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44章 戏台台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市张家庄,走江湖卖艺的张家人。好了好了,别那么多规矩了,我也不瞒你,吴家那小子已经成了气候,俨然成了本地的一个鬼王,今夜这场戏刘家人想给刘老么买条路走,可是吴家那小子却是要带着一帮子人来算账,只等我那阴锣一响,怕是刘老么就要被这一群鬼给分了吃了,不过你刚才要是真的带这小姑娘出窍神游去了,怕是这小子就要矛头对准你了,他就是拼着再死一回,也要把这小姑娘的三魂七魄给带走,就算你小子是名门之后未来的栋梁之才,现在总归是太年轻了,这帮子孤魂野鬼定然是要你吃定苦头。”邋遢大叔道。


        

李雪这次听明白了,饶是她胆子很大,此刻也吓的小脸煞白。


        

“小姑娘你别怕,你这么水灵娇嫩,刚就算真的被那阴人抓了去,这小子拼了命也得把你救出来。”邋遢大叔笑道。


        

“大叔,这是我老师,您还是不要乱讲话。”我脸红的道。


        

“哇,师生啊!厉害!刺激,小子你有种!老子当年做梦都想干却不敢干的事被你干了!我要是有你这胆量,也不至于这么大岁数了还是一条老光棍!”邋遢大叔对我竖起了大拇指道。


        

他的话让我尴尬无比,我干咳了一声道:“大叔,好了别开玩笑了,事情既然你也看的通透,我经验不足,您行走江湖多年,还请指条明路。”


        

“什么明路不明路的,互相帮忙而已,我既然接了这台戏,总要让刘老么安全的走出刘家的大门上路,至于路上遇到什么事,那我不管,所以我也不想吴家这小子明目张胆的带着一帮子小鬼在这里闹事。这样,这台戏唱完,我请这帮子小鬼吃点拌了香灰的白米饭,到那时候他阴气最弱,你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邋遢大叔剔着牙道。我没有理由拒绝邋遢大叔合作的请求。


        

他要制止吴耀祖带着这一群鬼来找刘老么的麻烦。


        

而我要解除掉李雪和吴耀祖的阴婚契约。


        

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这本身就是合作双赢的事情。


        

更别说我对邋遢大叔的印象不错,不单单是因为他善意的提醒让我免于酿成大错,还因为他这个人讲规矩,他只是个唱皮影戏的台主,本身他可以对吴耀祖来找刘老么麻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本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原则,他明知道吴耀祖现在已经是个尸魃却仍旧要管这件事,说明他是一个讲规矩讲原则的人。


        

我跟邋遢大叔告了别,拉着李雪找到了村长和二狗子他们,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去了吴耀祖的坟地,这时候吴耀祖的魂魄正带着一群鬼在看皮影戏,是我剪断那一条红绳解开阴婚契约的最佳时机。


        

我在吴耀祖的坟前点上了九根白蜡烛,围成了一圈,之后在坟前点上了四支香。


        

“李老师,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有点恐怖,会让你感觉非常难受压抑,不过你不要害怕,我一直都在你旁边。”我对李雪道。


        

李雪对我眨了眨眼点了点头。


        

我对李雪伸出了手道:“李老师,我需要你的一滴血。”


        

她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忍着疼咬破了自己的中指,滴在我手心一滴她的血。


        

血液温热。


        

“等下我会带着李老师一起入阴,进入吴耀祖的棺材里剪断那一根红绳,你们在这里看着,任何人不能靠近我们。”我对村长他们道。


        

村长他们此时紧张的不行,一个个手拿木棍点头戒备着四周。


        

“李老师,手给我。”我对李雪说道。


        

李雪把手递给了我,我用手指蘸了蘸她滴在我手心的那滴血,在她的手上画了一把剪刀。


        

之后,我抓住了她的手。


        

“放轻松,跟着我一起走。”


        

我轻声的道。


        

可是棺材里的东西,我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我能看到的,跟着我一起入阴的李雪自然也能看的清楚。


        

“李老师,现在你尝试着进入这个面人里面,它里面掺杂了你的头发灰,背后贴有你的生辰八字,等于是你的傀儡,你可以暂时的进入它里面。”我对李雪说道。


        

李雪的手指甲几乎掐进我的肉里。可以看出此时的她定然是无比的紧张。


        

“我要怎么做?”李雪问我道。


        

“你想象,你就是它,而它就是你的身体,是你的家,你此时要回去自己的家里,要进入自己的身体。”我对李雪说道。


        

“嗯。”李雪道。


        

李雪虽然害怕,可是她却坚持着在尝试。


        

一次。


        

两次。


        

三次。


        

那面人忽然睁开了眼睛。


        

“好,李老师,做的不错,刚才我在你的手上用你的血画了一把剪刀。现在你控制着你自己的身体,拿起那把剪刀,剪断这根红绳。”我对李雪说道。


        

要说我现在不紧张那是假的,可是我必须投入十二分的精神,这种时候一旦出现差池,我跟李雪很有可能都要被困在这煞地里与吴耀祖为伴。


        

那穿着红色纸扎嫁衣的面人动了。


        

它的手里,出现了一把剪刀。


        

它慢慢的坐了起来,牵动了那一根红绳。


        

它举起剪刀,剪断了那根红绳。


        

我长舒了一口气。


        

红绳剪断,事情就已经了结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了村子里那急促的敲锣声。


        

铛铛铛铛铛!


        

锣声无比的密集而急促。


        

似乎是在提醒我什么。


        

而那本身平躺着的吴耀祖尸体,忽然的睁开了眼睛!


        

那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带着无比的怨恨冰冷!


        

“走!”我对着李雪大叫了一声。


        

玄术本身就是一种玄妙的东西,所以我无法去形容带一个人入阴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是一种空灵的状态,只有真正的进入了这一行的人才懂的状态。


        

正如在那皮影戏的戏台子前,我可以看到那一群观影的鬼影,而在正常人的眼里,那只不过是一块空旷的地。


        

我取了李雪一滴血。


        

还需要她对我有足够的信任。我才能带着她进入这种状态。


        

这种类似于灵魂出窍的状态。


        

我带着“她”进入了地下。


        

看到了那口黝黑的棺材,看到了棺材上钉着的七根铁钉。


        

我明显的感觉到李雪那抓着我的手越发的用力。


        

“李老师,不要害怕,你所看到的一切我都看的到,这只是我们两个的神念,放轻松,现在我们进入这个棺材里。”我对李雪道。


        

“嗯。”她回应我道。


        

这个时候我们两个的交流,就是神交,我们两个之间的对话,那围在外面的人定然是听不到的。


        

我们两个的神识穿过了那厚重的棺材板,进入了棺材里。


        

棺材里放满了黄稠。


        

我看到了平躺着


        

的吴耀祖的尸体。


        

他已经入葬三年了,但是因为身落煞地成为尸魃的原因,尸身并没有腐烂。


        

只不过穿着白色寿衣的他,浑身上下透漏着无比冰冷的气息。


        

他的脸上,画着浓浓的死人妆。


        

在吴耀祖的旁边,躺着一个栩栩如生的面人。


        

面人的身上,穿着一个红纸扎成的寿衣。


        

面人的手臂上有一根红绳,红绳的另一端连接着吴耀祖的手腕。


        

棺材里冰冷黑暗,透着腐朽的气息。


        

我拉着她,开始狂奔而出。


        

无论如何,我们现在要先走出这个棺材再说。


        

但是吴耀祖伸出了手,那一双手上长着长长的指甲。


        

他就这样死死的抱着我,在我的耳边发出孑孑的笑声。


        

“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为什么要把她从我身边带走?”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一起留下来陪我吧。”


        

“李老师,咬破自己的舌尖!”我对李雪叫道。


        

——现在被捉住的,是我跟李雪的魂魄。


        

如果我们两个被吴耀祖困在这里,外面那九根蜡烛中间的两个我们,就会变成两具没有了灵魂的植物人。


        

我让李雪咬破自己的舌尖。


        

是想让她因为疼痛和舌尖阳血的刺激,让她的身体醒转。


        

果然,咬破了自己舌尖血的李雪发出一声嘤咛,之后便猝然的睁开了眼。


        

就是这个时候!


        

我运上了我全身的气。


        

猛然的推出了李雪。


        

把她的魂魄,从这幽深的棺材里推了出去,推进了她的身体。


        

吴耀祖因此而狂怒。


        

他狠狠的抱住了我。


        

他的脸上开始发生变化。


        

他是因为车祸死的。


        

车祸导致了他的面目全非。


        

眼珠子狠狠的外凸出来,整张脸都变了形。


        

“你要救她,就自己留在这里!”吴耀祖对我怒吼道。


        

他的嘴巴里长出了长长的獠牙。


        

他对着我的脖子就咬了过来。


        

我知道我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我的身上没有带任何的法器。


        

我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没有把那把铜钱剑带上,那是乘风老道的本命剑,铜钱剑本身就是捉鬼降妖的利器,更别说上面灌注了乘风老道士一辈子的道行,要对付吴耀祖这个初成尸魃的恶鬼绝对是绰绰有余。


        

世上没有后悔药。


        

但是我绝对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我受了这么多年的屈辱,我有太多的事情没做,青龙山的秘密我还没有解开!三叔还在为我拼命,我还没有搞清楚我到底肩负着什么样的宿命!


        

我不能死!


        

我猛然的回头,张开了我的嘴,对着吴耀祖的尸体咬了过去!


        

你要咬死我,那我便先咬死你!


        

大不了同归于尽!


        

你有一口獠牙!


        

我也有一口铁齿铜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