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399章 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薄欢现在主动同意,并不是想要借封寒川的基因,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希望能帮助封寒川。


        

封寒川的眼底闪过极强的不可置信,他没有想到,薄欢会这般……本以为,她应该会排斥他的。


        

“欢欢,你……”他想再度确认,他其实不敢轻举妄动。


        

他的眼神夹杂着无数种不明的情绪,紧紧地凝视着面前的女人,他看到薄欢娇小的脸蛋上,红润布满,着实可爱,也着实诱人。


        

就像是苹果熟透了,在果树上摇摇欲坠,待人采摘。


        

“你别你了,你快点!不然你会生病的……”薄欢催促着他,伸手直接扯开了封寒川的衬衣。


        

封寒川身子一僵,无数团火焰从眼里迸发,他一把搂住薄欢的腰肢,恨不得将她吸入骨髓。


        

……


        

薄欢后悔了。


        

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在西边了。


        

她拿起床头柜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五点,她当场就崩溃了。


        

本来只打算救一下封寒川就行,谁知道这个男人……薄欢揉了揉酸胀的脑袋。


        

这下,她得丢脸丢到太平洋了!


        

因为李妈在别墅,她从早上被抱上楼,一直到现在还没下楼,李妈不需要用大脑思考,就可以猜到他们做了什么。


        

她现在又不是封寒川的妻子了,李妈会不会认为她是个很随便的女孩儿啊?


        

薄欢欲哭无泪,浑身又酸又痛,肚子还很饿,特别饿,因为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也没有吃早饭。


        

这时候,卧室门口传来动静。


        

薄欢脑子里瞬间绷紧了弦,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房门的方向,紧接着就是“咔嚓”一声,房门被打开。


        

男人走进来的时候,一个白色的物体飞到眼前,砸在了他的脑袋上,软绵绵的,然后掉落在地上。


        

他低头一看,是枕头。


        

再次抬头的时候,就看到坐在床上的女人,两只水润的杏眸瞪得老大,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看着他。


        

“对不起。”他关上房门,朝着她走过来,微微垂眸,向她道歉。


        

薄欢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很生气,非常生气。


        

虽然也算是她主动同意的,但是封寒川毫不节制,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呆在房间一整天,从早到晚,这让李妈怎么想她?


        

封寒川在薄欢的床边蹲下来,他伸出手,握住了薄欢的手背,却被薄欢甩开。


        

“你别碰我了,我待会儿洗漱一下就回酒店。”她才不想再待在他身边。


        

只要不在他身边,她的情绪她的想法,就不会受到封寒川的干扰了,也就不会有早上心软同意的时候。


        

“欢欢,我给你熬了海鲜粥,做了你喜欢吃的菜,李妈也做了红烧肉,鱼香茄子,都是你最喜欢的。”封寒川蹲在她的床边,声线温和,尤其是一双平日饱含冷意的黑眸,此刻却显得温柔无比。


        

完全就像是判若两人。


        

薄欢顿时沉默了。


        

海鲜粥,红烧肉,鱼香茄子……她很饿,嘴巴里不断地分泌出口水来。


        

“欢欢,李妈还特意做了甜品,做了芒果酸奶西米露,说怕你吃撑了,给你饭后吃了助消化。”封寒川循循善诱地说着。


        

薄欢是个自制力不算好的人,尤其是她现在处于一种极度饥饿的状态,恨不得吃十碗饭的那种饥饿。


        

“我吃!”薄欢毫不犹豫地开口。


        

封寒川原先有些沉重的脸色,稍稍缓和,只是下一秒,他的面容又再次僵住。


        

“吃完晚饭我再回酒店。”薄欢补充。


        

这句话,让封寒川原本内心的喜悦,又再次被浇灭,他觉得有些窒息,那双深邃的眼眸越来越沉。


        

薄欢一转头,就看到封寒川那副吃了屎的表情,她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这表情这脸色,有一种要发病的趋势?


        

其实,她觉得睡在这里还挺舒适的,至少,比睡在酒店舒适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知道是因为床让人觉得舒适,还是男人的怀抱让她觉得舒适?


        

她也不知道。


        

其实,如果不是封寒川今天太过分,她也不会想走。


        

“欢欢,我不准你走。”男人低沉的嗓音,夹杂着隐忍的情绪,又带着一丝卑微。


        

表面上像是命令,实际上是恳求。


        

“脚长在我身上,你奈我何?”薄欢就是要反呛他。


        

“欢欢,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是,是你先勾引我的。”封寒川的声音,理直气壮,一副明晓得自己做了什么,却不认为自己错了的样子。


        

薄欢两眼睁大:“???”


        

“我勾引你?”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满脸尽是懵逼。


        

什么叫她勾引他?


        

她那是想救他,怕他憋着会影响身体健康,是他自己不节制,怎么反倒污蔑她勾引?


        

薄欢现在真的快要气到爆炸了!


        

封寒川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一副抓狂的样子,他站起身来,一把将她搂到自己的怀中。


        

封寒川是站着的,而薄欢是坐着的,所以她被抱着的时候,她的脸是搁在他腹肌上的。


        

“放开我。”薄欢气得咬牙切齿,用脑袋去撞他的腹肌。


        

“欢欢,我保证今晚不会碰你,这几天都不会碰你,除非你主动,你自愿,就算你主动你自愿,次数都由你决定,行不行?”封寒川低下头,看着女人的头顶,沉声问道,带着一种强烈的恳求。


        

薄欢再度懵逼:“……”


        

这都说得什么话?


        

简直不堪入耳!


        

辣耳朵!


        

封寒川的眼眸沉得很,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晦暗,他眼梢微挑,仿佛在沉思什么。


        

他并不是毫不节制的人,而是今天的机会难得,最重要的是……两人没有做任何措施。


        

这就证明,今天两人的疯狂,很有可能会造出下一代。


        

所以,哪怕薄欢当时各种求饶,他始终没有放过她。


        

之前两晚,他们也没有任何措施,如果这几次能中,那么……薄欢就会怀上他的孩子。


        

他知道,她是个善良的姑娘,如果有了孩子,她是舍不得打掉的,那他就可以重新将她娶进门。


        

毕竟,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啊!


        

【作者题外话】:记得投票票啊宝贝们,岁岁最近很努力的准时更新,要奖励我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