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26章 另有隐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山装眯起眼睛道:“是你!”


        

黑衣人道:“对,是我。”


        

我心里巨震,林长生可不就是我二叔的名字吗?


        

那个小时候被纸人纸马拉走跟着那个奇人盖9幽的二叔现在回来了?


        

同时我心中也是升起了疑惑。


        

二叔既然回来了,为何不回到家里给爷爷送行却来坟前阻挠挖墓坑?


        

更重要的是二叔对中山装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明明可以救他,却见死不救?


        

难道说中山装可以救爷爷,却故意见死不救?


        

就在我想的时候,大伯走到了黑衣人的身边,他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道:“老二?真的是你!老三,快过来,真是你二哥!”


        

三叔走了过去,二叔在“走丢”的时候,大伯已经十几岁了,还记得二叔当年的模样,可是那时候的三叔尚在襁褓之中,自然是对二叔没有丝毫的印象,此时三叔站在二叔的旁边一脸的尴尬。


        

“你愣着干什么啊!叫二哥!”大伯道。


        

“二哥。”三叔非常艰难的叫道。


        

“哎,老二你回来了怎么不回家里去?还跟先生动起手来了,这个先生可是我们家的恩人,若不是他在危急时刻出手,现在指不定家里乱成什么样呢!”大伯为了缓和二叔跟中山装的气氛说道。


        

大伯说完,二叔抬起头看向了中山装。


        

中山装自然不甘示弱的看着二叔。


        

他们两个的对视,气氛瞬间就剑拔弩张。


        

二叔道:“你别以为我会谢你。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小算盘!”


        

中山装倒也没有生气,他点头道:“我也没有指望你谢我。”


        

眼见着他们两个又要打起来,大伯赶紧圆场道:“好了好了,这其中定然有什么误会,老二,你既然回来了,咋不回家里送爹最后一程呢?还在这拦着他们给爹挖墓坑?”


        

二叔看着大伯道:“爹不能埋在这里。”


        

三叔忍了半天,听了这话之后终于忍不住道:“那你说应该埋在哪里?”


        

“那里,青龙山后山。”二叔淡淡的说道。


        

“什么?”三叔惊诧道。


        

不仅是他,我们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句给惊住了。


        

谁不知道那刘伯温亲手撰写的八字古碑生人勿进死人勿葬?


        

活人入则不归,死人葬则不详?!


        

“老二,你开什么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青龙山后山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别说死人葬了不详,谁又敢给爹抬棺进去呢?”大伯道。


        

“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现在还不能给你们解释,至于怎么把爹抬到不归林里,我自有办法。”二叔不容置疑的说道。


        

“你说的轻巧,说埋不归林里就埋不归林里了?现在怎么办?把爹抬回去?爹走了之后闹这么大动静,村里人会怎么说我们?要不要脸了?”三叔道。


        

“你若是真有本事,爹便不会死了。”二叔看着三叔道。


        

这一句话戳到了三叔的痛处,三叔指着这个刚见面的二叔道:“你!”


        

“你没本事,所以只能听我的。抬棺,回家。”二叔道。


        

“我看谁敢!”三叔可不会因为二叔刚刚回来就给他面子,特别是二叔说话不给解释却又极其强硬,更别说又戳中了三叔的痛处,三叔立马就发了难。


        

“老三,别胡闹!”大伯呵斥三叔道。


        

我也赶紧走了过去,把三叔拉到了一边道:“三叔,不如先听二叔的,你刚才也看到了二叔的本事,秒杀昆仑更是把中山装都搞的狼狈不堪,我听中山装说过,二叔跟着学艺的那个人是个奇才,二叔此时回来定然是身怀绝技,而且爷爷的死或许还另有隐情,回去查清楚再说吧。”


        

“这厮说话欠打的很!太气人了!”三叔道。


        

“哎,恃才傲物而已,别闹了,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越闹腾反而是越让外人看笑话,三叔你且忍忍。”我道。


        

三叔点了点头道:“八千,这件事三叔就当是给你面子了!但是回去之后他肯定要给我一个说法,不然我饶不了他。”


        

三叔松了口,他的那帮兄弟们这才抬着棺材往家里走去,本来我们就想让爷爷顺顺利利的走,没想到事情却会如此的一波三折,特别是二叔回来安排的这一手,不仅让已经出殡发丧的棺材往家里抬去,还说要把爷爷安葬在不归林里,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今天我家定然会成为三里屯的大新闻。


        

在送葬队伍返回的时候,我看了看中山装。对于二叔的安排他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这也难怪,毕竟二叔就算失踪多年却总归是我们家的自家人,而爷爷的葬礼也是我们家的家事。


        

我不能明白的是二叔那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中山装那天晚上出现救我们,其中真的还有什么隐情?


        

我其实不愿意接受这个,因为我对这个中山装的印象不错,甚至一直以来都视他如自己的偶像和人生导师,这一次他来我家虽然有些地方有点过于隐忍,我却也能感觉到他更多的是想顾全大局。所以我很希望他跟二叔之间是有什么误会,而非是像二叔所说中山装是别有用心之人。


        

等回到家里去,三叔心里很烦,把那帮兄弟还有左邻右舍全部拒之门外,棺材就放在院子的凉棚之下,大伯招呼我跟昆仑过来给二叔介绍道:“老二啊,这是昆仑,我跟前的孩子,这个是八千,你还记得老么叔吗?他家的那个憨小子建国,还有小时候跟在咱们屁股后面拖着长鼻涕的小丫头秀儿?八千就是秀儿的儿子,秀儿惨啊!”


        

二叔摆了摆手道:“我知道。”


        

“昆仑,八千,来叫二叔。”大伯道,对于二叔的归来,大伯是难以掩饰的高兴。


        

我看着二叔,虽然素未谋面,我却能感觉到二叔的五官与爷爷有很多相似之处,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我道:“二叔。”


        

二叔对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昆仑刚跟二叔交了手,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二叔。”


        

二叔依旧是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中山装站了起来道:“我还有任务在身,本来就想着处理好林叔的丧事便回去复命,今日既然林长生回来了,他师从高人一身绝技,自然也可以应付周全,我就先带着昆仑走了。”


        

大伯道:“先生,您这就走?”


        

中山装点了点头道:“任务在身,实属不便,昆仑日后前途不可限量,我想还带在身边。”


        

三叔道:“是不是有些事要说明白再走啊?”


        

我担心的看着二叔和三叔,生怕他们跟中山装再起什么矛盾,特别是中山装要带走昆仑的事情,二叔明显的跟中山装并不对付,我真的怕他不愿意昆仑跟着中山装走。


        

“老三,让他带着昆仑走。”二叔却在这时候发话道。


        

说完,二叔站了起来道:“其他的事你虽然做的不地道,但是对于调教昆仑来说,你的确是尽心尽力,你们两个有师徒缘分,我自然不会留下昆仑。”


        

中山装看了看二叔,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他道:“贵妃坟的黄老太,还有那个天阙道人,他们背后的主非常难缠,我希望此事若是能善了,还是不要再起干戈。”


        

二叔道:“这是我林家的家事,不劳你费心了!”


        

中山装点头抱拳道:“我只是建议。就此别过。”


        

昆仑对我们虽然极其不舍,我们却不能留他,几年没见昆仑那巨大的长进我们都看在眼里,爷爷当时说的没错,跟在中山装跟前的确对昆仑来说是天大的机缘,最后昆仑含着泪跟我们告别。


        

家里人跟中山装最熟悉的就是我,更何况中山装的确这几天帮了我们家里不小的忙,他要走我自然是要送的,等我把中山装送出门外,中山装让昆仑先上车,之后中山装看着我道:“你二叔说的没错,我本来的确可以救你爷爷,却没有出手。”


        

“我猜到了。”我道。


        

“有些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我得到的命令是救你不假,但是我同时得到的也有另外一个命令,就是看那9龙拉棺的棺中人出手会有什么后果,所以我只能在当时看着你陷入绝境,只有你身在绝境之中那棺中人才会不得不出手帮忙,八千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人活在这个世上就要受这世上的规则约束,不管普通人也好,高人也罢,都不能跳脱于那规则之外,我是一个俗人,所以不得不接受命令,对于林叔的死,我心中一直有愧。”中山装道。


        

“恩。你出手相救是情分,不救是本分,爷爷泉下有知,定然也不会怪你。”我道。


        

中山装苦笑了一下道:“你是个聪明孩子,有些事你都能想明白,我实话告诉你,青龙山9龙拉棺乃是一场千古谜团,你的降生更是万众瞩目,虽然无人可以断定你的未来到底如何,但是各方势力定然会围绕着你展开一场博弈,所以我一直以来没有办法把你带到身边,甚至就在今天我还在想到底如何安置你,你跟昆仑不一样,跟着我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好在你二叔回来了,盖9幽本身就是一个不受规则约束的奇人,他亲自调教出来的人定然也不会被他人左右,有他护着你我也安心。”


        

中山装说完,从胸前掏出两本书道:“这是我在一个前辈高人那里为你求来的典籍,我知道你对玄学很有兴趣,你的身份也决定未来也一定会走上这条路,这两本书虽然不是什么绝世典籍,你好生钻研之后也能登堂入室,我会尽心尽力的为你寻找适合你的修行法门,八千,你记住一句话,求人不如求己。任何之后,与其指望他人的帮助,都不如强大己身。”


        

我接过了书,发自内心的对中山装说了一声谢谢。


        

“别送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八千,你记住,心存善念,方能不惧天地,不畏鬼神。”中山装道。


        

我点了点头,看着即将上车的中山装问出了一个憋在我心里好久的话道:“袁叔叔,那个盖9幽,是不是有十二根手指头?”


        

中山装正准备拉开车门,??听到我这么问之后,??他愣了一下,皱眉问我道:“为什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


        

顿了一下,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道:“江南刘瞎子跟盖9幽是至交,林叔早年跟着江南刘瞎子四处游历,??见过盖9幽也正常,??没错,??盖9幽的确是有十二根手指头。”


        

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此时我的心里的震惊无以复加,??知道了这个答案之后,??我脑子里零零碎碎的线索和想法逐渐的连接到了一起。但是因为这些东西太过震撼杂乱,??我还需要时间去梳理一番。??我强装镇定的看着中山装道:“我就是想起来了问一下,??袁叔叔,??我还有一个问题,??那天晚上从天而降的那把刀,??是不是就是你们一直在说的那个天下第一的弯背老六的刀?”


        

他皱眉道:“不是,这件事你不要去想,跟不要去打探什么,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你记住,能让你活着已经是那个人最大的恩惠,他如果想让你死,任何人都拦不住,哪怕是刘瞎子在世,联手盖9幽,再借弯背老六一把刀也不可能是那个人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