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377章 欢欢,你就是我的药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时候,黎诗芸以为自己终于熬到头了。


        

可是,事情并不如她所控制,失去沈欢欢的封寒川,患病了。


        

他就像是疯了一样,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进工作里,不参加聚会,不接受聚餐,拒绝一切一切。


        

三年来,她见到他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然而,本以为要无止境地等下去,是封雅的话让她感受到了希望,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等待封寒川向她求婚。


        

她以为他拍下西莎王后的蓝宝石,是要送给她,是要向她求婚,是要走出沈欢欢带给他的那段灰暗。


        

毕竟三年时间,已经够久了。


        

可是过去了好几天,她等不及了,她真的等不及了,她觉得自己应该主动一把,然而……


        

都是因为沈欢欢!都是因为她!


        

哦不,现在不该叫沈欢欢了,叫薄欢!


        

都是因为薄欢,把她害得这么惨!


        

既然三年前她能赶走薄欢,那么三年后,她也一样可以。


        

……


        

二楼阳台。


        

薄欢坐在藤椅上,仰望天空,接受着阳光的沐浴。


        

刚刚她和温斯言已经联系好了,今晚聚个餐,谈一谈清宫剧那个角色,因为她已经决定顶替那个车祸女演员出演了。


        

看着女人微笑的模样,一旁的封寒川靠在栏杆上,心里着实有些不是滋味。


        

“我能一起去?”他开口问。


        

毕竟,想到薄欢要和那个温斯言单独吃晚饭,他就浑身难受。


        

“你去做什么?你也要拍戏?”薄欢给了他一个白眼儿,无语地说道。


        

封寒川嘴角微抽:“……我不想你和别的男人单独吃饭。”


        

他索性直接吐露真心话。


        

毕竟当初他是因为欺瞒薄欢,两个人的矛盾一下子爆发,所以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瞒着薄欢。


        

他心里想说什么,便同薄欢说,哪怕直接露骨,他自己厚点脸皮就行。


        

薄欢听到他说得这么直接,默默扶了扶额,心想着封寒川现在也太厚脸皮了!


        

不过,仔细想想,三年前他也是一样的厚脸皮。


        

“封寒川,我不想和你发脾气,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薄欢顿了顿,又道:“我要做什么事情,是我的自由,你没有资格管我。”


        

她说得很严肃,但又很无情,深深地刺痛了封寒川的心。


        

封寒川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他只是轻轻点头,淡淡道一声:“是。”


        

是这样没错,他确实没有资格管着薄欢,也没有资格干扰她去做任何事情。


        

哪怕薄欢现在要去和温斯言结婚,他都没有资格阻止。


        

“欢欢,我现在只想问你一件事。”封寒川薄唇紧抿着,脸上的神情格外严肃又郑重。


        

“什么事?”薄欢抬眸问他。


        

“你对温斯言有好感吗?”封寒川问得很直接,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薄欢愣了愣,随即忍不住笑出声来:“噗哧!”


        

“封寒川,你现在好像一个婆娘。”她耸了耸肩,笑眯眯的回答道:“是啊,有好感。”


        

闻言,封寒川抿着的唇渐渐没了弧度,他的面容显得格外冷峻,毫无任何表情,周身仿佛散发着一种骇人的气场。


        

似乎能把周围的人都给冻住!


        

他没有想到,薄欢真的喜欢上温斯言了,自己就真的晚了一步吗?


        

可是,如果薄欢喜欢温斯言,那为什么又要主动对他做出那些事?


        

难道在薄欢眼里,看重的只有他的身体?


        

封寒川不想去相信,脑袋里几乎一片空白,那种窒息的感受顿时席卷全身,很熟悉很熟悉的感受。


        

他似乎又要发病了!


        

看到封寒川的呼吸在加重,脸色似乎也开始泛白,薄欢突然想到前几次封寒川的发病情况,她连忙挽住了男人的手臂。


        

“你傻吗?有好感的意思,可以是针对所有群体的。”薄欢立刻说道。


        

封寒川怔了一下,注意力仿佛被转移,但发出声音显得有些艰难:“什么意思?”


        

“就是说,我觉得只要是人不错,我都会对对方有好感啊!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不管是老的还是少的,不管是人妖还是娘炮等等……封寒川,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薄欢的声音很急促,因为她想要尽快解释清楚。


        

封寒川听了之后,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下,他的嗓音很沙哑,只是紧紧地握住薄欢的手,问她:“所以说,你对温斯言有好感,只是把他当成一个不错的朋友?”


        

“嗯,是这样。”薄欢点了点头。


        

听到薄欢的肯定,封寒川就仿佛是吃了药一般,神色顿时转好,刚刚的窒息感似乎转瞬即逝。


        

他站直了身子,再一次将薄欢抱入怀中。


        

感受到男人的力气,薄欢皱了皱眉,他不是要发病的吗?怎么突然又这么有活力了?


        

“封寒川,你刚刚是装病?你……”薄欢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瞬间怒火上涌。


        

她因为担心封寒川,焦急地和他解释,可没想到封寒川竟然是骗她的。


        

她最讨厌欺骗了!


        

最讨厌!


        

如果当初不是封寒川欺骗她,她或许也不会离开他。


        

“欢欢,我没有骗你,真的没有。”封寒川瞬间紧张起来,他知道自己突然转好,薄欢一定是以为他骗了她。


        

他连忙解释:“你否认了你和温斯言的关系,所以我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刚刚那种窒息的感觉也没了,我好像不用吃药就能转好。”


        

“欢欢,你就是我的药啊!”


        

封寒川放开了薄欢,可双手去紧紧地握住她纤细的双肩,他眸色透露着一股坚韧和认真,看着她,说出了刚刚那句话。


        

欢欢,你就是我的药啊……


        

薄欢在心里又自己念了一遍这句话,她感觉心脏好像遭受到了强烈的撞击,让她一下子就恍惚了。


        

整个人就那么呆呆地站在原地,整个人都是呆的,两个眼睛都是呆的。


        

封寒川的病确实是因她而起,如果不是她闹出当年自杀那么一出戏,封寒川也不会饱受三年的精神折磨。


        

所以,她现在出现了,她可以治好封寒川?


        

可是,她又何尝没有受过精神的折磨?


        

如果不是因为饱受内心煎熬,她当年也不会一走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