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363章 进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黄看似简单的娓娓道来其实蕴藏着极大的信息量,三个阶段的时间线也是贯穿古今从神话文明一直延续到秦始皇一统天下在造阴兵开辟第二战场再到奇士刘伯温洞察天机精心布局粉碎轩辕家族的阴谋,其实这些信息我在之前也曾得到过一些,只不过是因为时间线拉的太长还有一些臆测太过夸张让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但是这些话从大黄的嘴巴里说出来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效果,正如大黄可以从鬼奴对我的态度就可以断言我的身份一样,有些话从别人的嘴巴里说出来或许还让人觉得草率不可信,但是大黄不一样。


        

它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它有一个不知名讳却三教通融的主人,大黄自己三言两语的喝退马老太爷,那刘家极为骄傲自负的刘秀才也要尊称大黄一句帝师,很难想象大黄的狗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或许今天它对我说的话只是它脑中的冰山一角。


        

而且我能感觉到,大黄为了让我安心今天除了把九龙拉棺的前后始末理清之外,还抛出来了很多其他的线索,这些线索看似无意之间的被它说出来,其中的意味可以说是深长无比,比如说大黄的主人,按理说这样一个三教通融的绝顶强者不应该是籍籍无名的,那为何袁天道对大黄的主人一无所知?????从刘秀才马老太爷等人对大黄的态度来看,似乎更多的是对大黄的“忌惮和敬重”。完全没有提过大黄主人的事情。


        

从今天大黄的话里我大概的可以推断出来,它主人生活的年代应该是在大明洪武之后。起码算是刘伯温的后辈,不然不会对刘伯温进行点评。


        

除了这个之外,大黄也是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好让我放下对它的戒备,它跟所有的人目的都不一样,它接近我帮我就是为了让我成长起来,以成全自己的帝师之名,让一条狗名垂青史千古留名。


        

这动机看似牵强,但是如果去细思参与到这件事中来的这些绝顶高手,这些高手每一个人的心思都是简单而纯粹的,弯背老六只是要为天下苍生立规矩,盖九幽想入黄泉磨炼自己无上的战意,袁天道一生只为六爷而活,刘敬堂刘秀才等人也只为刘家祖上七代的努力可以让刘家一代荣华,而我虽然算不上什么高手,目的却更加的简单,我只想活下来。


        

我看着眼前闭目养神的大黄,站起身来对着它跪了下来。


        

大黄猛然的睁开了一双狗眼眯着眼看着我道:“干什么?”


        

我双手举过头顶道:“师父在上,受八千一拜。”


        

大黄再次的看了我一眼道:“把心装到肚子里吧。”


        

——大黄作为陈家所供奉的神明级别的人物,特别是东雷的办事效率很快立马就帮陈家解决了燃眉之急,陈家人自然是免不得找我们备献殷勤,除了陈木郎年事已高只来了一次之外第二天第三天陈家的人分拨拜访,有了陈家这个土著我们自然免不了去领略天府之土的美丽风光,这种欢愉自然是短暂的,在第四天的时候我们即刻启程前往巫山峡谷当中,陈木郎这些年虽然醉心于尘世的荣华富贵却也没有忘记大黄的嘱托一直查看巫山峡谷的事情,这次我们出发自然要有陈家人带队,只不过我没想到的陈家留下来的那个人竟然是那个说话便会脸红的陈小兰,虽然有陈小兰这个川妹子跟着看起来非常养眼也有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说法,但是这样一个文绉绉的女孩子跟着我们远赴巫山多少让人感觉不妥。


        

赵无极对此是最为无语,他笑着对陈小兰说道:“我们当然非常感谢陈小姐这几日的热情款待,不过我们这次要去的地方可是不知道多少高手都在那里折戟沉沙,可不是去旅游的,到时候怕是照顾不到陈小姐。”


        

陈小兰说话细声细语,她也对赵无极腼腆的笑了笑,还没有说话双脸便是一片的羞红,她道:“这些年陈家对于巫山峡谷的勘探一直都是我来负责的,没有谁比我更合适,而且我尽量照顾我自己不拖累你们,放心吧。”


        

姑娘都这么说了,我们也不好再说什么,而且我们这次有地图,陈小兰跟着也只是一个简单的向导,就这样我们五个人开始坐上了陈家安排的车前往巫山,陈小兰和赵无极轮流开车,大黄一直都在闭目养神,我们都知道它并没有睡觉,却也都能感觉到它不太乐意说话,二黄则是一直看着窗外,这两兄弟一个是曾孤身的来过这里,一个是祖师爷曾来过多少对于巫山是有所了解的,从这俩人的表现来看我都能猜到此次之行的凶险。反而是赵无极跟陈小兰俩人混的相当熟络????,陈小兰明显是一个慢热型的姑娘,熟悉了之后打开了话匣子有着川地妹子共有的开朗,赵无极撩妹的本事也是相当高明,是不是的逗的陈小兰笑的花枝乱颤,随着她的笑容胸前高高低低的起伏看的人心潮澎湃,我这才意识到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见到李雪,和青木的分离也已经有一些时间。


        

前路茫茫,却不知道何处是归期。


        

我的情绪就这样跟着路程一直起起伏伏,一开始我们行进的都颇为平稳,等到后来的时候山路就开始颠簸了起来,过了旅游区之后人际就变的越发的稀少,到最后下起了连绵的小雨之后道路的泥泞已经不适合开车,陈小兰没有说谎她的确是这些年负责巫山一块儿,因为她对整个路程都是非常的熟悉,她开着车很快到了一个偏远山村的农家院,川地山区可能隔一个山头便是一种语言,陈小兰跟老板说话我们已经完全听不懂,老板说的普通话也是无比的蹩脚,好在做饭的手艺相当的不错,在吃了一顿可口的饭菜之后正小兰说道:“我们的车先放在这里,前面的山路只用拖拉机,开车的师傅已经拉过我们几次这点可以放心,大家先休息一下,明天我们便动身。”


        

第二天一早一辆拖拉机停在了农家院的门前,拖拉机的声音很大行走的过程中又异常的颠簸,不过我们也都没有说什么,我们一边走陈小兰一边给我们讲述一些巫山的传说,她说本地巫山本地百姓大多都信奉神女,这个神女是赤帝的小女儿,还没有嫁人便死了,赤帝便把她埋在了巫山龙脉,后来便成了神,战国时期楚怀王云游巫山便遇到了神女,神女主动提出要跟楚怀王交1.合,神女的美貌让楚怀王久久不忘,后世也有不少人前往巫山寻找神女的下落,古人形容床第之事为巫山云雨,也正是因此典故而来。


        

一个说话会脸红的妹子开起了这样的车让人意外,不过能接着她的车往下开的人也只有赵无极,路上颠簸却也没有遇到什么波澜,又过了一天之后前面的路拖拉机都已经走不了了只能下车徒步而行。这里已经没有了人活动的痕迹,就连本地采药的山民也不会来这里,那拖拉机师傅在走的时候咿咿呀呀的对我们说着什么,陈小兰翻译说司机嘱托我们小心,因为到了这里就到了山鬼的地界,这里的山鬼昼伏夜出,会吃人。


        

赵无极笑了笑说别看我们人少,别说大黄多厉害,这位胖爷可是龙虎山的大天师,我老表更是当时有名的高手,山鬼来了也是有来无回,赵无极明显的是泡妹子泡的有些飘飘然了,这也难怪,以前赵无极在洛阳可是每天都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跟我相见之后便每天不是雪山就是沙漠,如今更是来了这深山老林,陈小兰无疑是触动了他隐藏已久的春心。


        

我问陈小兰他们之前有没有遇到什么山鬼,陈小兰摇了摇头道:“一开始我们来的时候的确被本地的山民们给吓的不轻,因为我们一开始来跟山民们聊的很多,听他们说了很多本地的传说,山鬼各种吃人,被他们给吓的都是硬着头皮进的山,只是进了山之后才明白所谓的山鬼只是一种山魈,就是一种山猴子,力大无比,这种山魈呼啸山林,晚上的时候叫的声音就像是小孩子的哭声一样非常瘆人,而且他们的确会攻击人,会拿石头把人的脑袋给砸开,专门吃人的脑子。”


        

说完,陈小兰放下了她背着的包裹,哪怕是四周无人她依旧是戒备了一番才打开道:“猴子再厉害,也怕这个。”


        

我看了一眼变知道那厚重的牛皮纸下包的是手枪,我跟大黄二黄对于这东西没有什么兴趣,赵无极挑了一把揣在身上防身,陈小兰也没有勉强我们非要带上这玩意儿,陈小兰看了一眼地图和四周的环境对我们说道:“在前面三里路,有一个我们自己盖的营地,营地里各种装备都十分的齐全,我们现在出发,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到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