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45章 似曾相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在吴耀祖咬上我的脖子的时候。


        

我也咬上了他的脖子。


        

我的牙刺破了他那冰冷的皮肤。


        

我感觉到了他身体内那无比腥臭的血液味道。


        

尸体变成魃,血液是一个逐渐干枯的过程,由红血变为黑血,最后全身的黑血凝聚成眉心的一滴血,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成为尸魃。


        

吴耀祖此时还是浑身黑色血液的阶段。


        

在我咬破他的皮肤之后,在我尝到那黑色血液味道的时候。


        

那黑色的血液却忽然源源不断的进入我的身体。


        

注入我的灵魂。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更不知道怎么去阻止这一切。


        

我就这样吸干了他的血!


        

吸干了一个刚刚成为尸魃的尸体的血!


        

那黑色的血液在我的身体里不停的翻腾。


        

而我的灵魂好像在逐渐的消散,逐渐的进入一片混沌的状态。


        

就好像我慢慢的睡着了。


        

然后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院子。


        

这是一个很古朴很古老的宅院。


        

院门前,挂着红灯笼。


        

这个院子我是如此的似曾相识。


        

我想起来了,当时爷爷为了救我,让我坐上了盖九幽的纸人纸马,最后队伍就在这样的院子里停留。


        

只不过,那个院子里有一盏需要我来加油的油灯。


        

而在这个院子里站着一个小孩儿。


        

穿着一身白袍。


        

他的身体笼罩在一片阴影当中。


        

“你是谁?”我问道。


        

他没有回应我,就那样站着。


        

我走近他,他依旧不动。


        

我走上前去,解开了他长袍的帽子。


        

看到了他的脸。


        

跟我一摸一样的脸。


        

我的脑袋好像在那一瞬间要炸开!


        

在这时候。


        

我的耳边忽然一声巨响。


        

如同天雷一般的巨响!


        

“铛!”


        

那是铜锣的声音。


        

在这铜锣声响之后,我眼前的一切开始慢慢的消散,院子,古宅,小孩。


        

这一切都逐渐的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星空。


        

我感觉到了李雪扑到在我身上低声抽泣。


        

我看到了那邋遢大叔提着铜锣叼着烟。


        

当我看到天空之中那满天星辰的时候我知道我自己得救了,而救我的人就是提着铜锣的邋遢大叔。


        

我是醒了过来。


        

可是我却久久的无法从那种状态中走出来。


        

棺材里的冰冷压抑,尸魃血液的腥臭这些都在我的可承受范围之内,最让我无法释怀感觉到发自内心恐惧的是那个如同梦境一样的幻象,梦境里那个穿着一身黑袍的小孩,他长着一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梦。


        

我只知道那种感觉让我无比的恐惧。


        

这个院子为何会跟当时纸人纸马到达的院子一摸一样?


        

我记得当时在那个院子里,占据三叔身体的狐媚女人对我说,????我往那盏油灯里加油,????加的是我自己的阳寿。


        

她递给我一个铜镜,在铜镜里我看到的是一张我苍老无比的脸。


        

我一直以为是那个狐媚女人给我的幻术。


        

可是这个时候,????我再次的看到了这个院子。


        

我看到了一个长着我的脸的孩子。


        

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什么暗示。


        

但是在梦里,我无比清晰的感觉到那个长着我的脸的孩子会杀了我,然后占据我的身体。


        

我不禁想,????如果邋遢大叔最后没有敲响那个铜锣把我唤醒,我会遭遇什么?


        

我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尽量清醒过来。


        

“李老师,别担心,我这不是没事了嘛。”我拍了拍扑在我身上抽泣的李雪道,她这次是真的吓坏了,整个人都是轻轻的颤抖。


        

“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把我推开?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李雪抬起头抹着眼泪道。


        

“哎呦呦哎哟哟,还说你们是师生关系,这你你侬我侬的,完全当我们这些人是空气啊!”邋遢大叔道。


        

李雪的脸上泛起了微红,她起身站了起来擦干了眼泪,害羞的站在了一边,毕竟刚才她扑倒在我身上的姿势确实是有点暧昧,我虽然知道她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全情急下的举动,但是被邋遢大叔这么一调戏我也是感觉面红心跳,我直起身子对邋遢大叔道:“大叔,您要是再这样开玩笑,我回到学校可是没有活路了,李老师可是全校师生的梦中情人!”


        

“得了得了,我不说了,看透不说透嘛,这个道理我这个过来人还是懂的。”邋遢大叔道。


        

“这个。。。这个,事情处理好了嘛小先生?”这时候村长终于忍不住在一边问我道。


        

“红绳已经剪断,李老师与吴耀祖的阴婚契约已经没了,以后他也不会再缠着李老师,至于吴耀祖的事情确实有些棘手,他现在已经成了气候,刚才你们也看到了,他差点让我回不来了,若是此时迁坟怕煞气外泄引出祸事,你们明天在吴耀祖的坟前挖一个小小的水塘,里面种上一朵莲花,所谓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莲花的圣洁之气可以化解这个风水死门的煞气,等到这朵莲花开花之际,便是吴耀祖迁坟之时,到那个时候你们挖开坟,取出那多莲花的莲心放置在棺材里,吴耀祖那一身煞气尸气便就散了。尸气煞气一散,再找个风水先生择一良地安葬了吴耀祖,此时便算完了。”我道。


        

“谢谢小先生,这个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知道少了点,希望您万万不要拒绝。”村长递给我一个红包道。


        

“真不要,吴耀祖英年早逝,你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已经够难受了,在他死后又闹出这么大的周章,我再接你们的钱真的于心不忍。”我道。


        

“请您千千万万要收下!”村长执意说道。


        

“让你收你便收了就是,这是你应得的,你拿了这个钱村长心里反而才踏实。”邋遢大叔道。


        

迫于无奈,我接下了红包,但是只取了三百块钱,剩下的还给了村长。村长自然是不停的道谢。但是这毕竟不是什么喜事,我能看出他在喜悦背后的悲伤。


        

我们回了村子告别了村长,我又找邋遢大叔道谢,毕竟如果没有在我耳边的那一声铜锣,我很有可能就已经死在了那个棺材里,这可是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而已,谢什么谢?那旱魃之血乃是剧毒,平常人沾染上一滴便要命丧黄泉,你这小子能生饮旱魃血还能活着,也算是让我这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开了眼,不愧是青龙山下走出来的少年郎。”邋遢大叔看着我别有深意的笑道。


        

我听了之后心里一惊,惊呼道:“您都知道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猜的。”邋遢大叔耸了耸肩道。


        

“大叔,您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皮影匠人,您到底是谁?一般人绝对看不到我在棺材里发生的事情,也定然无法一铜锣就把我救醒。”我看着这个邋遢大叔道。


        

“孩子,你想多了,我只是一个走江湖卖把式的,这皮影戏法也是祖传的,混口饭吃而已,反而是你一定要多加小心,你的路还很长,也会走的非常艰难。切记以后不能像今日这般的莽撞。还有,你生饮旱魃血这件事万万不可告诉第二个人知道,哪怕是你最亲近的人。”邋遢大叔道。


        

我看他不愿意说出自己的来历便也没有勉强,爷爷说过,有太多的能人异士隐藏在这市井之间不漏声色,玄学这一途永远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点了点头道:“谢谢大叔,您说的我都记住了。”


        

大叔摆了摆手道:“好了你回去吧,你看你的那个女老师都等的不耐烦了。”


        

“恩,大叔,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我道。


        

“算了,我满天下的跑着流浪,也不会年轻人用的手机什么的,若是有缘,天涯路虽远却总会见面。”邋遢大叔笑道。


        

我心中自然是非常遗憾,可是却也只能跟他告别走向李雪的汽车,就在我打开车门的时候,邋遢大叔在我身后道:“孩子,哪一天真的遇到解不开的难题了,凤鸣山雾隐寺,找刘青山!”


        

“谢谢。”我对他挥了挥手上了车。


        

——车子一路上了高速,本来我跟李雪之间就是师生再加上友情,可是被邋遢大叔这么一调笑反而搞的非常尴尬,我甚至连话都不好意思对这个美女老师说。


        

就在我们离开柳市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胃里一片的翻腾,翻腾之后则是一阵阵的火辣,仿佛我的胃里有一团烈火正在焚烧着我的身体,我知道该来的总归是来了,我吸收的那尸魃的血液终于在我体内发作。


        

邋遢大叔说的没错,尸魃的血乃是剧毒,一滴则可要人性命。


        

而我则是吸干了那吴耀祖浑身上下的血。


        

我极力的压制着那一团烈火,可是烈火却有越演越烈的架势,我的身子开始变的滚烫,汗水如同是雨水一样的往外冒。


        

“林八千,你怎么了?”李雪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我,她慌忙的把车停在了应急车道问我道。


        

“没事,李老师你继续开车。”我咬着牙道。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天啊!这么烫?!”李雪把手放在了我的额头上,那温度却把她的手一下子弹开。


        

“我没事。”我道,我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说话,我要调动我全身的气去压制体内的熊熊烈火!


        

我闭上了眼睛,开始调息,但是那体内的火焰却异常的疯狂而躁动,它是如此的桀骜不驯,它似乎不甘心寄居在我的体内,想要焚烧掉我的五脏六腑,把我化成灰烬。


        

就在我调动全身的气机去压制体内烈火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了一块温软的软玉攀上了我的身体。


        

那极致的手感和好闻的味道几乎让我无比的沉醉。


        

那块软玉,还在轻轻的颤抖。


        

我脑子里一阵颤动,因为我感觉到了那钻入我怀里的软玉到底是什么,那极致顺滑的手感又代表了什么。


        

“李老师,你干什么?!”我不敢睁眼,生怕看到的东西让我无法把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