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320章 变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家第七代的老大刘秀才?他叫什么来着?????刘青河?”我盯着袁天道问道。


        

“我就知道你猜的出来,没错,就是他,你没有经历过那些时代可能没有办法感同身受,当年盘踞南京的刘家可谓是玄门第一家族,刘敬堂风头无二,但是后来败退之后,刘家一直苦于自保做了很多很多的计划和布局,终于是没有被彻底的清算,而后来的刘家再也不能恢复往日的荣光,用六爷的话来说,后来的刘家更多的是一个搅屎棍的角色,他们利用朱檀和刘元华还活着的这两件事,以长生不死为诱饵,把六爷制定的计划搅动的天翻地覆,可是六爷却还对他无可奈何,以六爷的脾气对这样的人要么一刀砍了,要么置之不理,偏偏刘敬堂让六爷心生忌惮,他知道刘敬堂绝非是一个可以安于天命的人,他的隐忍蛰伏说不定是在谋划着什么大事,所以在六爷的授意之下,我一直都监视着刘敬堂的一举一动,那时候除了刘敬堂还十分的活跃之外,其他的人都在刘家几乎闭门不出以免招人怀疑,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刘家的刘青河竟然混到过我的身边。”袁天道说道。


        

“我想这件事我知道,我在天津的那个招待所里曾经看到过一个证件,那个证件就是刘青河的。”我道。


        

“对,当年把黄河里的棺材送到天津,再辗转让六爷帮我在那里重生,既讨好了六爷,又让六爷树敌,又讨好了那几个家族,可谓是一石三鸟之计,实施者和操作者我怀疑就是刘青河本人,他这个人那时候还非常的年轻,但是却如同是一条狡猾无比的狐狸,我才稍微的注意到他的异常,他立马回到了刘家销声匿迹,最为恐怖的是,从那之后这个人就再也没有走出刘家半步,这样的谨慎跟隐忍,绝非是一般人可以做的出来,直到后来有一次,一个硕果仅存的书画大家跟六爷聊天叙旧,说起天下三教中人,特别是儒教,竟然特意的提起了一心苦读圣贤书的南京刘青河,说他资质上佳天生慧根,若非刘家出现那样的变故,不然都有可能在出一个儒家大能,我才幡然醒悟很多东西。”袁天道说道,他提起刘青河的时候,脸上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先秦诸子百家争鸣,后有天下释儒道三教,各家弟子争辩论道也算是各有千秋气象,三教通融本来在我看来是一个后人琢磨的概念,是三教互通有无沟通天地阴阳,更有人说悟透三教得大圆满之境界,但是按照袁天道的说法,盖九幽的三教通融绝对不是这个概念,他是要在三教教义之中找到一个答案,一个连山归藏二经里的答案,换言之,可能盖九幽觉得那失传的连山归藏二经就隐藏在三教教义当中,盖九幽是以武入道之人,佛道两家归属玄门,有了以武入道对天地的感悟,盖九幽肯定能在佛道二门之中飞速的精进,但是读圣贤之书,儒家的“修齐治平”肯定也不是盖九幽所擅长的,也正是因为这个,促成了盖九幽和刘家的合作。


        

我不知道这是袁天道一直都知道的,还是他这一次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黄泉之旅临时开悟,总之这是袁天道第一次如此敞开心扉的跟我聊这件事,我自然是认真的聆听消化,这时候我才知道爷爷当年让我读那么多书的好处,不是当年打下的那些根基,就算现在老袁愿意跟我讲我也定然是跟听天书一般。


        

“那盖九幽他们找到答案了吗?”我问道。


        

“可能找到了,也可能没有找到,这个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三个人不会泄露半点的风声,但是我觉得,就算是没有,也一定触及到了一部分的真相,因为在那个时间段,刘敬堂做了很多让人无法捉摸的事情,他瞒天过海一般的让你爷爷运了棺材去青龙山下隐居这件事暂且不提,第一件是他自戳双目,第二件就是他死了。????这可是让六爷和天下人当时都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他的死,现在可以得到答案是假死,????那他自戳双目这件事到底是什么原因?????难道真的是像外人所说的那样他在嘲讽六爷有眼无珠,瞎了的刘敬堂照样看的比六爷远?????我觉得刘敬堂绝对不会这么无聊,他那样的人,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动机。”袁天道看着我说道。


        

听了袁天道的话,我忽然汗毛竖了起来,我甚至觉得老袁现在对我说这些话是在试探我,????他可能已经知道那两颗猫眼石在我这里,????一想到这我就浑身不自在,我并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特别是在袁天道的面前,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我挠了挠头道:“刘敬堂的确是一个让天下人都看不透的人,这样的一个人,竟然被轩辕家族用铁链捆着去看门,轩辕家族是有多可怕?”


        

袁天道再次深深看了我一眼,顿了顿,他道:“能让六爷有心无力的刘敬堂,真的会被轩辕家族捉了去当一条看门狗?????这件事我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说不定就是刘敬堂有意为之。还有,你别忘了刘青山,你不会真的认为他死在了黄泉里面了吧?刘家的事情有太多让人捉摸不透的地方。你一定要小心。”


        

青山大叔吗?


        

这是一个我不愿意去多想的人,我对他的感情非常的复杂,不过我始终坚信,他绝非是一个恶人。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沉默了下来,我是因为心虚,老袁则是眼睛愣愣出神的看着篝火,还有在篝火旁骚气的扭动着身子的老王头和库勒,我给库勒结清了尾款,小伙子现在心情非常的不错。


        

“不管怎么样,你总归是好了,不用再被那种怪病苦恼,说真的老袁,小时候的时候我盼望长大,长大了就可以参与进来找到我身世的答案,一路走来,我有时候觉得真相只有一步之遥,有时候却感觉相隔千里之外,????我有时候也会问自己,答案真的重要吗?????多少人英年早逝,又有多少人幼年夭折,甚至很多都胎死腹中,生老病死本无定数,我哪怕是二十三岁就死了,若是此生活的精彩倒也并不算亏,我们如此执着于一个答案,为它付出这么多,真的值得吗?”我苦笑道。


        

“有些事,总归是要有人做。”老袁的目光非常的坚定。


        

说完,他转头看着我道:“而且,我们没有回头路。刘敬堂最让人讨厌的地方便是如此,他想方设法的让你降世,而他却躲在暗处,任凭我们这些人在外面拼命,说不定到最后所有的人都是在给他做嫁衣。明明是得了天大的便宜,却还找个借口说轩辕家族囚禁他他也是身不由己。”


        

我细想一下,觉得老袁的这句话说的还真的是非常透彻,刘敬堂还真就是这么操蛋的一个人。我端起酒杯道:“来,今天什么都不想,就为了你,不醉不归。”


        

老袁倒了一杯酒,苦笑了一下,不似刚才的轻抿,端起来一饮而尽,之后他死死地握着酒杯道:“八千,你真的没有感觉到我的变化?”


        

我愣了一下,看着老袁,他还是当年的模样,除了那标志性的中山装不见了之外看不出什么别的异常,我道:“没有什么变化啊,说真的老袁,????我之前还真的害怕接你回来的时候你跟西藏转世灵童一样的变成了一个婴儿,到时候我还得每天抱着你喂奶粉,你是昆仑的师父,按理说算是我的长辈儿,真的变成了一个孩子被我抚养长大,那辈分岂不是乱套了?”


        

老袁忽然拉开了衣服的前襟位置,他指着他身子上的那一条青龙纹身道:“你真的没看到,它活了?”


        

我看着袁天道胸前的纹身,那青龙的鳞片,眼睛,胡须。


        

我看到青龙的眼睛在看着我,死死地盯着我。


        

在这一刻,我忽然变得毛骨悚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