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373章 遁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张天师拿走了奇门遁甲中的甲?????甲又为什么在二黄你的身上?”我看着二黄道,????自从此次巫山之行二黄的状态就十分的不对,从一开始认识二黄到后来的遇到大黄,这俩兄弟可谓都是嘴上绝对不饶人的双“贱”合璧组合,这两兄弟也算是活宝活跃着我们本身十分枯燥而又紧张的气氛,不过自从来了蜀地二黄就一直闷闷不乐,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追忆当年龙虎山的张姓祖师爷入蜀,现在听大黄这么一说,再想想二黄的反应我忽然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本地的奇门遁甲。


        

张天师当年入蜀来到这巫山峡谷入口。


        

那消失的甲又在二黄的身上。


        

这其中定然是有着什么联系。


        

“奇门遁甲,虽名为遁甲,然而整个奇门布盘当中却不见甲字,有人说甲隐于六仪之下,为六十甲子之意,但是我听主人说过,奇门遁甲在先秦时期名为“阴符”,到魏晋时期改名为六甲,隋唐时期改为遁甲,奇门遁甲四字,是明清才有的称呼,名字之所以会改变,是因为最早期的奇门遁甲是以连山归藏为根基,以甲为核心,一甲化万物,万物也可藏于一甲,这是最完整的奇门遁甲之术,但是先秦之后,奇门遁甲之中的“甲”便已消失不见,同样消失的还有连山归藏二经,后世的玄门以周易为根基去推演奇门遁甲,却难以得出甲字的含义,魏晋时期以六仪定六甲,取名六甲术,这个说法曾经风靡过一段时间,但是很快大家发现不对劲儿,无法找出奇门遁甲中真正可包容万物的甲,所以有了遁甲二字,以至于后来大家都知道甲遁于奇门之外,却不知道真正的甲到底藏在哪里,八千,甲遁于奇门之外,奇门,奇门在哪里?????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听起来多么的深奥玄妙,藏的又是多么的明显?!”大黄说道。


        

奇门。


        

巫山峡谷的这道门,无法通过,却每年都流出无尽的真气让玄门中人趋之若鹜,巫山峡谷深处的世界定然是光怪陆离,可谓是奇。


        

奇门遁甲。


        

甲遁于奇门之外。


        

最原始的奇门遁甲的甲,就隐藏于这巫山峡谷深处的奇门之外!


        

我跟大黄都看着二黄,二黄也看着我们,他笑道:“大哥,我就知道只要来到了这巫山峡谷,这一切就都瞒不住你,毕竟任何事情只要你想要知道就一定可以得到答案,不然你也就不是大家都信服的帝师了,没错,祖师张道陵入蜀门,就是为了这遁藏于奇门之外的甲,他当年入蜀地之事,不管是对是错,是善是恶,贫道既是龙虎山传人自然不予多评,总之他最后得到了这上古奇门阴符之术中的甲。从而有了龙虎山山门香火鼎盛千年之久。”


        

大黄眯起了眼道:“现在不是说那些的时候,甲在哪里?????二黄,你应该知道,小猴一辈子在此钻研奇门之数,它早已把本地奇门的布局推演到了极致,如今八千奇门加身,只要得了甲,我们便能进到这巫山峡谷当中,狗爷我这辈子所有的计划可以由此展开,拿出来,不要伤了我们兄弟间的和气,你放心,我已经说过很多遍,龙虎山想要从这件事上得到的,狗爷我一分不差的全部奉上。”


        

二黄看着大黄,脸上的表情变的非常奇怪。


        

似哭,似笑。


        

二黄道:“大哥,如果我说甲就在我的身上,如果没有了甲,世上便再也没有我,你会怎么选择?”


        

“二黄!”我对二黄道。


        

二黄转头看着我,对我摇了摇头道:“八千,这是我们两兄弟之间的事,跟你无关,这次下山,贫道就没有想过再上山。”


        

说完,二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大黄道:“大哥,回答我,你会如何选择?”


        

大黄瞪着一双狗眼看着二黄道:“兄弟,真的要我说出来?狗爷我对你说过很多次!????一将功成万骨枯!只要能解开这天地间最难的答案,为了那一天,所有人都可以死,包括我!”


        

二黄笑了笑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顺着二黄的胖脸流了下来。


        

二黄道:“我明白了。”


        

说完,二黄抬头望天,这一刻,他恢复了我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他那龙虎山天师府嫡系子弟的潇洒从容,那是真正受命于天代天执法的傲气。????二黄沉声道:“八千,接甲!”


        

我这时候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我若是接了甲,这个我初识之始就引为知己,告诉了我太多东西,又一路陪我一起奋战的袍泽故人便会消失于这天地之间。


        

若是以前的我,我会拒绝这个甲。


        

可是我终究已经不是以前的我。


        

我并非自私,并非垂涎这奇门遁甲的力量之源。


        

而是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我看着二黄,伸出了手,二黄犹豫了一下也是伸出了胖手放在了我的手上,大黄别过脑袋,狗眼泛红的不敢看向我们的方向。


        

“师傅。在我们相识之前我就曾听二黄说他有一个大哥,有盖世神威,带着他一切在龙虎山兴风作浪,拔过祖辈留下来的灵草????,揪过掌教真人的胡子,他们兄弟俩在龙虎山称王称霸,没有一个人能看他们顺眼,却都拿他们没办法,二黄是真把你当成大哥的,这次是你选的这没错,罪魁祸首却是我,是从上古遗留下来的谜团,你做的这个选择,我知道二黄不会怪你,临走前,握个手吧。”我道。


        

大黄摇了摇头道:“狗爷我见不得离别。”


        

二黄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罢了八千。”


        

我也无可奈何的看着拿背影背对着我们的大黄,我道:“二黄,别的我不多说了,有什么事要交代,林八千万死不辞。”


        

二黄道:“下山的时候就知道会有今天,贫道本身就打好了腹稿,准备了一大堆慷慨激昂的说辞,说是让你去到了黄泉之中,若是见到了龙虎山的前辈先人,可以帮我向他们代一句好,可是事到如今却不打算这么说了,说到底贫道终究是个不思进取的俗人,这一生活的荒唐羞于让前辈先贤知道贱名,虽然阴差阳错的得了那藏于莲花池下的上古神甲,空守着一身宝藏却让山门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如今将走之际,贫道知道你心里一片赤诚,若是不留半点俗愿怕你于心不忍,如果到时候你还没有忘记二黄,就帮忙把天师府遗失在外的正统天师符箓拿回来,让龙虎山丢掉的正统立的正,也算是帮二黄了却了心愿。”


        

我点了点头道:“我答应你。”


        

二黄道:“谢了。”


        

说完,二黄张开了嘴。


        

一个古朴而无华的龟甲从二黄的嘴巴里吐了出来。


        

那龟甲于空中旋转,上面是一张奇门的盘图,整个龟甲上蕴藏着古朴的洪荒之力,龟甲出时,我身上的奇门盘局忽然变的躁动,整个盘局之中似乎发出一种奇怪的召唤力量,在等待着那早已遗失在外的甲的归来。


        

二黄的身子开始变的虚幻。


        

他端坐在地上,双手掐诀,姿态威严。


        

这个最不像道士的道士,此时却是浑身上下仙气缭绕。


        

陈小兰或许不知道一切的前因后果,以她的境遇来说或许都不知道我们说的是什么,什么是甲,什么是黄泉,但是二黄的走却让陈小兰双目含泪,她趴在赵无极的肩头上小声的抽泣。


        

一直背对着我们的大黄扭过头来,它看到了二黄逐渐消失的身影,忽然撒开四条狗腿狂奔而来,张开狗嘴,说出了三个字。


        

兄弟啊!


        

二黄笑了笑,挥了挥手。


        

散于这天地之间。


        

大黄扑了一个空。


        

蹲在二黄消失的位置上。


        

它沉声道:“八千,收甲!”


        

——大黄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的方向,我看到了远方淡淡的走来的那个人,白衣风流,儒雅倜傥。


        

轩辕青天来了。


        

我浑身上下的汗毛瞬间的立了起来。


        

这个轩辕家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用刘秀才的话来说,弯背老六死后,天下无人是他的对手,且不说他身后那轩辕家族强大到让人畏惧的底蕴,就他自己都可以亲自出手解决一切,可以他这个人却偏爱奇谋,他似乎是一个醉心于谋略的狂人,他的狂不在于他可以问鼎天下,而是他想要谋划苍生。


        

奇门依旧在召唤流传在外的“甲”。


        

但是“甲”却像是一个在外自由自在习惯了的浪子,不愿意回到奇门盘局当中镇守大局被困在天圆地方当中。


        

甲在抗拒着归来。


        

我体内的奇门盘局却在不懈的努力着。


        

给我时间,甲定然可以归位,因为它们是一脉相连,我能感觉到甲的抗拒,却感觉不到甲的敌意。


        

不过轩辕青天这次来,是不准备给我时间了。


        

我看着轩辕青天逐渐走近的身影,想到了那个满头白发生的青木。


        

轩辕青天,狂妄于你,也感受到了威胁吗?


        

轩辕青天继续走近。


        

一只猴子扛着铁棒慢悠悠的走在了我们的身前,他坐了下来,打开了酒壶。


        

猴儿酒。


        

十里飘香。