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43章 皮影鬼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念完,我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我知道我现在要是对李雪说一下我从小到大的经历可以让这个外表看起来冷若冰霜熟了之后才会知道她内心温婉善良的女老师心生可怜,可是我知道有些经历有些苦难只能藏在我自己的心里,不能拿出来让人同情。


        

只有狗才会向人摇尾乞怜,而狼则是在夜里孤独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李老师,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或许会比较疯狂,需要你对我有足够的自信,你敢试一试吗?”我看着李雪道。


        

“虽然我是你的老师,可是在这一方面我已经成了你林半仙的小迷妹,你就是让我上刀山我也敢去试上一试。”李雪抬头看着我道。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身后有脚本声传来,回头一看看到了村长还有几个白天见过的吴家人都来到了我们的身后,村长眼巴巴的看着我道:“小先生,咱们什么时候去坟上?”


        

“都是自己人,我就也明人不说暗话了,吴耀祖现在十有八九已经成了尸魃,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僵尸,且不说打开棺材可能引发祸事,又让吴家丢人现眼,要除掉尸魃也必须大火烧尸,到时候吴耀祖尸骨无存你们心里也不好受。”我道。


        

我这么一说,村长急的几乎又要给我跪下了。


        

“不过你们放心,事到如今我只能先解开吴耀祖与李老师的阴婚之事,至于吴耀祖身陷煞地,我自然会有安排。”我道。


        

“谢谢,谢谢!小先生,您真的太有本事了!二狗子,出来给小先生道歉!”村长道。


        

二狗子蹑手蹑脚的走了过来,看都不敢看我的道:“先生,您看您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我对他勾了勾手指道:“过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我对着他的屁股轻轻的踢了一脚道:“好了,两清了。”


        

二狗子挠了挠头笑道:“这就完啦?”


        

“你踹我一脚,我还你一脚,不是两清了吗?”我笑道。


        

“好了,走吧去坟上,村长,准备一炷香,九根蜡烛。要白蜡烛。”我道。


        

“好的!”村长立马就吩咐人去办。


        

可是就在我们准备好东西出门的时候,我却听到村子里热闹喧嚣,就问村长道:“这么晚了怎么这么热闹?”


        

“刘老么这不是死了么,按照我们这的规矩,得摆上三天的皮影戏。”村长道。


        

这种奇特的规矩我爷爷跟我讲过,当年爷爷跟老瞎子一起游历到福建的一座临海港口城市,那里的宗教气息非常的浓厚,在鬼节的时候祭祀祖先,场面隆重宏大,爷爷那时候第一次见到街头摆的皮影戏颇为新鲜,就站在台子前看了许久,皮影戏唱的非常精彩,可是爷爷却发现街上除了他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看戏,而且过路的人看爷爷的眼光都好似是不太正常。


        

等爷爷发现异常去问老瞎子的时候,老瞎子才笑道:“在这个地方,皮影戏是摆给死人看的,所以活人没有人看,你站在那里大摇大摆的看戏,百姓自然当你是傻子。”


        

而那里还有一个规矩,中元节鬼门大开,人们在夜晚的十二点前一定要结束祭祀,之后闭门不出。


        

这就叫活人回避,而这个时候,鬼门关大开,那些阴间的祖先亡灵便会出来享受祭品。


        

那一夜,爷爷跟着


        

老瞎子一起半夜上街。


        

看到了百鬼夜行。


        

爷爷说,街头上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而爷爷白天看的皮影戏,是唯一一个晚上还在大街上的节目。


        

皮影戏的戏台前面,人群攒动,那些阴间亡灵看的入迷,甚至还会拍手称快。


        

想起自己白天也站在台子前看了半天的戏,爷爷心里不禁发毛,他问老瞎子道:“这些唱皮影戏的难道就不害怕?”


        

老瞎子指了指挂在皮影戏前的铜锣道:“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禁忌和规矩,他们既然吃了这碗饭,自然知道其中的规矩,他们为鬼唱戏,鬼只会谢他们而不会害他们,同时他们其实也负责着本地鬼门的开关,那一面锣,敲正面而鬼门开,若是背面敲响,则是提醒这些出行的百鬼时辰到了,该回去了。”


        

爷爷就这样跟着老瞎子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逛了半夜,等到鸡鸣三晓之时,果然,那唱皮影戏的戏班子老板拿出那面铜锣,从背面敲响三下,不管是戏台子前看戏的还是大街上享用祭品的,纷纷站起身消失在黎明前的夜色当中,当时爷爷就对这一切啧啧称奇。


        

所以一听到村长说这里有死人唱皮影戏的规矩,我便大概能想明白这么做的意思,这跟买路钱其实是一个道理,家中有人新死走上这阴阳路,难免害怕孤单,请附近四方的孤魂野鬼看场戏,也算是请他们照应一下。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吴耀祖今天晚上会不会去看戏呢?


        

心念所至,我就对村长道:“这皮影戏是摆给四方诸鬼游神的,吴耀祖今晚很有可能也去赴宴看戏,我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村长惊呼道:“啊?”


        

二狗子也是吓的张大了嘴巴道:“那些鬼真的会看戏啊?”


        

“转世轮回也需要静待机缘,平日里在阴间冰冷寂寞,能有热闹可凑换成你你凑不凑?”我笑看着二狗子道。


        

二狗子的脸一下子都吓白了,他挠头道:“小先生您真会开玩笑。”


        

村长点头道:“你们去看看也好,不过吴家跟刘家现在结下了死仇,我们便不方便去了,我们在家里等你们?”


        

我让他们暂时在家里等待,之后便跟李雪一起循着皮影戏的声音前往刘老么的家,刘老么家里灯火通明,刘家的孝子贤孙们都在为刘老么守夜,而在刘家院子前的空地上,有一个皮影戏的戏台子,艺人们正在唱戏,戏台之前空无一人。


        

我看了看戏台子,看到了那一面爷爷说的铜锣,就挂在戏台子的边上。


        

我闭上了眼睛。运气到我的额头。


        

阳间的眼睛闭上了,阴间的眼睛便开了。


        

我看到了那戏台子的前面白雾茫茫,在那白雾之中,呆坐着几十个人影,这些人面色苍白眼神空洞,一个个的穿着寿衣,他们正端坐在这戏台子前,聚精会神的看着皮影戏。


        

在那人群之中,我看到了吴耀祖。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寿衣,寿衣上印着一朵朵的花。


        

他的脸色看起来无比的苍白,他整个人跟照片上一样,英俊而自信。


        

在吴耀祖的旁边我看到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与吴耀祖手拉着手。


        

这个女


        

人是个纸人,但是她的脸却跟在我身边待着的李雪一模一样。


        

我睁开了眼,刚才眼前的一切自然都消失不见,李雪正愣愣的看着我道:“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本地的鬼正在看戏,吴耀祖也来了,带着你。”我对李雪道。


        

“我能看看吗?”李雪愣了一下随即说道。


        

“你能保证看完之后不害怕?”我问道。


        

“不怕。”李雪斩钉截铁的道。


        

“把手给我。”我伸出了手对李雪说道。


        

她略微的犹豫了一下,便把那洁白如玉的小手递到我的手上。


        

软玉在手,我难免心生摇曳。


        

“闭上眼睛。”我道。


        

李雪很听话,她闭上了眼睛,因为激动氦气,她的睫毛都在上下的颤动。


        

我也准备闭上眼睛,带着李雪一起看这鬼看戏,这对于李雪来说绝对是一个特殊又罕见的经历。


        

开天眼看到鬼很正常。


        

但是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在陪着一个鬼看戏,那就实属罕见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扣住了我的后背,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不管是开天眼还是出窍神游,都需要身心的放松,所以在这时候有人悄悄的靠近我并且拍了我一下,我因为惊吓而心里猛然一颤,我回头一看,看到了一脸胡茬叼着半截烟的中年男子。


        

他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褂子,褂子上有些许的油渍。


        

“小兄弟,你好大的胆子。”他叼着烟眯着眼对我说道。


        

“嗯?敢问您是?”我问道。


        

“我是这皮影戏戏班子的台主,年纪轻轻便能以神开眼,不简单呐!也不知道是哪位老神仙调教出来的好徒弟,不过你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一点,带着这个小姑娘出窍神游观阴人,你就不怕她上了这个纸人就回不来了?”邋遢汉子说道。


        

他的这一句话,让我惊出了一后背的冷汗!


        

的确,是我大意了!


        

而这个大意,差点铸成大错!


        

我立马抱拳道:“大叔,谢了!”


        

“我早前来过吴家庄就看出了那小子的坟地有问题,不过也没多想,今日过来听村民们说有一个外地来的小先生极其厉害,把吴家那小子的坟地看的十分通透,逼的这刘老么都喝药自杀,不过我不是说你,他要是不死吴家刘家的仇才是真的解不开了,对死人下手也终究是丢了这一行人的脸面,刘老么不死也是没脸见人,这样阳间都解决不了的狗血事情,到了阴间肯定也不太平,今晚的这场戏我本身是不想接的,但是谁又跟钱有仇呢?不接就坏了老祖宗的规矩,也得罪了东家主顾。”邋遢汉子道。


        

“吴家那小子带的姑娘,怕就是你身边的这位吧,啧啧,真水灵,我走遍这十里八村怕是都难寻到一个,怪不得吴家那小子做了鬼都念念不忘。”邋遢汉子看着李雪说道。


        

他这几句话,让我知道我遇到了同行了,而且听他对这件事的理解应该还是个道行不浅的人物。


        

“青龙山下,山野先生林更臣之孙林八千。”我掐了一个手势道,遇到同行了这叫自报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