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384章 怕不是发病了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封寒川,你怎么在这?”


        

薄欢走到了封寒川的桌边,皱起了眉头,小腰一叉,不悦地质问道。


        

她本以为封寒川好心送她一程,没想到封寒川竟然跟踪到火锅店里来了。


        

这简直就是跟踪,就是监视!


        

被女人当场抓包,封寒川只恨自己没有再隐蔽点,但是,他又不后悔。


        

被发现就被发现,他堂堂正正,光明正大。


        

“欢欢,我只是在这用餐。”他心平气和地解释。


        

“你觉得我会信吗?”薄欢满脸写着不相信。


        

“你既然要误解,那我也没办法。”封寒川站起身来,面向她,反问道:“欢欢,如果你没来找我,我刚刚有打扰过你们吗?”


        

薄欢:“……”


        

好像,没有打扰。


        

“咳咳,你虽然没有打扰,但你在监视我!不然,你非得在这用餐?”薄欢现在是压根不相信封寒川说的话。


        

“这家店口味很不错,我恰好送你过来,也在这家店用晚餐,有什么问题?”封寒川理直气壮。


        

薄欢:“……”


        

好像,没有问题。


        

她顿时头秃了。


        

虽然封寒川没有打扰,在这吃火锅也没有问题,但他也肯定是为了方便监视她,才会留在这里吃火锅。


        

“封总,又见面了。”此刻,温斯言走了过来,主动和封寒川打了招呼,并伸出自己的右手。


        

封寒川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也没有握手。


        

见他没有礼貌,薄欢掐了一下他的手臂,教训道:“人家和你打招呼,你怎么不理?封寒川,你太没礼貌了。”


        

封寒川嘴角微抽:“……”


        

该死!


        

这个女人就这么重视温斯言?


        

他不过就是没理温斯言的招呼,薄欢就心疼了?


        

“欢欢,没事,封总一向高冷,我有心理准备。”温斯言收回了手,只是淡淡地笑着。


        

封寒川却察觉到他话里的挑衅,他冷嗤一声,“温总可真是闲,堂堂总裁,竟然亲自解说剧本。”


        

“封总,欢欢是我的朋友,薄家又是我们温家世交,所以欢欢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又需要欢欢的帮助,自然和欢欢好好面谈。”温斯言依旧是那般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看上去很温和很儒雅。


        

可是,封寒川却体会到了他话里的攻击性。


        

温斯言是在炫耀,温家和薄家是世交,薄家会站在他那边,而且他喜欢欢欢,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封寒川被挑衅了,脸色要比刚才更加阴沉。


        

“既然封总一个人,要是不介意,不如我们一起?”温斯言主动邀请。


        

他现在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薄欢并没有接纳封寒川,否则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情形。


        

很明显,现在封寒川在追求薄欢,但薄欢并没有同意的意思。


        

那么,自己仍旧有机会。


        

“好。”封寒川自然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一旁的薄欢:“???”


        

这两个男人是在干嘛?


        

有征求过她的一间吗?


        

……草!


        

“你们俩该干嘛,就干嘛吧,我去洗手间。”薄欢无语地转头就走。


        

事已至此,她总不可能把封寒川赶走,一起吃饭就一起吃饭吧。


        

等她回来的时候,服务员邀请她去了另一张小圆桌,封寒川和温斯言都坐在那边,各自一个方向。


        

在他们空出来的一个方向,薄欢坐了下来,三个人的位置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有一点点微妙的气氛。


        

“斯言,我先看一下剧本吧,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再问你。”薄欢还是有礼貌地和温斯言说了一下。


        

“好。”温斯言微笑着点头,说道:“先吃点东西吧,边吃边看也行,不着急。”


        

说着,他用公筷给薄欢夹了一些已经烫熟的食物。


        

封寒川微微眯起眼眸,对于温斯言的举动,他真的很不爽,竟然在他的面前,如此挑衅。


        

“谢谢。”薄欢依旧是有礼貌地道谢,并拿起筷子,夹了一片牛肉,吃进口中。


        

封寒川这下脸色更沉了,薄欢非但没有拒绝,还把食物给吃了。


        

他的心情太昏暗了,眸色沉沉地瞪着对面的男人。


        

温斯言自然注意到封寒川的眼神和脸色,他轻笑一声,故意说道:“封总,您怎么不吃?不合口味吗?”


        

“欢欢,我想吃牛肉。”封寒川没理会温斯言,而是转头看向薄欢,并朝她说了一句。


        

薄欢一边咀嚼着牛肉,一边看着手里的剧本,她抬起头对上封寒川的视线,眼前浮现出三个问号。


        

薄欢:“???”


        

“哦,你想吃就吃呗。”她一脸懵逼地点了点头,继续低头看着剧本。


        

封寒川的脸色一黑,更直白地说道:“欢欢,你夹给我吃。”


        

薄欢:“???”


        

她再次抬起头,讶异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怀疑封寒川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


        

“欢欢,我想吃你碗里的那片牛肉。”封寒川毫不气馁,继续说道。


        

“……”薄欢又把视线看向锅里,然后又看向封寒川,一脸疑惑地说道:“锅里也有啊!”


        

“欢欢,我只想吃你碗里的,我只想吃你夹给我的。”封寒川觉得,自己已经不知道“脸皮”两个字怎么写了。


        

薄欢:“???”


        

什么鬼!


        

封寒川怕不是发病了吧?


        

看着薄欢一脸震惊的模样,封寒川不依不饶,几乎步步紧逼:“欢欢,我想吃。”


        

薄欢觉得封寒川从来没有这么奇怪过,担心他真的发病了,于是赶紧夹起自己碗中的一片牛肉,丢到封寒川的碗里。


        

她赶紧说道:“喏,吃吧吃吧。”


        

封寒川低头看了一眼碗中的牛肉,嘴角扬起,忍不住轻笑一声,随即拿起筷子,将这片牛肉送入口中。


        

然后,挑衅地看向对面的温斯言。


        

温斯言原先嘴角一直挂着温和的笑容,此刻也瞬间消失不见,心里甚至有一些酸楚。


        

他现在竟然羡慕起封寒川来。


        

若是自己对薄欢这么说,薄欢应该不会给他夹菜的。


        

“封寒川,你没事吧?”薄欢看着封寒川正在诡异地暗笑,赶紧伸出手,摇了摇他的肩膀,担忧地问道。


        

“嗯?”封寒川转过头,看向她的时候,眼神瞬间柔和,淡淡笑道:“我当然没事。”


        

“欢欢,有你在,我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