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21章 刀剑相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当能让那棺中人都动了凡心选中的女人是什么样呢,这样看来也很普通嘛。”三叔说道。


        

“是啊,不想被看上的,反而被看上了,那送上门去的反而被拒之门外了,是不是很气?”我娘道。


        

三叔瞬间勃然大怒道:“今天我要带他走!谁也拦不了我!我念你可怜,不想你魂飞魄散!”


        

“拦不住也要拦啊,谁想自己的孩子跟着一帮魑魅魍魉呢?”我娘抱着我,亲了一下我的额头,之后她死死的把我抱在怀里道:“孩子,娘对不住你,你去坟前叫的那么多声娘娘都听到了,可是娘答应的声音你却没听到。”


        

“娘!”我啕嚎大哭叫道。


        

“哎!”我娘笑着答应道,笑着笑着,她的脸上就流下了两行血泪。


        

她放下了我道:“去山上吧,你爹定然能护你周全,若是见了他告诉他,娘这辈子遇到他,不后悔。”


        

我咬着牙点了点头,跑过去拉起我大伯开始往山上走。


        

三叔冲到我身前要抓我,娘走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道:“来看看是你这养了千年的尸气厉害,还是我这家破人亡的怨气更胜三分。”


        

“找死!”三叔怒吼道。


        

我搀扶着我大伯,一走三回头的上了青龙山。


        

这一次是我拉着我大伯走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我娘,她没有照片存世,但是她跟我想象中的梦中的样子一模一样,若是在平时我定然要抱抱她亲亲她,告诉她我过的很好,告诉她我在无数次的夜里梦到过她,可是这一次哪怕我再不舍得她,再想跟她多待一会儿我都必须走。因为我知道她为什么会出来见我,她要做什么。


        

爷爷帮我挡住那千军万马一般的黄皮子和那个山羊胡老道。


        

我娘出来,是要为我挡住那同样想要我这条命的千年尸魃。


        

爷爷一直自认法力低微,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拦得住那个山羊胡的道士,更别说还有那无数已经修成气候的黄皮子。


        

而我娘定然也不是那千年尸魃的对手,家破人亡的怨气虽大,却远远不是那养了千年尸气的对手。


        

他们明知道不可为而为,就是为我争取这一线生机。


        

这个时候,我纵然有千般的不舍,也绝对容不得我矫情半分。


        

因为我能活着,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


        

我走到了青龙山的脚下,跪了下来,朝着我娘的坟和我家的方向给我娘和我爷爷磕了两个头,之后拉着我大伯毅然的上山。去找那个青龙山后山人人谈之色变的棺中人寻求庇佑。


        

从天而降9龙拉棺的棺中人啊,他有着太多的名号,有人说他是仙,有人说他是山鬼,有人说他的妖怪,而在我这里他有一个更加特殊的身份,他是我的父亲。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对他的感情,我跟所有人一样好奇他的来历好奇他的身份,我对他却也有畏惧,毕竟他是一个可让人青龙山后人称为活人不入死人不葬的山鬼。而在好奇和畏惧的同时我却因为那难以割舍的亲情对他有那么一丝的期待。至于这一次上山去寻求他的庇护,哪怕当年他给过我面子放出了那几个警察,我却依然知道爷爷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会出手,如果爷爷有把握他能出手救我的话一切就不会如此的悲壮复杂。


        

而对于我而言,虽然我不幸的童年包括我今日的劫难乃至于我二十三岁的生死劫都是因他而起,我都没有恨过他,哪怕是他这次不出手救我,我也不会因此而记恨他。


        

我娘虽然不在,她躺在那个小土包里我却能感觉的到她对我深沉的爱,而关于父爱,这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陌生和遥远。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我就这样拉着大伯上了青龙山,走到那刘伯温亲手写下的活人勿近死人勿葬八字古碑之前,我跟大伯就这样站在山间,看着下面平静的村子,那些熟睡的村民们绝对不会想到,看似风平浪静的三里屯,在今天晚上要经历一场怎么样的风云突变。


        

大伯的脸色看起来非常难看,我能感觉到这个不苟言笑的中年人正在深深的自责,我安慰他道:“大伯,这并不是你的错,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他们计划这一天计划的太久,别说是你,就算是爷爷也不能避免落入他们的算计。”


        

大伯抬起头,他双眼含泪的看着我道:“八千,大伯不是单纯因为这件事而难受,自从五年前那个山羊胡老道告诉我所谓的真相之后我心里有多恨你爷爷吗?我觉得他是一个无比自私的人,是一个精于算计可以用自己孩子的命给自己续命的人,你知道这五年来我多冷落你爷爷吗?还有你大娘,因为当年他毫不犹豫的就把昆仑抱给了那个中山装,你大娘这些年背地里不知道给了你爷爷多少个白眼,他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娘的把我跟你三叔拉扯大,你三叔是贪玩的性子,可是他在老了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因为自己的小聪明而冷落他,五年了,我没给他一毛钱的零花钱,没让他在我家里吃一口热饭。可是今天之后,我想要给他买新衣服,想要给他零用钱,想要帮他做庄家活,想要给他做一口热饭,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大伯说完,他把头埋在膝盖上,整个人在不住的抽泣。


        

“大伯你别哭了。”看着他伤心的样子,我也无法控制我的情绪。


        

我回头对着那不归林的方向跪了下来,我哭着对里面叫道:“就当我求求你,可以救我娘,我爷爷还有我三叔吗?我的命是他们给的,今天他们在这山下在为了我赴死!”


        

山里的人,并没有回答我,那整个山谷之间,回荡着我绝望的回音。


        

“你要是不救他们,我就碰死在这八字古碑之前!”我怒吼道。


        

“八千!”大伯抬起头看着我道。


        

我没有回应我大伯,我站起来走到那八字古碑之前,用自己的脑袋撞着那八字古碑。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鲜血和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


        

脑袋上的疼痛我可以忍,但是心里的疼痛却难以忍耐!


        

“你到底救也不救?!我娘让我告诉你,遇到了你她不后悔!可是今日你若是不出手救下他们,我便不需要你出手救我!我就算侥幸不死!我林八千此生此世都不会认你这个父亲!”我最后对山里绝望的怒吼道。


        

“哎。”山里传来一声叹息。


        

接着在我和大伯的目瞪口呆之中,那青龙山的后山现起一道虹光,那虹光高耸入云携着贯穿天地之威,最后那一道虹光化为一口青钢宝剑冲出青龙山。


        

那一口青钢宝剑如同从天而降,带着神佛不挡的盖世威严冲向村子。


        

我绝望的心再一次的燃起了希望,同时一股暖流流过了刚才几乎千疮百孔的心,一个声音在我心里不停的回响——他还是在乎我的,他还是认我这个儿子的!


        

“大伯!爷爷三叔还有我娘都有救了!快下山!”我擦干了眼泪拉着大伯道。


        

“谢了!”大伯跪在地上对着青龙山的方向猛磕了几个响头道,之后他抱起我,我们两个开始跟着这把青钢宝剑冲下山去,在我看来,这一口青钢宝剑,定然能把所有的恶人杀的片甲不留!


        

可是就在那一口青钢宝剑冲下山去的时候,我听到远方忽然传来了一声冷哼。


        

这一声冷哼从远方来,至于多远我无法估算,仿若是来自天边,又仿若是来自眼前。


        

那一声冷哼之后,一把大刀从天而降!


        

那大刀有着无尽的冷厉杀意,更是蕴藏着让人遍体生寒的无上神威。


        

大伯抱住了我停下了脚步,我们俩都感觉到了那个冷哼的不满,还有这把刀的来势汹汹。


        

刀霸气绝伦从天而降。


        

它对准的方向,正是那把从青龙山冲出的绝世青钢宝剑!


        

刀意与剑意瞬间交织,那无比伦比的力量撕扯之下仿若是要把三里屯上空的时光扭曲!


        

刀对着剑顺劈而下。


        

青钢宝剑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龙鸣,冲向那把霸气绝伦的大刀!


        

“砰!”刀剑相争,一声如同9天之上惊雷的碰撞声传来!


        

那巨大的火花更是如同刺眼的闪电。


        

在火花的光散去之后,我看到那把刀压着那把剑开始往地上压去,这刀剑相碰的第一个回合,这把青钢宝剑就显然落入了下风。


        

那刀再一次高高的举起。


        

依旧是简简单单的动作,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


        

顺劈而下!


        

刀剑再一次的相碰!


        

那青钢宝剑发出一声绝望的哀鸣,在那霸气大刀的第二刀下,逐渐的在空中化为齑粉。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甘心的问大伯道,这把剑是救下我爷爷救下我娘救下我三叔的唯一希望!可是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大刀!


        

这把刀又怎么可能砍断青龙山后山出来的剑?!


        

这把狗日的大刀,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山羊胡的老道,还有一脸妩媚的三叔,身后跟着漫山遍野的黄皮子,慢慢的走到了我们面前。


        

他们的脸上带着笑意。


        

他们的出现无疑就是代表着着在山下帮我拦着他们的人都遭遇了不测。


        

大伯面如死灰却无比决然放下了我道:“八千你往后退,进青龙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