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417章 已婚少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杰?”黎诗芸假装疑问一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寒川,你怎么突然提到陈杰了?”


        

“回答我,你和陈杰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和他有联系?”男人的声音冷到了极致。


        

黎诗芸顿时感觉后脊发凉,她强行让自己保持镇定,其实她早就想好了对策。


        

只要封寒川那边没有确实的把柄,她就绝对不会暴露自己。


        

“寒川,你不会是对我还有意思吧?你是和欢欢出什么问题了?不然怎么问我……陈杰的事儿?”黎诗芸妩媚的嗓音宛转悠扬,故意娇嗔一声,“我和陈杰也没多少次,就很偶尔的,要是你想娶我的话,我会和他断干净的。”


        

封寒川和薄欢听着黎诗芸的这番话,两人互相看着对方,都是满脸困惑。


        

薄欢用口型问着面前的男人:黎诗芸到底在说什么?


        

封寒川也无语地摇了摇头。


        

“寒川,其实我和陈杰真没有太过交集,如果你觉得想和我结婚,想继续联姻,你不介意他,我也不会介意你之前和欢欢有过婚姻的。”黎诗芸微微勾着唇,可说出的话,却显得格外认真诚恳,又带着一丝开玩笑的样子。


        

听不出有任何的假装和欺瞒。


        

她这么一解释,封寒川和薄欢都差不多听明白了,黎诗芸和陈杰是男女关系。


        

“你和陈杰是谈过恋爱?”封寒川问她。


        

“不是的寒川,我和他认识几年了,第一次是在酒吧喝酒,他对我很热情,那晚我们就……后来,就这种成年人的关系,也不是恋爱,你应该明白的,但我对他没有感情,只是生理需求,我也不想说得这么直接的,但你既然问了,我便如实坦白。”黎诗芸解释的时候,还显得有些害羞。


        

她还特地叮嘱道:“寒川,我毕竟是个女人,也顾及自己的面子,这件事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好吗?”


        

薄欢顿时傻了眼,虽然她刚刚有些猜到,可没想到黎诗芸竟然解释得这般赤果。


        

而且她也没想到,黎诗芸这样高雅的女人,竟然也会有需求的时候,也有火包友!


        

“那你和陈杰既然是那种关系,他有没有和你提到过欢欢的事情?”封寒川对黎诗芸和陈杰的关系并不感兴趣,他现在要查的是想置薄欢于死地的幕后黑手。


        

“欢欢?不会吧!”黎诗芸惊呼一声,捂着嘴故意问道:“难道欢欢和陈杰,也是这种关系?”


        

封寒川的脸色顿时一黑,薄欢也露出尴尬的神情。


        

这黎诗芸的联想力也太丰富了吧?


        

不过,薄欢现在应该能肯定,黎诗芸肯定不是幕后黑手了,她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不是,陈杰三年前联合了一位司机,就是欢欢出车祸的那次,他想置欢欢于死地,但他幕后肯定有人。”封寒川直接说出口。


        

黎诗芸吓得尖叫一声:“天哪——怎么会这样!”


        

“我现在赶紧联系陈杰,我去帮你问问情况,这太可怕了,我完全不知道这件事!”黎诗芸说完后,赶紧挂了电话。


        

听到“嘟嘟嘟”的挂机声,薄欢抿了抿唇,说道:“阿寒,应该不是黎诗芸,她什么都不知道,恰好只是和陈杰有联系罢了。”


        

“欢欢,你别担心,苏宇那边还在追查,我一定不会让你有危险的。”封寒川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女人的脑袋。


        

薄欢坐在床垫上,而封寒川站在床边,薄欢歪着头看着他,然后狡黠地转了转眼珠子,嘴角咧开,露出一排洁白的小牙齿。


        

“在想什么?”看到薄欢这副样子,封寒川就知道她这个小脑袋里藏着古灵精怪的想法了。


        

“阿寒,你见过陈杰吗?”薄欢问他。


        

“没有。”封寒川摇了摇头。


        

“那你有陈杰的照片吗?”薄欢又问。


        

“没有。”封寒川还是摇了摇头。


        

“那你让苏宇发几张陈杰的照片来,好不好?”薄欢眨了眨她那双澄亮的眼眸。


        

封寒川微微眯起眼眸,面前的女人似乎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突然要看陈杰的照片,是因为什么?


        

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他轻笑一声,“对别人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我就是觉得很惊讶,想看看陈杰究竟是多帅,竟然能让黎诗芸这么优雅的女人,和他发展成那种关系,所以我很好奇~”薄欢笑眯眯地回答。


        

究竟是多帅……


        

这句话,让封寒川十分不悦!


        

“就算很帅,欢欢你别忘了,他差点害死你!”封寒川非常严肃的提醒道,脸色十分可怕。


        

“我知道,我只是想看看。”薄欢一把抱住男人精壮的腰,抬头看着他,说道:“再说了,我们都没见过陈杰的模样,现在陈杰不是还没落网吗?要是我们在路上见到了,还不认识呢~”


        

“你就是想看帅哥。”封寒川也是无奈了,但还是拿起手机,给苏宇拨去了电话,吩咐他发一些陈杰的照片过来。


        

很快,一分钟时间都不到,封寒川的手机就震动了好几下,他自己看都没看,直接把手机丢给了薄欢。


        

薄欢拿起他的手机,立刻点进了苏宇的聊天记录,发现苏宇发来了好几张照片,还有一段男人的监控视频。


        

“天哪——”薄欢震惊地捂住了嘴巴,两只眼睛瞪得老大。


        

看着她这副样子,封寒川唇角微抽,究竟是有多帅的男人,让她这么惊讶?


        

“欢欢,你再这样,我会吃醋的。”封寒川不悦地开口。


        

“不是,阿寒,你快看啊,怎么会有这么丑的男人!”薄欢惊呼出声。


        

丑?


        

封寒川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紧接着薄欢就将手机送到了他的眼前。


        

看着视频中矮小挫的男人,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难怪薄欢说陈杰丑,这个男人不仅长得丑,还有几分猥琐的气质。


        

“阿寒,黎诗芸的眼睛是被屁给打瞎了吗?这种男人就算送给我,我都不要!”薄欢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


        

脸上写满了嫌弃。


        

不是她鄙视黎诗芸的眼光,是这个陈杰真的一言难尽。


        

封寒川也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这种男人,一看就贼眉鼠眼,而且是那种见钱眼开,为了钱能够不择手段的鸡贼男人。


        

不可否认,黎诗芸的眼光确实太差!


        

“我知道了!”薄欢像是想到什么,突然大喊一声。


        

“你知道什么?”封寒川看着她,疑惑的开口。


        

薄欢转了转眼珠子,然后站了起来,有床垫的高度,她正好可以和封寒川平视。


        

她歪着脑袋,把唇凑到了男人的耳边,一只手还捂在自己的脸颊上,小声道:“可能是陈杰某方面……很厉害,所以才会让黎诗芸沦陷。”


        

封寒川嘴角抽搐起来:“……”


        

他的小娇妻,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陈杰是凶手之一,哪怕是收了钱办事的那种,也是伤害薄欢的一份子。


        

薄欢现在不仅不恼火,也不害怕,而是对这种乱七八糟的八卦感兴趣起来?


        

昨晚那个害怕地瑟瑟发抖还粘着他的女人,上哪去了?


        

看着男人沉下的脸色,薄欢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双水汪汪的杏眸凝视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阿寒,你是不是生气了?”


        

封寒川的脸色更沉了几分,阴鹜非常。


        

“阿寒,你别生气嘛~”薄欢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摇起他的手臂来,撒娇道:“在我心里,你最厉害嘛~”


        

封寒川:“???”


        

她以为自己是在生这个气?


        

“阿寒,那我亲亲你,你消消气,好嘛~”说着,薄欢在他脸颊上吧唧了一口。


        

软软的,麻麻的,封寒川原先脸上的阴霾,瞬间消失不见。


        

该死的女人!


        

薄欢天生就是他的克星!


        

“欢欢。”他低声唤道。


        

骨节分明的大掌,覆在她软嘟嘟的脸颊上,轻柔地摩挲着,沉声道:“我是担心你,不是因为这种事情生气。”


        

薄欢眨巴了几下眼睛,满脸单纯地说道:“我知道,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担心了。”


        

女人依赖的眼神,让封寒川身体顿时一僵,他伸出手臂,扣住女人的细腰,将她带入怀中。


        

只是简单地抱了她一会儿,封寒川便放开了她,黑眸凝视着女人,问道:“不是饿了吗?跟我去厨房,我亲自煎牛排给你吃。”


        

“厨房……牛排……”薄欢嘀咕了一下,脸色有些许迟疑。


        

昨天早上,在厨房的时候,因为她和封寒川……然后,牛排就焦了,然后他们俩还差点被李妈发现了。


        

看着薄欢纠结的神色,封寒川强忍住笑意,特地说道:“你放心,这次是正常的做早饭,不会有其他事情。”


        

听封寒川这么解释,薄欢的脸色才稍稍放松下来,她才不想在厨房里发生点什么。


        

“好。”她乖乖地点了点头,满眼期待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这副乖巧的样子,让封寒川的心思又歪了,但很快摆正心态,抱着她就下楼去了。


        

薄欢被放到厨房的时候,才堪堪缓过神来,她还没刷牙洗脸呢!


        

转身就要走,却被封寒川拉住了手臂,他说道:“牛排很快就好,吃完我再带你上楼。”


        

“我有手有脚,不需要你抱着我,让人看到了,多不好呀!”薄欢小声嗔怪道。


        

就在这时候,李妈就闯了进来,嘴里急着问道:“欢欢你起来了?想吃什么吗?刚刚我做的早饭,已经被他们吃完了。”


        

薄欢突然想到,现在这个别墅里有很多安保人员,还有景墨和景冷那两个大胃王也在。


        

她笑了笑,连忙回答:“不用了李妈,阿寒说煎牛排给我吃。”


        

“好好好,既然三爷亲自下厨,我这个老妈子就不在这打扰了。”李妈嘿嘿一笑,转身便没了踪影。


        

此刻,安静的厨房内,又只剩下封寒川和沈欢欢两个人在。


        

封寒川从冰箱里拿出牛排,说道:“欢欢,今天就不出去买新鲜的了,冰鲜的没关系吧?”


        

“我不挑嘴,没你那么挑剔,冰箱里的东西我也吃的。”薄欢立刻说:“我是个很好养活的宝宝。”


        

“宝宝?”封寒川眉梢挑了挑,笑道:“你确定自己是个宝宝?你是个该造宝宝的女人了!”


        

“封寒川,你……”薄欢气得说不出话来。


        

下一秒,冰箱门被关上,紧接着她的后背一凉,人被抵在冰箱门上了。


        

“欢欢,我说得不对吗?要是不对的话,我就随你怎么惩罚我。”他勾着唇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薄欢的脸色一下子就涨红起来,她抬手打了一下男人的肩膀,噘着嘴巴说道:“我饿了,你快点!”


        

“哦?”封寒川轻笑一声,低下头,凑到女人的耳畔,轻咬她的耳垂,“你饿了?让我快点?哪种快?”


        

“啊啊啊!”薄欢立刻推开她,捂着耳朵,尖叫着跑出了厨房。


        

封寒川哑然失笑,也没有追过去,这个时候,他得让薄欢冷静一下,自己则加紧时间煎牛排。


        

薄欢跑出去后,就坐到了餐桌上,餐桌正好在落地窗边,她可以看到门外有好多保镖站岗着。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


        

只是,她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究竟是谁让陈杰买凶杀她?


        

关键是现在陈杰也失踪了,就像死无对证似的,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就在她发愣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黑椒味,很香很香。


        

紧接着,男人端着白色的盘子走了过来,精致的香煎牛排,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薄欢是真的饿了,口中瞬间分泌出了唾液,她拿起刀叉,一个字都没说,直接开吃。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耀在桌面上,也照在薄欢的身上,她津津有味地吃着,就好像是一副生动活泼的画卷。


        

封寒川静静地看着她,好像有了这三年来从未有归的惬意感。


        

“对了,阿寒,怎么只有我一份牛排?你吃什么?”薄欢突然仰起头,看着站在桌边的男人,疑惑地问道。


        

“你不是让我快点?我先煎了一份出来,怕你等不及。”封寒川伸出手,指腹拂过女人的嘴唇,擦去她唇角的油渍。


        

随即,迈开长腿,转身又进了厨房。


        

薄欢原地愣了几秒,然后朝着封寒川的背影吐了吐舌,继续低头吃起牛排。


        

差不多一块牛排吃完后,她看见封寒川又端着两个盘子走了出来,紧接着,一个盘子递到了她的面前。


        

他在她的对面坐下,另一个盘子,封寒川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薄欢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这一份,挠挠头道:“我饱了。”


        

她知道这份牛排,是封寒川给自己煎的第二份。


        

“再吃点,不然可能到晚上才能吃饭。”封寒川一本正经地说着。


        

薄欢:“???”


        

“什么情况?中午没有午饭吗?不可能吧,李妈在家呀!还有这么多保镖得吃饭呢……”薄欢疑问的话语还没讲完,声音便越来越小,似是猜到了什么,脸色涨得通红。


        

看着她这副心虚的样子,封寒川也知道她自己猜到了,一边切着牛排,一边饶有兴趣道:“不是某个人昨晚嚷嚷着要玩小游戏吗?今天白天有的是时间可以好好玩一场。”


        

“……”薄欢瞬间闷下了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一钻,她咬了咬牙,默默吐槽:“封先生,您好几天没去公司了吧?不需要处理业务吗?我记得你们公司应该很忙的吧?”


        

“封先生?”男人眉梢一挑。


        

“阿寒~”薄欢立刻改口。


        

“没事,有情况高层会处理,我休息几天无碍。”封寒川淡然回答。


        

薄欢:“……”


        

她觉得自己问了个寂寞。


        

瞥了一眼面前镇定自若的男人,薄欢拿起刀叉,继续啃咬起牛排来。


        

多吃点,多吃点,不然可能真的得到晚上才能吃饭了。


        

昨天就是赤果果的教训啊~


        

就在这时候,封寒川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立刻开了免提,苏宇的声音传出:“封总,有了新发现!”


        

“我们发现陈杰在晨国大学念过一段时间书,算是交流生那种,而且我们在他的电话联系中,发现了房芳这位女士,她也是晨国大学镀金留学回来的,之前是一名外围,后来嫁给了刘家的私生子刘辰风,也就是刘冬瑞的弟弟。”


        

刘冬瑞!


        

薄欢立刻想到了他,她突然有些内疚,当初刘冬瑞什么都没有做,都是柳月儿撒的谎,让她误会了刘冬瑞。


        

“然后呢?”封寒川微微眯起眼眸,似是因为刘冬瑞这个名字,脸色变得阴沉了些许。


        

他并不是对刘冬瑞有什么意见,只是这个名字的出现,会让薄欢想到他当初欺骗她的那些事,所以封寒川并不希望生活中再出现刘家的信息。


        

“我们现在已经赶到刘辰风的家,刚刚见到了房芳女士,房芳女士说她是委托陈杰查她丈夫的出轨情况,但是前两天,陈杰突然问了她晨国薄家的事情。”苏宇继续汇报。


        

“薄家?”封寒川和薄欢,几乎是异口同声。


        

薄欢回国,改名换姓的消息,除了之前认识的那些人,其他人应该是不知道的。


        

陈杰怎么会突然追问薄家的事情?


        

难道陈杰已经发现了她改名成为薄家人的事情?难道幕后凶手,就是周围的那些人之一?


        

“封总,房芳女士说想亲口跟你讲一下情况,您看需要吗?”苏宇征求地问道。


        

“嗯,让她说吧。”封寒川淡淡开口。


        

紧接着,矫揉造作的女人嗓音响起,似是带着很强的激动情绪:“天哪天哪,您就是封三爷吗?”


        

房芳知道是封三爷在查陈杰的事情,可没把她高兴坏了,封三爷的名号她知道的,虽然说封三爷性子很可怕,但是,他是行走的衣架啊!


        

而且,听说封寒川到现在都没有结婚,要是能和封寒川搭上关系,哪怕就是睡一晚,她都能乐坏。


        

“房女士,请把陈杰的消息叙述地完整一些。”封寒川冷冷说道,他不喜欢这种浮夸的女人,但现在他只能和房芳交流。


        

毕竟,他们需要从房芳这里,了解陈杰的信息。


        

“好的好的封三爷,电话里有些说不清楚,需要面聊吗?”房芳激动地问道,她真的好想和封寒川面对面交流啊!


        

封寒川脸色黑了黑。


        

电话是开着免提的,所以薄欢能够听到房芳说的话,自然也能够感受到房芳对封寒川的觊觎。


        

不过,想到今天要是留在家里,她就吃不了午饭,于是薄欢朝着封寒川点了点头,暗示他同意下来。


        

封寒川蹙了蹙眉,他并不想和这种女人面聊。


        

但薄欢又重重地点着头,她还挺想出去的,好几天闷着没出去玩过了。


        

似是察觉到薄欢想要外出的心思,他只好朝着电话那头冷冷道:“一小时后,雅居咖啡厅见。”


        

“啊,封三爷,我一定会准时来的,我现在就收拾一下过去。”房芳就差尖叫起来了。


        

封寒川掐了电话,脸色不悦地看向对面的小女人,沉声道:“电话里能说清楚的事情,不一定非得面聊,你就这么想把我往外推?”


        

房芳刚刚的花痴,封寒川又不是没感受得到,他就不相信薄欢不清楚。


        

这个房芳明显对他有勾引的企图。


        

“阿寒,我觉得面聊更准确些,更何况你不是休假吗?我们在家也没什么事呀~”薄欢笑眯眯地说道,然后小声嘀咕:“这样我就有午饭吃了。”


        

封寒川有些哭笑不得,“就因为不愿意待在家玩游戏,所以就让我出去见她?”


        

“谁说让你出去见她嘛,我和你一起去呀!”薄欢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才不给你和别的女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哪怕是已婚少妇!”


        

“因为有的男人,就喜欢已婚少妇,少妇也很危险。”薄欢特地补充道,万一房芳把封寒川的魂儿给勾了怎么办?


        

感受到薄欢有了醋意,封寒川微微勾唇,“嗯,比如我,就喜欢已婚少妇。”


        

“你说什么!”薄欢顿时脸色一变,气愤地看向他,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封寒川,你!你反了天了!”


        

还没等她开始发脾气,男人已经走到她身旁,将她抵在椅子上,笑道:“欢欢,你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


        

“已婚少妇,说的不就是你自己?”纤长的手指挑起女人的下巴。


        

【作者题外话】:岁岁把三章合并成一章了,其实今天还是更了5章的量,一万字哈~


        

票票投起来,岁岁今天排名才22名,20名以后是没有奖金的,如果排名低的话,岁岁就更不了这么多字了,哭唧唧~


        

爱你们,请给我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