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389章 蒙面男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哈哈哈……告诉你又能怎么样?我的人生已经毁了!毁得彻彻底底——”柳月儿沙哑的嗓音变得尖锐起来,就好像是电锯在咆哮。


        

难听得要命。


        

封寒川的脸色变得阴鹜,他发现事情居然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原来,他的欢欢并不是那么轻易离开她的。


        

“要是说出来,和你没有关系的话,我会让人恢复你的一切。”封寒川那双森冷如寒潭般的眼眸,阴沉地看着柳月儿。


        

柳月儿抬起头,那双眼正好对上封寒川的视线,她吓得一个哆嗦,惶恐地摇了摇头:“我当时骗了你,就光是这一点,我付出的代价已经够多了……除了这个,其他的我什么都没有做……”


        

“柳月儿,当时我出车祸的时候,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哪个病房?又是怎么过来找我的?”薄欢立刻追问。


        

当时她已经和柳月儿失去联系了,按照柳月儿的本事,是不可能查到她的病房,也应该不知道她出车祸的事情。


        

所以,之前她一直觉得是封寒川和柳月儿有一腿,所以柳月儿是从封寒川那儿得知的消息。


        

“沈欢欢,如果我说我不知道,你相信吗?”柳月儿定定地将视线从封寒川转移到薄欢身上。


        

薄欢静静地看着她,她可以看得出来,柳月儿并没有撒谎,和刘雨彤一样,她们俩都没有撒谎。


        

“我相信,但你再仔细想想,三年前,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薄欢沉声说道。


        

她不相信世界上所有的东西是密不透风的,既然对方是冲着她和封寒川来的,那么总会有露出马甲的时候。


        

柳月儿听着薄欢的话,脑海里仿佛瞬间想到了什么,她皱起眉头,一下子爬起身来,点着头道:“有,有一个人去我老家找过我,他很奇怪,所以我还记得……”


        

“奇怪?究竟是怎么样的奇怪?”薄欢立刻追问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柳月儿看着薄欢紧张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她笑着问他们:“封寒川,沈欢欢,我就算说出来又能怎么样,我还不是得呆在监狱里?”


        

封寒川蹙紧眉头,脸色变得阴鹜非常。


        

他很不喜欢被人威胁,但现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他只能先顺着柳月儿的意思。


        

“说出来,我让人放你出去,给你安顿别墅,给你五百万,如何?”他冷笑一声。


        

当初柳月儿顶替薄欢来到他身边,无非就是想要荣华富贵,只要她能提供正确的线索,他自然可以满足她这些。


        

“真的?”柳月儿那双空洞的眸子顿时发亮起来,整个人原先死气沉沉的,稍微展现出了些许活力。


        

“一言九鼎。”封寒川沉沉道。


        

“好,我希望你不要骗人。”柳月儿站直了身子,走到栏杆前,认真说道:“三年前,我从监狱被遣送回老家,那会儿我很害怕你会再惩罚我,战战兢兢什么都没有做。而且老家的亲戚也不知道我被退学,只当我生病回家休养。”


        

“我每天浑浑噩噩地待在家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天我和我爸吵了一架,出去散心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蒙面男人。”


        

“那个男人问我是不是柳月儿,还告诉我沈欢欢出了车祸,但是到后面,我都什么意识都没有了,等到我清醒的时候,我竟然在沈欢欢的病房里!”


        

“蒙面男人?你没有看到他的长相?”薄欢迫不及待地追问。


        

很明显这个男人是冲着她来的,但是她应该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但是他个子不高,比较矮小,大概170不到,穿着一件英伦风衣,声音应该是本音……如果让我再见到他,和他说话,应该会认出来。”柳月儿没有撒谎,这是她唯一的印象了。


        

“矮小的男人……”薄欢皱紧了眉头,她认识的男人不多,更不认识这般矮个子的男人。


        

“柳月儿,你知道说谎的代价。”封寒川提醒了一句,声音冰冷无比。


        

柳月儿猛地点了点头,她现在的态度格外认真,说话都格外诚实,因为封寒川给的条件太好了,她如果好好助他们找到那个男人,她就可以离开监狱,过上好日子了!


        

“我知道的,封先生,我现在不敢说谎,也不想说谎,我也希望你们赶紧找到那个人,这样我就可以离开监狱,我不可能再和你们说谎!”


        

“我会让人把你们带出去,但是会有我的人看管你们,一旦想到什么线索,必须立刻说出来。”封寒川命令道。


        

……


        

走出监狱的大门,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


        

薄欢习惯性地坐在副驾驶座,待到封寒川上了车,她出声道:“送我回帝皇酒店吧。”


        

“嗯。”封寒川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便发动了黑色的迈巴赫。


        

“这件事肯定有人在针对我,但……也不知道是针对我,还是针对你……”薄欢刚刚想破头皮,都没有想到自己得罪了什么男人。


        

那么极有可能,对方是冲着封寒川来的。


        

毕竟封寒川看上去应该有一些仇家,三年前在蓝调的意外,也是因为封寒川被有心之人下了药。


        

“应该是我。”封寒川自知树敌无数。


        

可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冲着他的欢欢去了,导致了他和欢欢分别三年。


        

这笔账,他必须要好好算一算。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对方是什么人。”薄欢说完后,便把头往后靠着,打算小憩一会儿。


        

突然,她似是想到什么,猛地昂起了头,转头看着正在开车的男人,惊问道:“封寒川,对方如果是你的仇人,那你这三年来,有遇到过危险吗?有没有出什么事儿?”


        

如果对方的目标是冲着封寒川去的,那么在她离开后的这三年来,对方应该不会停手吧。


        

前方正好是红灯,封寒川缓缓停下了车,他也转过头,目光对上了面前女人的视线。


        

他淡淡笑道:“欢欢,你是在担心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