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285章 竹叶青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黄沙汇聚的黄龙一口把青蛟吞入口中,巨龙的身体在空中上下翻滚,伴随着青蛟的嘶鸣和巨龙的咆哮,整个天地都似乎要为之变色,龙虎山大天师盯着那紧咬牙关的林八千还有那骑在巨大眼镜蛇王身上的竹叶青,二黄的脸上微微变色,作为龙虎山天师府的大天师,二黄自然对东北马家的种种了然于胸,气运这个东西对于寻常人来说说不清道不明更摸不着,可是真正的踏入玄门登堂入室之后便知道气运之珍贵,对于玄门中人来说无疑是玉液琼浆,自古有言皇帝乃是真龙天子,身上背负整个天下的黄道气运,而历朝历代的皇陵所在更是背负着天大的阴德,一阴一阳抱元守一之下代表着整个天下王朝的兴衰走向,所以历代帝王钦赐的紫金道袍对于龙虎山来说并非是简单的地位象征,更有无形之中的气运加持,可让龙虎山的大天师小天师从中受益匪浅。说的再具体一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气运滔天之人相交,自然有无尽的好处,与气运低霉运加深命犯太岁之人交好,也往往容易误入歧途,古人或许看不明白气运,但是千百年来总结出来的东西自然是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东北灵气充沛地广人稀,自古就是适合山精野怪修行之所,逐渐的成了气候,并被百姓供为在位仙师,满清入关以来,这些所谓仙家更是得了真龙庇护,发展的极为迅速,开堂口观阴阳治病救人,竟然也食用人间香火供奉,龙虎山等正道对此自始至终都嗤之以鼻,但是只要这些所谓的仙家不为祸百姓,倒也没有出手降伏,毕竟万物有灵,精怪修行较人来说更为不易,后来满清亡灭,恰逢华夏五千年未有之变局,末代皇帝去了东北做了一个傀儡帝王,同时带去的也有最后一条真龙的气运,皆被东北群妖蚕食,其中所得的益处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蚕食了最后一条龙的龙气,加上那帮遗老遗少的从中挑拨周旋,在那个特定而纷乱的时期东北马家还曾经做出过不少小动作,最终没等到龙虎山等玄门正道出手,就被弯背老六一把刀断了他们的念想,活生生的把信誓旦旦出关的东北马家再次的赶回了深山老林里。所谓建国后的动物不能成精,其实并非是完全无的放矢。


        

对于青龙山之事,东北马家从头到尾都极其的感兴趣,甚至一向高傲的东北马家那时候都要与刘家联手探寻青龙山之事,只不过马家高傲,江南刘瞎子更是一个骨子里清高孤傲到极致的人,如若不是有纳兰敬德与马家的那丁点香火情,怕是刘敬堂压根儿就不会看东北马家一眼,后来他们虽然有过几次接触,最后也是不欢而散,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刘敬堂孤傲,更是因为他可以看清楚当时的局势,????马家倒行逆施输的并不冤枉,刘敬堂虽然是棋差一招略有不甘,两家若是联手,看似是联吴抗曹的策略,其实不然,当时刘家若是真的敢跟马家正式结盟,弯背老六一怒之下绝对会提刀跨江之后再北上,一举把两家全部扫平。????当时到处碰壁的东北马家暂时的销声匿迹,只是后来在林八千出生之后,东北马家的态度变得极为坚决,一幅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姿势,要么林八千入东北马家,要么就把他给杀了,谁也不知道东北马家到底操的是什么心思,若不是当时林长生的横空出世,以雷霆的手段威慑住了马家之人,再加上弯背老六和袁天道都默认了林八千活到二十三岁再见分晓,怕是东北马家早已是倾尽全力要林八千的项上人头。


        

这背后的东西,二黄吃不准林八千到底知不知道,或许知道,也或许不知道,不过二黄看来,虽然林八千这小子看起来呆头呆脑,其实是大智若愚,有些东西他自知无能为力干脆就不想深究,想的多了徒增烦恼而已,青龙山这个千古谜团还不够让人闹心啊?????????所以有些话二黄也不愿意多说,如果可以他倒是宁愿林八千就这么干干净净的活着,????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这孩子也从未表现出什么悲观疲惫,二黄却也知道这孩子活的太累的,不过二十岁的年纪,若是个寻常人正是年少轻狂放肆挥洒青春的年纪,林八千已经承受了太多太多,????若是苦心人天不负,这孩子以后能有一个锦绣的前程倒也罢了,????问题是几乎这天下所有关注着林八千的人都知道,他多半只有三年可活,二十三岁的那个生死劫,说是九死一生都算轻的,那几乎是一个必死的局面,这一点,二黄坚信林八千心知肚明,越是这样,他越是心疼这个还算是个孩子的大人。起码二黄自认为自己若是处于林八千的这个角色,绝对做不了比他更好。


        

对于这个竹叶青,二黄早就有所耳闻,据说是一个凡人女子恋上柳仙甘心为一个修成气候的柳仙怀胎十月所生,生母在生下她的时候,是一个女婴,身上缠了一条白色的小蛇,之后那女子在生产的当日便七窍流血而死,她也是差点被当做怪胎被同乡的乡亲们溺死,最后他的生父赶到救下了她,一怒之下更是让整个村的百姓为她的生母殉了葬,其实那女子怀下妖胎本身就是必死无疑,加上胎儿伴随白蛇而生被当成妖孽溺死,乡亲们虽然有错却也不至死,柳仙救人之后再屠村,足以见精怪妖人骨子里的暴虐,与妖族看来,人不过是与畜生无二,后来那柳仙因为作孽深重,被玄门一位宗师一剑刺死,而竹叶青则被东北马家的人带走,逐渐的声名鹊起,传言她偏爱男色,又生的容貌艳丽,每每在深夜勾引俊朗男子交媾,之后便吸干男子精元而死,当年杀那个柳仙的玄门宗师更是死于她手,这些人死在她手上的玄门中人更是不可胜数。


        

此时看似是黄龙吞噬了那青蛟,但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二黄一眼就看出来,其实这是林八千和竹叶青真气的比拼,林八千虽然最近连续两次的突破,终于是一脚踏进了大乘之境的门槛,不过终究是根基不稳,与这竹叶青的浩荡妖气所比明显是落了下风,至于为何是黄龙吞蛟,不过是林八千的势大,林八千虽然无师傅领路,可是他身边围绕的几个都是这天下少有的绝顶高手,所观所感所悟自然是远超常人,现在林八千能看似占据上风,不过要是再僵持下去,????竹叶青能把林八千消耗一空,????更别说竹叶青最为隐秘的那条白蛇还未出手,????传言那才是这个女子最大的杀招。


        

二黄低下身子,从怀中掏出一个紫檀木盒,木盒上面雕刻着古朴的道教符箓,盒子不大,????二黄轻轻的打开木盒,????盒中有四把造型精巧的四柄青铜小剑。


        

斩妖除魔,这可是我龙虎山天师府的分内之事,林八千,这可不是二黄我要跟你争!


        

二黄要曲指弹剑,二黄所施展的,可是道家精髓的飞剑之术,这四把小剑也绝非寻常的宝剑,道门修行玄妙无比,武夫讲究一个无招胜有招,人剑合一人刀合一,越是到最后越是有兵器和没有兵器一个样子,而玄门中人自古就有炼制法宝的传统,很多法器更是跟随主人修行有了器灵,正如那乘风老道的铜钱剑,便可自行护主,这四把飞剑,则是龙虎山往代的前辈高人贴身佩剑,其中有三把剑的主人更是位列那十三位登天仙人之席,这样的兵器本身就蕴含天地大道之力,本是龙虎山至宝,后来盖九幽等山求道,那个挨千刀的盖九幽竟然大逆不道的把龙虎山的八把宝剑炼化,毁了四把成了四把,炼制出了这四把飞剑,????当时把掌教大真人气的胡子都歪了,却也拿那个盖九幽无可奈何,毕竟当时盖九幽可是被认为是振兴龙虎的天才少年,????后来盖九幽下山而去,非但没有扛起振兴龙虎的大旗,反而还说了一句让道法无边我有边让龙虎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掌教大真人没有怪盖九幽狂妄,????也只是心疼那八把镇山宝剑。


        

二黄曲指一弹,小剑争鸣,以柄一柄,分列在二黄周围,????四把剑所散发的无尽剑意,让二黄的黑发都随之飞舞,????看起来不像是一个道士,????倒像是一个杀神。


        

也就在这个时候,二黄忽然心头一震,????他回头一看,????看到了青木悄悄的由远及近而来,那青木看着二黄,????一脸淡然的对二黄摇了摇头,之后扭过头呆呆的看着依旧还在僵持的林八千和竹叶青二人道:“你若是真想帮他,就让他自己来。”


        

二黄对青木说不上反感,????也说不上喜欢,????他本身在龙虎山就是一个另类,????古怪的脾气就师傅就受得了他,????师兄弟们没有一个乐意搭理他的,????师傅死后,他就只好在后山守着师傅的茅庐整日的与大黄为伴,????若不是无聊的紧,他也不会跟一条狗拜把子称兄道弟,这样的二黄,????管你是昆仑仙还是天上神?????他冷哼一声道:“谁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一个藏头露尾的狗屁家族,????本来我对你们家族还有些许的好奇和敬畏,不过我听八千说你们的事情,????不过是故弄玄虚窃运的小贼而已,看来你们家族对气运的掌控绝对是宗师级别,????由此可看,东北马家蚕食最后一条龙,怕是也跟你们那个家族脱不了干系,????我还说呢,????一群山精野怪,为何忽然就懂了吞食气运之法,蛇鼠一窝,????能跟这样的人混在一起,看来你们家族也不怎么样。”


        

青木扭头看着二黄,微微一笑道:“说的没错,这个家族本就对这天下没安什么好心,好事倒也做过,但是坏事总归是要比好事多,????我听林八千说你一身浩然正气,????怎么,????我告诉你家族所在,你若真是的嫉恶如仇,????便上门去杀了老祖宗斩妖除魔?”


        

二黄哑口无言。


        

而那一边,黄沙汇聚的黄龙分崩离析。


        

那一条青蛟遍体鳞伤,却是冲天而起,????它怒火中烧,????似乎要立马把林八千大卸八块。


        

林八千那一口气散掉。


        

他一跺脚,再提一口气。


        

一步而起。


        

这一步,踏青蛟头颅。


        

林八千伸手,陆地起龙卷,龙卷化刀入手。


        

一刀而下。


        

青木双眼放光,如同自言自语的道:“若是连这样一个小角色都对付不了,你还不如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