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420章 亲自计算时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薄小姐,您真是太有趣了……”房芳硬着头皮夸赞道,实际上全身都吓得起了鸡皮疙瘩。


        

她知道了这么一个大消息,会不会被封寒川杀人灭口啊?


        

突然,房芳似是想到了什么,惊呼道:“等等,薄小姐,你姓薄?你是晨国人?”


        

“是啊!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询问你这件事,陈杰和你打听过薄家的情况,是吗?”薄欢立刻恢复成严肃的表情,不再调侃。


        

房芳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脸色阴鹜的封寒川,赶紧回答:“是的,陈杰和我来打听薄家,我不太了解,但是我认识薄钰。薄小姐,薄钰是你什么人?”


        

“薄钰?算是我堂哥吧。”薄欢见过他几次,感觉吊儿郎当的,一副油头滑脑的样子。


        

舅舅薄琛曾和她提过薄钰的情况,薄钰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主要就拿着薄家的分红过日子,平日没个正事儿。


        

“天哪,薄钰竟然是你堂哥!”房芳暗暗压下心中的惊讶,有些试探地询问:“薄小姐,您是薄家人还是薄家旁系?”


        

“这个我不需要回答你,我们这次过来找你,是希望你将陈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薄欢的脸色很严肃,语气摄人心魄。


        

完全没了刚刚调皮的模样,让房芳有些吓了一跳。


        

她感觉得到薄欢是不好惹的,那股子气势和薄钰完全不一样,她甚至能够笃定,薄欢应该是薄家正统血脉的。


        

“是这样的薄小姐,我其实也没和陈杰聊什么,当时陈杰打电话给我,我还以为是是我老公和那小三儿的事情调查到了,但没想到他突然问我薄家的情况,和我提到了我们在晨国上学那会儿,和我们是校友的薄钰。”


        

房芳心里头有些打颤,继续道:“我和薄钰不熟,但我的小姐妹上学那会儿,和薄钰谈过恋爱,薄钰虽然是薄家人,但就是个旁系,平日也没钱给我那小姐妹,后来两人就分了,我主要就是和陈杰说了这事儿,他倒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打听薄家的事情,我也没追问。”


        

“除了这些,没有别的了?”薄欢蹙了蹙眉,这没什么有用的消息。


        

“没了,真没了,我们也没不经常联系的,前两天那通电话,就说的这个事儿。”房芳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您和三爷都是大人物,我哪敢隐瞒什么!不过,陈杰到底犯了什么事儿啊?我都联系不到他了。”


        

房芳其实还是完全懵的状态,不了解这其中的情况。


        

“你和陈杰既然是大学同学,现在又是雇主和侦探的关系,他平时有没有什么联系密切的人?”封寒川冰冷的嗓音响起,带着质问。


        

“这我是真不太清楚,因为我现在已经提高了阶层,所以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和陈杰做朋友,不是经常联系。”房芳连连摇头,立刻撇清和陈杰的关系。


        

她是个人精儿,很显然陈杰得罪了封寒川和薄欢,虽然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但她现在和陈杰撇清关系,是最好的选择。


        

更何况,她也没说谎,她确实和陈杰没那么关系好。


        

其实刚刚那件事,她完全可以告诉苏宇,或者是在电话里告诉封寒川,但主要是想见封寒川一面,所以提出面聊,哪知道封寒川早就有了女朋友,而且女朋友还是薄家人。


        

就算眼前这个薄欢是个薄家旁系,那也比自己有资本,至少勾搭上了封寒川,而且还是个未婚姑娘,自己已经嫁人了,除了想和封寒川有一夜之缘这样的愿望,本来也没有奢求什么。


        

刚刚听到薄欢说封寒川只有一分钟,连一夜的愿望她也打消了,丝毫没有任何动力了。


        

“现在都快13点了,两位还没有吃午饭吧?不如我请客,隔壁是一家口味很好的中式饭店,很多招牌菜,薄小姐在晨国长大的,吃得惯中餐吗?中餐很好吃的!”房芳讨好地笑着,她还挺想结交薄欢的。


        

她觉得薄欢挺像薄家正统人,就算薄欢是个旁系,那也是搭上封寒川的旁系,要是薄欢能嫁给封寒川,以后薄欢就是这名流圈子里的顶级贵太太。


        

她讨好薄欢,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薄欢早上就吃了一块牛排,其实份量并不多,再加上疯狂地运动过,其实现在已经饿了。


        

“好啊!”没等封寒川拒绝,薄欢就直接答应下来。


        

房芳一听,高兴极了,到底是国外长大的大小姐,看着就天真单纯,特别好相处。


        

比起那些心机深的女人,好太多了!


        

薄欢回答完,转过头就对上男人阴鹜的视线,她瞬间撅起嘴巴,朝着男人眨了眨眼,撒娇道:“就在隔壁吃饭饭吧,好不好嘛?”


        

女人娇糯糯的嗓音,让封寒川无奈又头疼,但只好顺了她的意思,冷冷道了一个字:“好。”


        

他带她去哪里都可以,偏偏要答应一个陌生女人的邀请,这个小女人到底有没有警惕心?


        

说她傻,又一点都不傻,哪个傻女人会在外面瞎造谣那个一分钟?


        

这件事儿,他得好好和她算算账了。


        

……


        

十分钟后,中式饭店。


        

四人座的位置,依旧和刚刚在咖啡馆一样,房芳单独坐一边,薄欢坐在她的对面,而封寒川坐在薄欢身边。


        

房芳热情地问了两人的忌口,然后点了很多招牌菜。


        

“我先去下洗手间。”薄欢起身,离开位置。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封寒川正站在外面的走廊上等着她。


        

下一秒,她就被男人抵在了墙上,冰凉的触感让她惊呼了一声。


        

“封寒川,你干嘛!这里是饭店!”薄欢瞪了他一眼,斥责道。


        

男人低下头,咬住她圆润的耳珠,质问道:“欢欢,我倒要好好问问你,真的是一分钟吗?”


        

“不管是一分钟还是两分钟,现在不是谈论分钟的事情,这里是公共场合!”薄欢一把推开他,一双水润的杏眸瞪得圆溜溜的。


        

封寒川勾了勾唇,嗓音低哑:“欢欢,回去后我想亲自计算时间,看看究竟可以几分钟。”


        

薄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