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369章 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玄门是一个非常笼统的概念,在很多人的眼里天桥上摆摊算命的人算是玄门中人,也有很多人认为可以御剑飞行修行金丹大道的道家人是才算是真正的玄门,其实这些都没有错,都可以归属到玄门当中,玄门分为数和术,天桥上算命预测福祸未来的为玄门中的数,数是由古人观星辰布局山川走向推演出的这个世界的奥秘,而玄门中的术,则是修行之术。捉鬼降妖飞天遁地都是术之列。数术不分家,以构成玄门庞大而又复杂无比的体系。其中之晦涩不足为外人道也。


        

大黄一说算法我就感觉一阵的头大,我自幼观爷爷藏书无数,其中有先人遗留下来的典籍,比如滴天髓入地眼等书,也有后人编纂的三命通会新解梅花易数等等,如果真的论起摆盘和风水布局我或许可以说是略知一二,但是不管是前人的典籍还是后世的新著,其算法不同,算理却是万变不离其宗,以周易为基,也就是说我所知道的算法当中都是以周易为基石的,周易乃是如今玄门万经之祖,可是五行之地的奥义却并非是从周易而来,玄门之所以无法解开五行之地的奥义,包括五行之地之中的各种迷阵无法推演突破,正是因为当今玄门的通易乃是通的周易,而五行之地的所有布局,都是以连山归藏为根基。根基不通,道不通,就无法走通。


        

这是源头性的问题,虽然我在去宋斋的路上因为那些轿夫转瞬山河的奇怪步伐当中领悟出了一丝丝连山决的窍点,大黄惊呼我自悟连山决,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顿悟,而且比其连山决的浩瀚无边绝对是萤火之光,而据我所知,大黄关于连山归藏的一些领悟,也只是通过他那个三教通融的主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它才知道连山归藏二经的神性,所以指望大黄去解开这种根基在连山归藏的算法也绝对不现实。


        

“师傅,你可知道连山归藏二经中的布局法门?”我问大黄道。


        

大黄看了看前面那个狭小的隘口,又回头看了看身后那打着一个个洞穴的山洞摇了摇狗头道:“这不是连山归藏,这是奇门遁甲。”


        

“奇门遁甲?”我问道。


        

大黄点了点头看着我问道:“对,就是奇门遁甲,八千你应该知道,奇门遁甲按照玄门上的说法是黄帝得于九天玄女,现在传世的奇门遁甲有术奇门和法奇门的区别,其实术奇门更多的是玄门众人攀强附会强加在奇门遁甲之上,奇门遁甲的精要在于奇门算术,初始的奇门遁甲共四千三百二十局,后改良为一千八十局,姜子牙压缩为七十二局,最后诸葛亮由奇门遁甲推演八卦八局,名成八阵图,现人更有阴阳二遁的说法,你仔细的品这个时间段,之所以姜子牙可以把奇门遁甲压缩到七十二局,是因为姜子牙时候周王已经有了易经,有了周易,是因为周易得来的奇门七十二局,咱们往前面去推断的话,皇帝得的四千三百二十局,改良的一千八十局,他们的算法中绝对有连山归藏算法的影子。想要找出生门对应的时间点,就要把阴阳二遁反推到八卦八局,七十二局,一千八十局,四千三百二十局,反着去找其中的答案。”


        

对于奇门遁甲我不陌生,但是却说不上精通,奇门遁甲有奇门不成书,全靠口耳传的说法,真正奇门遁甲的精髓不会写在书上传世,也就写不出来,全靠言传身教,而我对于玄门术数的所得基本上都是观于爷爷的藏书,其中梅花易数等等或许还有一些感悟,关于奇门却只是知道皮毛而已,所以在大黄说完之后我立马摇头道:“这个我可帮不上忙。”


        

大黄撇了我一眼道:“狗爷我就知道你帮不上忙,二黄,你他娘的别在大哥面前装深沉了行吗?真以为狗爷我瞧不出你心里的那点小心思?????你放心,你龙虎山想要的东西到时候自然会给你,狗爷我是念旧情的人,不会让你们白忙活一场。如果一切都进展的顺利,咱们一切功成,狗爷我保你龙虎山气运金莲开满池!”


        

“大哥,你知道二黄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来到蜀地,想起先祖,难免心生感慨。”二黄讪笑道。


        

“感慨完了没有?”大黄瞪着二黄道。


        

“差不多了。”二黄挠了挠头道。


        

“那你他娘的还不快来帮忙?”大黄道。


        

大黄跟二黄两兄弟蹲在地上,以龙虎山在玄门的无上地位和深厚底蕴来说,自然会对奇门遁甲之术无比的精通,二黄挥手之间,一张三维立体的奇门遁甲图凭空显现,一人一狗站在图前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我横竖和插不上手,而且我的心现在还有一半都在那个半空中的洞穴里,我一直认为那个老猴给我指那个洞穴其中必有深意,就走到赵无极和陈小兰面前说道:“老表,帮我个忙,我准备去那个山洞看看。”


        

赵无极讪笑了一下道:“说实话,要不是怕大黄的暴脾气我早就上去看看了。我刚才还在跟陈小姐说,这里面的很多东西对于你们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们赵家和他们陈家来说那都是了不得的宝贝,陈小姐可是说了,不是谁都能来这棺材峡的。”


        

我们说干就干,我眼里没有其他的洞穴,只有那立在半山腰的那个山洞,走到了那悬崖边上以后,我提起了一口气,我并不想惊世骇俗的给他们表演一个凭空而起,现在我的气机还无法做到运转自如,平地而起还是消耗大量气机,但是要攀岩绝对可以说是轻松自如,在我的几个腾移之下借助着下面的山洞和山壁上的凹槽,我开始在这几乎是一条直线的悬崖上快速的往上攀登,在沿途的那些山洞里我看到了很多的遗骨典籍,也有一些是空空如也,我对此还真的没有什么兴趣,但是还是进洞拿了几本给赵无极丢了下去,之后我眼里便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那个山洞,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到达了那个山洞,而当我进入那个山洞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只打坐的黑色猴子!


        

这只猴子跟这棺材峡谷中居住的猴子长的都相差无几,它此时就一动不动的端坐着,脸上挂着奇怪的笑意在盯着我。


        

我心道大黄不是跟猴爷都谈好了,猴爷的猴子大军都暂时的撤出了这棺材峡了吗,难不成这里还留了一只眼线不成?????而此时既然已经和解,我也不想得罪那些会法术还有诸多法宝的猴子大军,西游记里花果山水帘洞的猴子可是难缠的紧,我就学着那个白猴的样子对着这个猴子施了一礼表达我的善意。


        

但是这个猴子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就连眼珠子都没有动一下,我心道莫不是这只猴子死在了这里成了一只猴子干尸?????这样的话那个白猴子让我来这个山洞就是让我来看这只猴子尸体的,难不成是想让我帮这只猴子收尸?????可是这也不对啊,这些猴子们攀岩的动作比我要厉害多了也用不上我。


        

我就这么想着走近了这只猴子,这时候我感觉到了这个打坐的猴子身上没有任何的气机,这他娘的就是一个猴尸,我提了一口气继续往前走,想看看这个山洞里的秘密,也就是绕过了这个猴子之后我忽然发现在这个猴子的后面竟然有我绝对想不到的东西摆放在里面。


        

一张桌子。


        

桌子上有文件夹,有一个电瓶,还有一个类似于无线电的东西,在桌子旁边的凳子上有一具早已经风干干枯的尸体。


        

这一个像是办公桌一样的东西瞬间把我给震蒙了,我走了过去率先的拿起了那个文件夹,我吹了吹表面的灰尘看到了下面泛黄的纸张,这些都是以前我小时候见到大人们用的红线稿纸,看起来有些年代了,表面的稿纸给撕下来了很多,文件夹上的稿纸都是一片空白,而那个干尸身上穿着的是一款上世纪八十年代比较流行的毛呢大衣,那大衣的上口袋上还夹着一支钢笔。


        

我想从这个干尸的口袋里身上找出一些线索,但是翻了一圈之后发现他身上非常的干净,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


        

这时候我心里万般的疑惑,为什么会有一只猴子的干尸在这个洞里,老猴又特意的给我指这个洞穴是干什么?????如果说猴子们会把这具干尸当成跟其他洞穴的蜀门修士遗骨混为一谈的话,那猴爷应该不会,猴爷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猴子。


        

而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只我认为是猴子干尸的东西忽然转过了头,它并没有张开嘴巴,而是类似于从它的腹腔位置传出来一句我无比熟悉的声音。


        

“你好,八千,我们又见面了。”


        

我的头皮一下子就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