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沈欢欢封寒川 > 第435章 必须给我道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芳芳,你要买这些?”


        

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各种内依,薄欢觉得有些脸羞羞。


        

“我老公最近晚上都回来,和那个小三儿闹别扭了,我打算和他再感情升温一番,找回婚前的激情。”房芳说话向来如此,丝毫不避讳。


        

她看着薄欢娇羞的样子,想到薄欢昨天曾说过封寒川不行。


        

于是,她凑到薄欢耳边,小声道:“欢欢,要不你也买一套回去试试?说不定三爷看到后,能从一分钟变成五分钟呢?”


        

薄欢顿时哭笑不得。


        

刚想开口解释是自己胡说,这时候,门口传来矫揉造作的声音:


        

“辰辰,你那个前女友沈心柔,现在像个疯子一样,刚刚还被人抬出去了,真是丢人死了!”


        

“以后你出去,可千万不要承认你和她的关系呀~不然我会生气气的~~~”


        

女人非常撒娇,可是那声音真的无比难听,站在店里头的薄欢和房芳,两人都起了鸡皮疙瘩。


        

房芳满脸的嫌弃抑制不住,但薄欢的脸色却怔了怔。


        

辰辰,沈心柔,前女友……


        

所以,现在进来的人,是叶景辰和他的妻子?


        

之前景墨调查过,叶景辰两年前之前,和王氏千金王媛媛举办婚礼,成了王氏董事长的乘龙快婿,他也被提拔成为王氏的总经理。


        

只不过,前脚遇到沈心柔撒泼,现在又遇到叶景辰这个狗渣男前男友!


        

她今天出门是走了狗屎运吗?


        

“放心吧媛媛,她那种肮脏的女人,我是不可能再看她一眼,也不会承认和她的关系。”叶景辰握住王媛媛的手,深情款款地说着。


        

然而,他的眼神深处,暗藏着一丝嫌弃,只是被他隐藏得很好。


        

他们俩朝着里头走去,王媛媛似是看中了什么,朝着薄欢的方向奔了过去,指着墙上的一套内依说道:“辰辰你快看看这套,我穿上的话一定很好看吧?我今晚就穿给你看,好不好啊?”


        

叶景辰掩去脸上的不耐烦,朝着她的方向走去,刚打算开口,但看清王媛媛身旁站着的女人,他整个人都傻住了。


        

“欢……欢欢……”他惊住了,赶紧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不,他没有看错!


        

面前的女人,真的和沈欢欢一模一样!


        

薄欢淡淡一笑,“好久不见。”


        

“你你你……你不是三年前……”叶景辰听到薄欢的声音,瞳孔更加放大。


        

“三年前只是意外,我还活着。”薄欢轻飘飘地解释了一句。


        

“辰辰,她是谁!”王媛媛转身看着薄欢,眼底都是嫉妒和恼怒。


        

薄欢生的漂亮,小小的脸蛋,肌肤白皙透红,看上去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而王媛媛,个子不仅矮,而且很胖,皮肤黝黑,脸上还有一些痤疮,如同毁容的母猪。


        

“她,她是我之前的朋友,高中同学……”叶景辰连忙解释。


        

“高中同学?”王媛媛半信半疑,朝着薄欢质问道:“你是哪个高中的?说!当面说!不许你们对暗号!”


        

薄欢嘴角微抽,觉得有点无语。


        

“A高。”她的语调波澜不惊。


        

她如实回答,只是懒得和这个女人纠缠罢了。


        

“A高?”这时候,房芳惊讶地喊出声来,连忙问道:“欢欢,你不是晨国人吗?怎么会在A高念高中的?”


        

“晨国人!”此刻,王媛媛的眼底喷出愤怒的火焰,一把揪住了薄欢的头发,表情狰狞如母夜叉,“你竟然敢骗我!说,你和叶景辰是什么关系——”


        

“疯了吧!”薄欢扣住王媛媛的手腕,用力一折。


        

“啊——”王媛媛痛得惨叫起来,立刻松开了手。


        

薄欢的头皮得到解脱,可下一秒,王媛媛的手又甩了下来,她及时挡住。


        

否则,她现在的小脸蛋就要遭殃了。


        

“叶景辰,你和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她反了天了,竟然敢这么对我!”王媛媛转头瞪着叶景辰,咆哮出声。


        

叶景辰有些着急,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沈欢欢是他的初恋女人,但他不希望王媛媛知道,否则这个母老虎又会大呼小叫,他肯定得有一段不安分的日子得过。


        

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又不得不解释清楚,不然大庭广众之下闹事,只会丢人!


        

“媛媛,你别闹,我和她高中的时候谈过,早没关系了。”叶景辰耐心地解释着。


        

“什么?你和她谈过?那沈心柔呢?你高中的时候不是和沈心柔在一起吗!”王媛媛呐喊出声。


        

在她看来,叶景辰只交往过沈心柔一个人,所以拆散了他俩之后,她就把叶景辰拐回了家。


        

可万万没想到,现在又蹦出一个初恋来?


        

王媛媛气急败坏,脸都气绿了!


        

叶景辰连忙上前,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劝说道:“媛媛,我和她都三年没见过了,刚刚只是很惊讶,真的没有关系了。”


        

叶景辰那温润安慰的样子,让王媛媛的脸色瞬间好多了。


        

薄欢扯了扯嘴角,看着叶景辰这般,只觉得无比作呕。


        

叶景辰是个外貌协会,现在为了钱竟然能委身这样的母夜叉,可真是豁出去了。


        

“呵。”薄欢不自觉地讥笑一声。


        

她的态度,让王媛媛又愤怒起来,她转头瞪着薄欢,昂着下巴,趾高气昂地命令道:“你让我不开心了,给我跪下道歉!”


        

薄欢:“???”


        

“你疯了吗?竟然让欢欢给你道歉?”房芳立刻站出来制止。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王氏的千金王媛媛,你们要是不给我道歉,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王媛媛双手叉腰,嗓音变粗了很多,完全的母夜叉架势。


        

叶景辰觉得丢人极了,尤其是沈欢欢还是他的初恋,他原先是个很在乎面子的人。


        

但他没有为沈欢欢说话,他了解王媛媛的为人,不达目的不罢休,沈欢欢没什么背景,沈家早就垮了,她不是王媛媛的对手。


        

“王氏?”听到这个词,房芳直接冷笑起来,“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千金,不就是一个破王氏,还敢如此耀武扬威?”


        

“你……你什么意思!你……”王媛媛气得两眼瞪得老大。


        

“我是刘家的二少奶奶。”房芳自豪地回答。


        

刘家要比王家高一个阶层,所以她才这般有自信。


        

“哈?二少奶奶?”王媛媛似是知道内幕,哈哈大笑起来,“你老公不就是个私生子吗?二少奶奶?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你……”这回,轮到房芳脸色变了。


        

“你算是刘家的什么东西!而我,我可是我爸的独生女!”


        

王媛媛丝毫没有惧怕,反而更为得意,又道:“不过,看在你是刘家人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本来我们也没什么矛盾。”


        

“但是!”王媛媛瞪向薄欢,趾高气昂,“这个女人必须要给我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