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22章 林家昆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山羊胡老道道:“无量天尊,小友,我等并无恶意,只不过想带你跟在身边罢了,我们这一身本事定然也会悉心传授,我等是有私心,可是你真以为那林老汉就无半点私心?那林老汉虽然算是江南刘瞎子的半个弟子,却并没有学到刘瞎子那一身霸道无双的本事,你跟在他身边这几年,钻研玄学,是不是未有半点精进?你若是跟着我们离去,只需三年,三年之后你若行走于世,定然成这红尘中的一代宗师,到时候可享尽这人间荣华富贵,岂不美哉?”


        

“做梦!”我怒瞪着他们道,哪怕他们说的多么天花乱坠,我对他们几个都没有半点的好感。


        

山羊胡老道叹口气道:“小友又何必执迷不悟呢?难道你还没看明白,纵然你这青龙山里的生父有通天的本领却也无法在今日救你?有些事有些规则,现在的你自然无法看透。你过来我细细的讲与你听。”


        

山羊胡老道说完,带着那附身了三叔的千年尸魃和那漫山遍野的黄皮子逼近而来。


        

“林更臣许诺此子日后做我的抬棺人,你要带他走,问过我了吗?”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军用的吉普车上走下来了两个人。


        

一个人穿着一身中山装,一丝不苟的头发帅气的容颜。


        

还有一人,虽然年纪看起来不大,脸上有着些许的稚嫩,可是身高却与成年人无异,最重要的是他那强壮的身体,如同是一个健壮的牛犊一般。


        

他是我的哥哥,林昆仑。


        

看到林昆仑的那一刻,我想到了《尸子》里面的一句话:


        

虎豹之驹虽未成文,却已有食牛之气。


        

中山装带着昆仑走到了我们身前,中山装对我点了点头道:“抱歉,来晚一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之后中山装抬起头看着青龙山后山的方向道:“你不便出手,我来。”


        

大伯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浑身颤抖的看着眼前早已跟当年判若两人的林昆仑道:“孩子?昆仑?”


        

昆仑笑了笑,这一笑笑掉了他身上全部的高人气息,一下子恢复了当年三里屯傻根儿的招牌笑容,他憨憨的道:“爹。”


        

说完,昆仑转过头看了看我,他把手伸进口袋里,一把抓出满手看起来色彩缤纷的糖果,满脸堆笑的道:“喏!弟!吃糖!”


        

看着昆仑的笑脸,我的冲过去抱住了他道:“哥!”


        

“接过糖吧,我带昆仑走之后,他不愿意练功每天吵着要回来,后来我就用糖果让他练功,每精进一分便会奖励他一颗糖果,他还有一帮子顽劣的师兄弟们,每次要找昆仑比力气,昆仑不屑于搭理他们,他们便拿糖果来引诱,后来我们才发现昆仑喜欢糖果却从来不吃,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弟弟喜欢吃糖,这些糖都是给弟弟留的。”中山装一脸宠爱的看着昆仑道。


        

我点了点头接过了糖,剥了一颗放在嘴里,昆仑一脸紧张的看着我道:“甜吗?”


        

我重重的点了


        

点头,无法抑制眼泪决堤的看着昆仑道:“哥!甜!”


        

昆仑本来笑了。


        

可是在看到我流下来眼泪的时候,他的脸却在瞬间拉了下来。


        

昆仑走过来擦干了我脸上的泪道:“他们欺负你?”


        

我捂着嘴巴,浑身颤抖到无法张口说话。


        

昆仑回头,对着山羊胡老道他们怒吼道:“谁?!”


        

说完,昆仑的身子已经冲了出去,他的脚步重重的踩在地上,速度不快,但是他的每一步都似乎充满了无尽的力量,每一声重重的脚步都仿若踏在人的心口,那健壮无比的身子更如同是一只出笼的猛虎。


        

大伯担忧的看着昆仑对中山装道:“先生,昆仑他。。。”


        

中山装微笑道:“没事。没人能想象昆仑的成长之快,你不知道这些年来有多少军区的大佬不惜花大代价想要把昆仑从我身边挖走。甚至那不把天下武夫放在眼里的弯背老六都知道了我身边多了一个林昆仑。”


        

中山装的话刚落音。


        

昆仑已经冲到了那山羊胡老道的身前。


        

山羊胡老道轻声道:“无量天尊。”


        

说完,山羊胡老道双手掐诀,山羊胡老道很瘦弱,拳头连同整条手臂看起来也是枯槁无力,可是他此时的拳头上包裹着一层白光,爷爷说过,修道之人身上会有气,那气便是他的力量所在。


        

昆仑抬起拳头,对着山羊胡老道砸去。


        

山羊胡老道一样的提起拳头,对昆仑对拳。


        

“砰!”


        

拳与拳的相碰!


        

力量与力量的碰撞!


        

碰撞的过程一闪即逝。


        

昆仑后退两步。


        

而那山羊胡老道却后退五步,他拳头上的白光被昆仑一拳打散,那条瘦弱的手臂无力的下垂,山羊胡老道再没有一开始的淡然,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那壮若牛犊的昆仑。


        

“再来!”昆仑稍微站定,再一次的展开冲锋!


        

山羊胡老道后退一步,那站着的漫山遍野的黄皮子对着昆仑扑来。那无数的黄皮子几乎在瞬间把昆仑湮没。那些黄皮子挥动的爪子磨动着獠牙,但是在那无尽的黄皮子海洋里,昆仑如同是一个绝代的战神。


        

哪怕你是修成了气候的黄皮子!


        

在昆仑面前也是一拳一个!


        

“这些黄仙虽未化形,最少却有百十年的修行,你拿它们当菜砍,未免太不把贵妃坟的黄老太太放在眼里了吧。”这时候“三叔”走了出来风骚而又妩媚的说道。


        

三叔说完,那些黄皮子似乎也知道自己绝非是昆仑的对手,远远的退到一边。


        

“三叔?”昆仑看着他疑惑的道。


        

“哥,她是个千年尸魃,占据了三叔的身体!”我对着昆仑叫道。


        

昆仑点了点头,低下了身子,开始俯冲。


        

这一次昆仑不同于刚才步伐缓慢但是每一步都充满力量,这次的他动作很快,转眼之间便已经冲到了三叔的身边,到了三叔身边的时候,他没有出拳头,而是身子微微一侧,整个肩膀便如同是一堵墙一样的砸在了三叔的胸膛之上,三叔神色大变,慌乱之中只能是横起双臂护在自己胸前。


        

咔嚓!


        

我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接着三叔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


        

昆仑并未停止,他继续往前,一脚就要朝着三叔的身子上踏过去。


        

“昆仑!”中山装皱起眉头叫道。


        

昆仑已经打红了眼,可是中山装这一叫他,他还是收回了脚一脸疑惑的看着中山装。


        

“他只是千年尸魃的一魂一魄占据了你三叔的身子,身子还是你三叔的,你这一脚下去,怕是把你三叔的命都要打没了。”中山装道。


        

昆仑点了点头,退回到我身边,对着我挥了挥拳头道:“八千不哭,谁欺负你,我打谁!”


        

“爷爷估计被他们害了。”我低下头对昆仑说道。


        

昆仑瞬间红了眼,再次回头看向山下的山羊胡他们。


        

面对昆仑的一双怒眼,山羊胡惊道:“姓袁的,这件事我们认栽!但是你确定今天把我们几个都留在这里?”


        

昆仑往前踏出一步。


        

山羊胡退了一步,道:“姓袁的!你真要撕破脸?”


        

中山装横出手臂拦住了昆仑,轻声道:“算了。”


        

中山装又对我跟大伯说道:“我知道我现在说此事算了定然难以平息你们心头之火,他们不可怕,哪怕是贵妃坟的黄老太太也不足挂齿,可是黄老太太后背的人却非常难缠,这件事比你们想象的要复杂,我不便出手,还希望你们理解。”


        

山羊胡对中山装抱了抱拳道:“好一个林昆仑!好一个力拔山河西气盖世,好一个霸王体魄!咱们后会有期!”


        

“慢着!”中山装沉声道。


        

山羊胡回头道:“你还想如何?”


        

“占了人家的身子,总得留下来,转告你们身后的那个人,林家的事,我不便出手不假,可是今日就算死了林更臣,林家还有林昆仑。对于昆仑来说,这是他的家事。”中山装道。


        

山羊胡冷哼一声转身离去,而在那一群黄皮子散去之后,我看到三叔闭着眼睛趟在地上,等我们走过去的时候他才缓缓的醒来,他想抬起胳膊却两条胳膊都被昆仑打断,看到我们三叔一头雾水的道:“我艹!我梦游了?我不是喝多了在二娃子家睡觉吗?怎么会在这里,大哥你怎么这幅德性?这位小兄弟,不,你他娘的是昆仑?你都长大这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