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381章 洗脚婢生的后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黎诗芸没有和封雅去逛街,而是找了个借口说公司有事,便匆匆离开。


        

她去了漫悦湾的私人公寓,这是她和陈杰幽会的场所。


        

在当初沈欢欢‘去世’之后,她便打算和陈杰断了来往,只是陈杰一直粘着她,封寒川那边又不理会她,所以她和陈杰还是藕断丝连的状态。


        

但是这几天,她以为封寒川要和她在一起了,所以彻底和陈杰掰了,可万万没想到,她还是主动找了陈杰。


        

陈杰虽然人丑个子矮,但极其会说甜言蜜语,平时也能哄她开心,更重要的是,陈杰有一项非常厉害的技术——催眠术。


        

正是因为陈杰的帮忙,当初她才能击败沈欢欢。


        

可现在倒好,沈欢欢是没了,可是又出现了薄欢,而且还是同一个人,只不过换了个身份。


        

她没想到沈欢欢竟然还是薄家的后代!


        

黎诗芸来得匆忙,等她到了漫悦湾之后,陈杰还在路上堵车。


        

她开了一瓶红酒,喝了一杯又一杯,终于等到了陈杰过来,陈杰有密码,直接进了公寓。


        

“芸儿!”陈杰已经好几天没见到黎诗芸了,冲上去就将她抱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陈杰要比黎诗芸矮几厘米,加上黎诗芸还穿着高跟鞋,陈杰的脸只能抵达黎诗芸的肩膀,他迫不及待地把脸埋进女人的锁骨下方。


        

“现在不是时候!”黎诗芸一把推开他,烦躁地走到落地窗前,眉头紧紧皱起,气急败坏地说道:“现在我到底该怎么办?”


        

“芸儿,你说那个沈欢欢回来了,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你跟我说说。”其实陈杰也觉得纳闷,毕竟当时沈欢欢是真的已经火化了的。


        

黎诗芸转过身来,脸色已经黑到极致,她咬牙切齿地说道:“通过封老爷子在餐桌上和沈欢欢的对话,我已经猜得差不多了。”


        

“沈欢欢是薄家的后代,薄家当初找到她之后,她便利用薄家的权力脱身,那具火化的女尸也不是她。”


        

“薄家?”陈杰听到这两个字,脸上闪过一丝思考的神色。


        

“薄家,世袭制贵族,清末年间整个家族去了晨国发展,之后越发低调,如今实力如何,暂不清楚。”黎诗芸说这话的时候,两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她恨!


        

她恨沈欢欢变成了薄欢,又重新出现在封寒川的面前!


        

她真的恨!


        

“我也听说过薄家,我在晨国上学一段时间的学。”陈杰点了点头,似是赞同黎诗芸的说法。


        

听陈杰这么说,黎诗芸立刻抓住他的手臂,连忙问道:“你还听说了什么?”


        

“我们学校当时就有一个薄家人,当时我也没在意,只听班上女同学说他家很厉害,很多女人追求他。”陈杰如实回答。


        

黎诗芸一听,仿佛找到线索似的,赶紧又问:“你和你那些女同学,还有联系吗?”


        

“有两个就嫁在北城,其中一个最近有联系,她老公在外面养小三,让我帮忙查查。”陈杰转了转眼珠子,伸手摸了摸黎诗芸嫩滑的脸颊,问道:“芸儿,你的意思是让我再问问她们?”


        

“是,你现在立刻马上,就给我打电话!”黎诗芸甩开他的手,瞪着眼睛严肃地说道:“我现在没心情和你扯淡,我要把薄家了解清楚!”


        

“行行行,你别生气,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陈杰一向依着黎诗芸,毕竟只有依着这个女人,他才能尝尝甜头。


        

说罢,陈杰掏出手机,立刻就给他的女同学打去了电话:“喂,房芳啊,是我陈杰。”


        

“我知道是你啊陈杰,你这是又找到什么线索了?我老公现在和那个小三在一起?”房芳的声音有些矫揉造作,一听就是那种拜金上位的名媛型外围。


        

黎诗芸见多了这种人,周围不少这样的女人拍她的马屁,她这种真正的名媛,骨子里很是瞧不起她们,露出嫌弃的表情。


        

“房芳啊,你老公的事情还在追踪中呢,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证据的。我今天找你呢,不是因为你的事儿,是因为我的事儿,我想和你打听一个人。”


        

陈杰干脆直接了当地开口:“就是晨国大学那会儿,你不是追过一个姓薄的男人,说是什么薄家人,你了解那个男人家庭背景是什么情况吗?”


        

“薄钰?你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我都差点把这人给忘了!”房芳提到这个名字,还嗤笑了一声。


        

黎诗芸一听,显然房芳对薄钰似乎有些嘲笑,她皱了皱眉,给了陈杰一个眼色,示意他继续问清楚。


        

“他怎么了?不好吗?家里破产了?”陈杰继续追问道。


        

“没有啦!他家里没有破产,只不过就是个小富二代,没什么了不起的,当时还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吹自己是青朝贵族。我们当时什么都不懂,被他骗得团团转,白吃白喝还白睡,很多姑娘都上当了!”


        

房芳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谈这种事情,一股脑儿地说了很多,都是薄钰如何骗炮的经过,提到了很多女同学的名字。


        

“不会吧!这男人这么抠?我记得确实有个薄家是青朝贵族,移民到晨国发展的,是不是这个薄钰仗着同姓,故意吹牛逼,实际上根本不是薄家人?”陈杰觉得或许是这样,黎诗芸也是如此。


        

“薄家人呢,确实是薄家人,只不过我小姐妹后来和薄钰深度发展过,才知道薄钰只是薄家一个小旁系,你知道吧?就是那种洗脚婢生的后代,分不到多少财产的!只能搭个薄家的边儿,算个小富二代。”房芳的言语尽是对薄钰的鄙视。


        

陈杰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这贵族也是麻烦,还分这么多……”


        

“那是当然啦,不然你以为旧社会的等级是怎么来的?不是原配生的,都tm是庶子,以后都是没有正统继承权的!”


        

房芳一副直肠子的性格,呱呱呱地继续说道:“咱们国内现在不也差不多?我老公也是个偏房生的,就只分到了一个小公司,好在家族企业大,顶着企业的名头,小公司效益不错,不然我现在只能吃土!”


        

“不过也幸好我老公是个庶子,不然我是连他家门槛都踏不进去的,tm的正牌继承人肯定得找门当户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