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404章 是冲着夫人来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温斯言留在原地,没有追上,只是轻轻笑了一声。


        

是那种自嘲的笑。


        

他总觉得自己或许会有一丝机会,但很快现实就告诉他,并没有机会。


        

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薄欢飞快地跑回了别墅,在不远处就看到封寒川还站在大门口,还是保持着那样一动不动的姿势。


        

封寒川此刻看不到她,因为他是背对着她的,直到薄欢走上前去,走到了他的面前,封寒川才看了她一眼。


        

“封寒川,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薄欢皱紧了眉头,她真的不知道封寒川为什么现在像一头倔驴一样。


        

封寒川没有回答。


        

“你……是不是要发病了?”这句话,薄欢不再是质问,而是有些小心翼翼地询问。


        

不然,按照一个正常人来说,就算是再生气,也不可能一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看上去真的很不正常!


        

封寒川一双幽深的眼眸,终于有了光亮,他看向面前的女人,声音低哑:“欢欢,是不是只有我发病了,你才会关心我?”


        

薄欢愣了愣,封寒川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难道为了让她关心他,所以他要发病?


        

“封寒川,你疯了吧!你现在是为谁而活,你现在是为我而活吗?你错了,你应该为你自己而活,不要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薄欢压抑着嗓音,几乎快要声嘶力竭。


        

她真的看不了封寒川变成这样,她真的希望他能够快点醒悟。


        

向前看,好好生活,难道不好吗?


        

她已经都走出来了,为什么他不能走出来呢?


        

“没有你,我根本不想活。”封寒川的嗓音暗哑,在黑夜的映衬下,显得悲壮。


        

薄欢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猛地撞击到了,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她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眼眶泛酸,双眼发红,她哽咽道:“你有我啊,我们不是做朋友了吗?”


        

她现在感觉很窒息,真的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心里特别难受。


        

薄欢的话语,让封寒川的双眸再度亮了一下,只是想到她之前说的那句话,他的黑眸又黯淡下去。


        

“我有你,可是,你不仅仅只有我……”他喃喃念道。


        

薄欢皱紧了眉头,她不明白封寒川是什么意思,她出声说道:“你是想说什么?如果是那方面的朋友,只有你一个,我没有乱,搞的癖好。”


        

她不知道是不是封寒川误会了什么,误会她有很多很多那方面的男性朋友吗?


        

是因为她之前骗过他,说自己在晨国有很多风.流事儿?说晨国的那些男人比他厉害?


        

“在你眼里,在你心里,我和温斯言的地位,是不是一样的?平等的,都只是你的朋友。”封寒川紧紧地凝视着她,问道。


        

薄欢的眉头皱得更紧,她原本心里还很酸涩,现在又瞬间燃起了怒火,她扬起手,一巴掌打在封寒川的脸颊上。


        

“你够了!”她生气了,朝他吼道:“在你眼里,我那么不堪吗?”


        

“你永远都是这样,我和你解释过的事情,你从来都不会相信!”


        

薄欢认为封寒川的意思,就是在讽刺她,她说温斯言是朋友,但封寒川认为是她将温斯言也当作那方面的朋友。


        

她气得扭头就进了别墅,只是没走几步,她突然觉得自己根本就没必要进去。


        

她的手机在口袋里,没有任何行李需要拿,她还进别墅做什么?


        

顿了顿脚步,她重新转了个身子,朝着外面走去,经过了封寒川的身边,没有理会她,一路向前。


        

既然他一直误会她,误会她的品性,那她何必要管他发不发病,何必要管他生不生气,何必要管他!


        

薄欢一直朝前走着,眼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现在离开别墅,就等于是摆脱封寒川,以后他们将会毫无干系。


        

这不是她所期盼的吗?


        

她为什么要哭呢?她现在自己也不明白。


        

她一边擦着眼泪,脚步跑得更快了,她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她要离封寒川远远的。


        

……


        

封寒川转过身,面朝着薄欢离开的方向。


        

他一直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渺小,他想追上去,可是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似的,怎么都迈不动。


        

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他了,一点点都没有,他对她极尽全力的好,可她却那么排斥他。


        

她对温斯言笑容灿烂,对他却各种斥责,她其实心里还是很讨厌他,甚至还是恨他的……


        

封寒川只觉得心里很压抑,压抑到一种极致,一股热流从嗓子里冲了出来。


        

“噗——”,口中喷出了鲜血。


        

他伸手一擦,手上血红一片。


        

就在这时候,手机突然响起,他此刻脸色苍白,根本无心接电话,但那铃声却不停地响着。


        

他的手机设了隐私,一向没有过多骚扰电话,身上带的也是私人手机,所以能打进来的,都是重要人的电话。


        

他抬头看了一眼前方,薄欢的身影已经不见了,会是她的电话吗?


        

封寒川从口袋里将手机拿出来,只是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他凄凉一笑,是特助苏宇的电话,并不是薄欢。


        

不过,苏宇一向没有非重要的事情,是不会随意来电话,封寒川便立刻接通了电话。


        

“封总,不好了,我们查到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苏宇的声音显得很焦急,似乎也后怕的样子。


        

“快说!”封寒川蹙紧了眉头,心仿佛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您还记得三年前导致夫人车祸的那位肇事司机吗?他被您关进监狱之后,没到一个月就因病死亡了!”


        

苏宇的声音还在不断地汇报:“当时我们只是教训他,让他残了一只手,他的身体状况是没有问题的,是个健康的成年男子,但却因为血糖过低的问题突发性猝死。”


        

“我通过他的信息,调查之后发现,他是进成打工的,欠了一大笔赌债,在老家还有一位奶奶。我们的人现在正在他的老家,他的奶奶说,他曾经告诉过奶奶,就在三年前,他只要做一笔单子就能得到五百万,他说拿到钱就给奶奶,让奶奶住到城里来,过上好日子。”


        

“他奶奶并不知道他死亡的消息,还在老家苦苦地盼着他回来。”


        

“封总,我认为当年的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一场人为!”


        

“对方买通监狱里的人,弄死了肇事司机,就是为了逃避转账五百万,以免被我们调查到账户。”


        

“封总,而且我们原先都以为对方是冲着您来的,但现在看来并不是,应该是冲着夫人来的……”


        

封寒川听到这句话,疯狂地朝前冲去……


        

【作者题外话】:阴谋逐渐开始揭开……银票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