开来。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她直接公放了。


        

薄欢很认真地看着视频里的男人,看着自己昨晚的杰作。


        

然后,越发的脸红心跳。


        

她没想到封寒川竟然也有被她戏弄,被她掌握主导权的一天。


        

只是,昨晚的所有她都记得,虽然一开始是她掌握主导权,但到后来……


        

薄欢叹了一口气,到头来她还是赢不了封寒川。


        

“欢欢。”


        

突然,男人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


        

薄欢低头看着手机里的视频,视频是暂停的状态,她记得她刚刚就已经把视频给暂停了。


        

那她怎么听到封寒川喊她的名字?


        

就在薄欢纳闷的时候,突然听到阳台上有了动静,她立刻下了床,走到落地窗前,把窗帘给打开了。


        

这时候,她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


        

那张熟悉无比的面容,那个让她熟悉无比的男人,就站在她卧室的阳台上。


        

薄欢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然而等她睁大眼睛的时候,男人还朝她勾了勾唇。


        

封寒川朝前走了几步,就站在她的面前,只不过两人隔了一扇玻璃。


        

薄欢彻底愣住了,这是鲜活的封寒川,是封寒川的真人。


        

只是……封寒川怎么会在这里?


        

封寒川找到薄家来了?


        

可是,薄家的安保很森严,他是怎么突然出现在她阳台上的?


        

就在她满脑子空白的时候,封寒川走到玻璃门前,打开门走了进来,直到走到她的身旁,才停下了脚步。


        

薄欢猛地转过身,面朝着封寒川的方向,张了张口,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整张脸上写满了震惊。


        

“你……你……”


        

“欢欢,你是想问我怎么进来的,嗯?”封寒川的面容看上去丝毫没有怒气,反而还带着一丝得意的神情。


        

“嗯。”薄欢真的很惊讶,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


        

“我查到了你家的地址,带人坐飞机到了晨国,然后又坐直升机过来查看你家的地形,直接从直升机跳下来的。”封寒川认真的回答。


        

“什,什么?直……直接跳下来?”薄欢这下更震惊了,只觉得两眼一抹黑。


        

因为她能断定直升机开的很高,否则薄家的保安一定会发现,但如果直升机很高的话,封寒川跳下来是怎么回事?


        

“放心,我有降落伞。”封寒川轻勾唇角,朝着薄欢逼近了一步。


        

薄欢下意识地往后退,可却不太相信封寒川的话,严肃道:“你在骗我?薄家的安保是很强的,你就算有降落伞,你是怎么一路走到我房间来的?没人查你吗?”


        

如果真的没人查封寒川的话,薄欢明天就得警告一下今天值班的安保人员了。


        

“其实我已经做好了被你们薄家缉拿的准备,但……”封寒川今天心情不错,如实说道:“天公作美,我直接降落到你的房间前面,伸手拉住了你阳台上的栏杆,跳进了阳台。”


        

“所以,暂时没人发现我,除非是监控被拍到。”他又补充了几句。


        

薄欢:“……”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你……封寒川,所以,你到晨国来干什么?”薄欢皱着眉头质问道。


        

“我是来找你问清楚的!”封寒川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得很阴沉,很阴沉。


        

声音,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和刚刚的样子完全是判若两人。


        

薄欢嘴角抽了抽,反问道:“有什么好问的?不会是因为昨晚我们俩那啥了,都是成年男女了,你不会还想让我负责吧?”


        

“对。”男人很坚定地说道。


        

“……”薄欢彻底无语,直接反驳:“你又不是什么初男,更何况你也主动了好不好?又不是我强迫你的,你凭什么让我负责?”


        

“是你先强我的,后面我的主动,是因为本能。”封寒川一脸严肃地回答。


        

“……”薄欢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她挠了挠脑袋,看着面前脸色阴郁的男人,解释道:“其实,我昨晚的意思就是抵消之前蓝调那件事,所以,你也没资格让我负责。”


        

“你的意思是抵消蓝调那晚的事情?”封寒川眸色一暗。


        

“是啊,你别忘了你之前也对我做过这样过分的事情,所以我对你做了什么,你没资格缠着我,咱俩就这样一笔勾销!”薄欢双手叉腰,因为有了理由,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为什么?”封寒川倒退了一步,喃喃念出这三个字。


        

“什么为什么?”薄欢皱着眉头,反问道:“我难道说得不对吗?”


        

“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因为刘雨彤和柳月儿,你不是说要看她们对峙吗?为什么就这么着急离开?”封寒川来的一路,一直没想明白。


        

他就是一直没能明白,为什么薄欢跑得这么快。


        

就算她不想呆在他身边,但以她现在的身份,自己也根本困不住她,为什么不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就仓皇逃走呢?


        

就好像迫不及待地就要躲开他,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的样子,似乎也不管当初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只想着要离开他的样子。


        

封寒川的心,其实一直揪着。


        

“我……”薄欢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她回国的念头,是因为想带着种赶紧离开,倒是把刘雨彤和柳月儿对峙的事情给抛到脑后了。


        

对她来说,当年的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似乎好像并没有那么重要了,她只是想给薄家留个后代而已。


        

“咚咚咚!”


        

就在这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大小姐,请问需要吃点水果吗?”紧接着,中年女人的声音响起。


        

薄欢听到是苏珊的声音,这才想到现在是她晚上吃水果的点儿。


        

苏珊是她住进薄家之后,一直照顾她饮食起居的女佣。


        

只是,面前的男人还站在这里,如果被苏珊发现的话,一定会去告诉外公的。


        

如果外公知道封寒川竟然大胆地闯入薄家,一定不会绕过封寒川的。


        

“不用,今晚不用吃。”薄欢回答。


        

“可是大小姐,您晚上并没有吃多少晚饭,不饿么?真的不需要吃点水果吗?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需要我将医生叫过来吗?”苏珊关切地问道,因为她很了解薄欢的作息,所以觉得有些古怪。


        

“我不饿,刚从华国回来,可能有些倒时差,你去休息吧。”薄欢装作镇定地回答。


        

“那好吧。大小姐,如果有什么吩咐,请随时呼我。”苏珊的语气十分恭敬。


        

“好的。”


        

带到脚步声离开,薄欢瞬间松了一口气,但她抬眸的那瞬间,却差点被卷入一团漆黑的漩涡之中。


        

“你快走吧!”薄欢催促着面前的男人。


        

“为什么没有告诉你的女佣?”封寒川问她。


        

“我……”薄欢愣了愣,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说道:“如果你被发现,你会很惨的。”


        

“怎么惨?”封寒川又问。


        

“我外公很可怕的,你夜闯薄家,至少会让人把你狠狠打一顿,然后再丢到警察局关一段日子,让你吃不饱喝不够睡不好!”薄欢威胁道。


        

“我得明天才能走。”封寒川一副淡定的模样。


        

“为什么?你现在必须走!”薄欢有些着急。


        

“我的人已经离开了,你让我怎么走?我如果现在从你的房门出去,或者是从你的阳台上跳下去,都只有一种结果——就是你刚刚说的那样。”


        

薄欢:“……”


        

“所以,你还赶我走吗?”


        

“那他们明天什么时候来接你?”薄欢脸色有些纠结,抿着唇问。


        

“早上就来。”封寒川答:“所以,我需要在你房间待一晚。”


        

“你说什么?”薄欢立刻用双手捂在自己身前。


        

封寒川轻笑一声,转身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边说道:“你放心,我是来找你问清楚,不是来对你做什么的。”


        

封寒川之所以心态突然转好,是因为他发现薄欢在担心他,担心他被她外公发现,担心他被她外公惩罚。


        

封寒川去洗澡了,可薄欢却在房里来回踱步。


        

她的脑子到现在还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因为她万万没有想到,封寒川竟然会找到薄家,更是不惜一切后果,万里迢迢地到这里找她。


        

如果降落伞出现故障了呢?如果他降落到薄家重要领地,被薄家暗卫咔嚓了呢?


        

薄欢根本就不敢想下去。


        

“咔嚓”一声,就在这时,浴室门被打开。


        

薄欢转头看过去,再次傻住了眼。


        

封寒川顶着一头湿发走出了浴室,而且,他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四角裤。


        

全身的线条,无比明显,无比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