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429章 说谁没本事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真……真的?”陈杰震惊得两眼呆滞,甚至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只要对黎诗芸做出这件事,录下视频,他就可以被放过?


        

“自然是真的,你只是拿钱办事的人,若你将功抵过,我自然不会追究。”薄欢弯了弯唇,可脸上尽是冷意。


        

“我!我答应!我答应!”陈杰兴奋极了,那脑袋点得跟拨浪鼓似的,鼠头鼠脑的。


        

而黎诗芸整个人都傻住了,她一双眼睛瞪得猩红,仿佛能喷涌出火焰来,她恶狠狠地瞪着陈杰,随后又瞪向薄欢,大吼道:“薄欢,你疯了吗——”


        

她没想到薄欢竟然使出这样的诡计!


        

把视频录下来,无非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视频扩散出去,那到时候她的声誉全毁了!


        

“寒川!你救救我啊,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爸妈对你那么好,我就算是坐牢我也不要拍这个视频,你救救我……”


        

黎诗芸绝望不已,把最后的希冀放在了封寒川的身上,因为全身被捆绑着,她只能扭动身子慢慢朝着封寒川的方向挪去,看上去污秽又狼狈。


        

封寒川别过眼,面色很冷漠,只是淡淡道:“你自己做下的错事,自己承担。”


        

说罢,他转过身,朝外走去。


        

薄欢回头看了一眼封寒川,便朝着景墨吩咐:“阿墨,把陈杰的绳子解开。”


        

“是。”景墨点头,便从摄像机前让开,朝着陈杰走去,面无表情地解开了陈杰身上的绳子。


        

“阿冷,准备录像。”薄欢又冲着景冷吩咐。


        

“是,大小姐!”景冷就位。


        

陈杰一听,没等薄欢吩咐,就猛地朝着黎诗芸扑了过去……


        

紧接着,就是女人一声又一声的杀猪叫,黎诗芸拼命地反抗着,景墨的手下给他们两人都灌了药。


        

最终,陈杰和黎诗芸已经分不清现实与梦境,沉醉其中,全然忘了任何羞耻。


        

薄欢看到这样的一幕,转头朝着门外走去,将剩下的一切,都交给了景家两兄弟,以及苏宇一行人。


        

她走出工厂,来到了封寒川的车边,看到他坐在驾驶座,靠在靠背上,双目闭着,仿佛睡着了一般。


        

薄欢站在车前,沉默地看着他,随即转过身,走向了另一辆车,是景墨和景冷从名御府邸开来的车。


        

她坐进驾驶座位,直接发动了汽车,一个急速转弯,飞快地驶离了这里。


        

封寒川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发现女人疾驰而去,他立刻发动汽车,赶紧去追。


        

薄欢的车速很快很快,封寒川一直没有追得上,薄欢的车最终停在帝皇酒店的停车场,她走到酒店门口的那一刻,被封寒川拉住了手臂。


        

封寒川气喘吁吁,他没有想到,薄欢的车速竟然如此惊人!


        

“放手!”薄欢冷着脸,一把甩开了封寒川的手。


        

“欢欢,你生气了?”封寒川蹙起眉头,再一次拉住了她的手。


        

这一次,薄欢想甩开,却没有甩得开来,因为男人用力地握着她的手,和她十指紧扣。


        

“怎么,看你这纠结的表情,你是心疼黎诗芸了?”薄欢咬紧牙关,努力忍住眼眶的酸涩,狠狠地瞪了男人一眼。


        

她自嘲一笑,“是啊,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就算她做错了事情,也不该受到那样的侮辱,是吗?所以,你看不下去了,对吧?”


        

原先,薄欢并未想太多,甚至都打算让黎诗芸接受法律惩罚就行了,可是在得知黎诗芸和陈杰在废弃工厂的作为,她才决定亲自惩罚他们。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封寒川似乎并不赞同她这么做,只不过没有说出来罢了。


        

其实,他是在心疼黎诗芸吧!见不得黎诗芸受到那样的侮辱!


        

“不是。”封寒川知道薄欢误会了,他立刻解释:“欢欢,我并不是偏袒黎诗芸,我只是并不想看到那些场景,所以才会待在外头。”


        

“你不想看到那些场景?说白了,你就是心疼黎诗芸,你就是舍不得她!”薄欢咬牙吼着,手上不停地挣扎着,企图挣脱封寒川的束缚。


        

“欢欢,你真的误会了!我不是不想心疼黎诗芸,我只是不想看到别的女人的身体!”封寒川全然不顾路人的视线,一把将薄欢抱入怀中。


        

薄欢瞬间放弃了挣扎,两眼有些呆滞,随即她又咬着唇,“我不相信,你就是心疼她。”


        

“欢欢,我要是真的心疼她,我会同意你这么对她?”封寒川低下头,吻住女人的额头,认真道:“在我眼里,你的感受是最重要的,我对她没有同情和心疼,这些是她自作自受。”


        

“现在我对她做了那些事,你打算怎么和封家还有黎家交代?”薄欢抿着唇,刚刚的怒火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


        

“她确实做错了事,我们无需交代,她应该也必须接受惩罚。”封寒川淡淡开口,随即弯下腰,将女人直接横抱起来。


        

薄欢感觉到身子突然腾空,她吓了一跳,刚想尖叫,就发现封寒川抱着她朝着车子走去,然后将她放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欢欢,你的车技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封寒川弓着腰,将她抵在座椅的靠背上。


        

炙热的气息包裹着自己,薄欢撇了撇嘴,回答道:“在晨国的时候练出来的,主要是,天赋高!”


        

“我以后真不能让你碰车了。”封寒川低下头,咬住她圆润的耳珠,吐出一丝热气。


        

薄欢只觉得一股电流窜入身体中,她疑惑地抬眸,“为什么啊?我会开车不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封寒川伸手抚着女人的脸颊,沉声开口:“我追不上你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薄欢嘟了嘟嘴巴,小声嘀咕:“谁让你没本事呢?”


        

“唔……”


        

下一秒,她的唇就被堵住了。


        

一阵辗转厮磨,薄欢憋气憋得脸都红了,一双杏眸变得谜离起来,男人才堪堪放过她。


        

“欢欢,说谁没本事呢?待会儿回去后,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本事。”封寒川勾了勾唇,随即退出了车厢,关好车门后,立刻绕过车头,来到了驾驶座位。


        

他转头看了一眼满脸酡红的小女人,迅速发动汽车,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